“哈哈哈,这一次果然没有白来啊,竟然看到了堂堂的玫瑰会会长饥~渴~难~耐的模样,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啧啧,不过不得不说,玫瑰会长你的眼光真的非常差劲,居然选择了这么一个瘦的子,他能在床上man~足~你吗?”

  “不如我帮你挑选一个如意郎君怎么样,不是我吹牛,我手下的兄弟统统都是一群~猛~男,别说是一~夜~七~次,哪怕是一~夜~十~次都不成任何问题,保证让你玉~仙~玉~死,比你这个姘头要强的太多了”

  就在所有人猜测陆天星到底是谁的时候,突然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响起,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强体壮的中年男子,目~露~yin~邪之色,目光在玫瑰的身上~打着转,脸上的嘲讽之色,怎么也掩盖不住

  “是他!”

  “看来皇甫虎终于要出手了,接下来就看谁真正的能棋高一筹了”

  “好戏来了,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朝着两边退出去,留下一个空旷的位置和玫瑰和中年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是皇甫虎的心腹之下,叫做陈达,一手刀法出神入化,是皇甫虎身边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和曾经白虎堂的堂主并称为皇甫虎的左膀右臂,为皇甫虎打下这天盟会立下汗马功劳,算得上是天盟会的元老,否则也没有胆子讽刺玫瑰

  “陈达,你的主子不出来,就放你这一条狗出来吗?他就不怕我把他的这条狗给打死吗?”玫瑰慵~懒的靠在陆天星的怀里,一双美眸落在陈达的身上,带着一抹冷笑和杀机

  陈达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将玫瑰在眼里,冷笑道:“哈哈哈,打死我?皇甫玫瑰,就凭你吗?老子站在这里,你敢动我吗?你要是敢动我,我保证你走不出这爱琴海”

  “大美女,他是谁啊,叽叽歪歪的像只苍蝇一样,不如我们直接拍死他算了,省的他打扰了我们两人的二人世界”陆天星看了一眼陈达,低头对着玫瑰说道

  “恩,男人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了,这样的苍蝇实在是太碍眼了,那就拍死好了”玫瑰在陆天星的怀里动了动,轻声说道,根本没有把陈达放在眼中

  看到两人一唱一和,陈达的眼中闪烁着一抹凶光,冷笑着道:“一对狗~男~女,不知死活,今天老子就好好的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说着,陈达直接抄起一直放在桌子上的一把唐刀,几个跨步冲向玫瑰和陆天星,唐刀一动,嗤的一声宛如夜空当中的一道流星闪过,径直斩向陆天星和玫瑰

  说是教训一下陆天星和玫瑰两人,实际上却是雷霆万钧的攻击,一旦挡不住,必死无疑

  “给我去死”

  陈达的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的笑容,手臂往下一压,刀光的速度更快了,完全要将两人一刀给斩首了

  玫瑰一动不动的趴在陆天星的怀里,嘴角带着惬意的笑容,仿佛没有看见斩来的刀光一样,而陆天星抬起头看了一眼斩过来的刀光,缓缓的抬起手指,屈指一弹

  只听见‘叮’的一声,那一口唐刀顿时宛如一块玻璃一样,居然裂开了一道道的裂痕,轰然炸裂

  “噗!”

  陈达被刀身上传递来的力量直接震得吐血倒飞了出去,骨骼寸寸断裂

  陆天星看了一眼陈达,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屈指一弹,一道真气呼啸而出

  “啊!我不甘心”

  陈达目眦欲裂,有心想要躲闪,却根本躲避不了,四面八方仿佛被封锁了一下,直接被真气给贯穿了胸膛,惨叫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身子抽搐了两下,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息

  “什么,陈达死了,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年轻人也是武者”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家伙敢调~戏皇甫玫瑰,能得到皇甫玫瑰的青睐,原来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有了这个家伙,天盟会有谁动的了玫瑰会”

  “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以前在魔都没有见过他,难不成是来自京城或者其他的地方的公子少爷?”

  陆天星的强势手段顿时引起了周围一阵阵议论,一些富贵商贾脸上则是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纷纷远离陆天星,生怕招惹到了这个煞神,而一些天盟会的人则是用一种充满杀机的眼神看着玫瑰和陆天星,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有动,陈达是天盟会当中有数高手了,如今却被陆天星轻描淡写的给杀了,他们上去和送菜没有区别

  “我的女儿,你刚到这里就杀了我的人,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你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雄浑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一个身上散发出浓浓霸气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笑眯眯的老者从后面走出来,正是天盟会的会长皇甫虎

  一身黑色西装的皇甫虎显得霸气十足,略带苍老的面容非但没有减少他的魅力,反而给人一种成熟的味道,用时下最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老鲜肉,能够让无数拥有大~叔~情节的女~人~前仆后继

  “见过会长”

  “见过皇甫会长”

  看到皇甫虎出现在大厅当中,所有人恭敬的叫了一声

  “交代,我为什么要给你交代,既然你这个主子教不好你的狗,让他到处咬人,那只有我替你教训一下他了”玫瑰冷笑着看着皇甫虎说道

  “这倒也是”

  皇甫虎丝毫没有为玫瑰的话语而发怒,反而赞同的点了点头,仿佛死的人不是他的左膀右臂,而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这一幕让周围不少人都感觉到一阵胆寒,皇甫虎就是一个枭雄,为了达到目的,牺牲谁都无所谓

  挥挥手让几个人将陈达的尸体抬下去,皇甫虎走到玫瑰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道:“玫瑰,我亲爱的女儿,爸爸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参加我的寿宴,真是让我太开心了”

  皇甫虎脸上一直都带着和煦的笑容,不知道的人绝对认为这是父女情深的表现,唯有当事人知道自己内心是什么表情

  看到皇甫虎的模样,玫瑰面无表情的说道:“皇甫虎,别叫我女儿,你这么叫我,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当你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在自己面前而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凶手堂而皇之离开的时候,你就不是我的父亲了,我也不是你的女儿,因为你不配,你是一个懦夫”

  求支持,求支持,今天继续爆发,十更保底爆发!!!!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