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虽女干?”

  听到这话,陆天星有点不乐意了,回过头来说道:“薛部长,咱们熟归熟,但你也不能诽谤吧!我什么时候弓虽女干~你了,是你自己发疯似得冲上来,我只不过是自当防卫罢了,难道你们女人打人还不允许别人正当防卫吗?”

  薛曼看着陆天星,双手抱xiong,冷笑着道:“是啊,熟归熟,但我告你诽谤你又能奈我何呢!你觉得警察到时候是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何况我的身上有你的指纹,你作何解释呢!”

  “我艹。”

  陆天星心头暗骂一声,红颜祸水,红颜祸水,他就知道薛曼找他不安好心,一不注意就被坑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说吧!只要我做得到,我尽力而为。”

  陆天星垂头丧气的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满脸郁闷,这次他算是摊上大事了,谁知道薛曼有什么要求。

  “我想请你帮我治病?”

  薛曼深吸了一口气,目露期待的看着陆天星。

  “帮你治病?你有什么病啊,难道要我帮你丰~xiong?薛部长,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非常的独到,不出一个月,我保证让你由d变e,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绝不反弹。”

  “你…。”

  薛曼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希望你能救救我的母亲。”

  “救你母亲?你母亲怎么了?”

  陆天星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薛曼会提这个要求,难怪这几天他看到薛曼的时候,薛曼都是一脸忧郁,看不见笑脸,时常是匆匆离开公司,原来是这么回事。

  “薛部长,你确定你没有跟我开玩笑!我这人丰xiong还行,治病可不是我的强项,你找错了人吧!”

  陆天星心中苦笑一声,他倒是真想帮助薛曼,可是他怎么办,他是一个武者,不是神医,治病救人,悬壶济世,他差的太远了,顶多治疗一下什么小感冒什么的。

  “不,你有能力,陆天星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人脉很广,当初公司的金融危机是你帮忙度过去的,而且,你又认识黑豹集团的董事长,你肯定认识什么医术高明的神医对不对,陆天星这一次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薛曼看着陆天星,精致的俏脸上带着浓浓的哀求之色,泪水止不住的脸上滑落下来。

  七天前,她的母亲在家里莫名其妙的昏迷了过去,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疾病而已,到了医院检查也说没什么事情,只是说注意休息,留院观察一下而已。

  可是就在这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她的母亲整个人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是一个丰~盈的美~fu~人,结果在短短不到七天,整个人像是缩水了一样,变成了皮包骨头,但医院却依旧查不出任何的结果,甚至连国内知名的专家配合世界上最顶尖的医学仪器都找不到任何的病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陆天星了,陆天星太神秘了,仅凭一个电话就解决了白氏集团遭遇到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在香江又认识程豹,算得上是神通广大,人脉通天了,说不定陆天星认识什么神医,能治好自己母亲也不一定。

  陆天星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了,哪怕不能成功她也要试一试,否则,她会后悔一辈子。

  “薛部长,你先别哭了,我答应帮你就行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伯母到底怎么了。”

  陆天星这辈子最不喜欢看到女人在自己面前哭了,这让自己有一种负罪感,仿佛是自己惹的祸一样。

  “这么说你答应我了。”

  薛曼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陆天星,眼中带着不可思议,没有想到陆天星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

  陆天星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他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吗?

  当即,没好气的说道;“我不答应你,难道你想要我拒绝你不成,再说了,我要是不答应你,你告我弓虽女干怎么办,我可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面度过。”

  “谢谢你,陆天星不管能不能成功,我都谢谢你。”

  薛曼喜极而泣,泪水从脸蛋上滑落下来,她努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不过,帮你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帮了你,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薛曼咬了咬牙,看了看陆天星,最终轻声说道:“只要你能帮我,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任何条件都行,哪怕你想要我的身体,我也愿意。”

  薛曼的语气充满了坚决,为了母亲,她什么都愿意,哪怕是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听到这话,陆天星想也没想,一屁股站了起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你去哪!”薛曼急了,连忙开口道。

  “我去跟董事长说一声,现在就去医院救你母亲。”

  陆天星头也不回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离开保安部,陆天星径直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老婆,我今天下午要请假,我有事出去一趟。”陆天星推开门走进去,开门见山的说道。

  “请假?你又打算去哪。”白芷晴抬起头眉头一皱,道。

  “我要去医院。”

  “去医院,你要去看病?”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猛然想起白微微以前似乎跟自己说过,说陆天星男~人~功~能不行,难道白微微没有忽悠她,这是真的?

  “老婆,你思想能健康一点吗?”

  陆天星无语的看了白芷晴一眼,感概道:“唉,老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都怪我这个人的能力实在太出众了,就像是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那般耀眼,走到哪都有人求着要我帮忙,这不,薛部长打算请我去帮忙,看看我认不认识说什么神医,帮她邀请一个过来去看看她母亲,所以我打算先去看看什么情况,在决定邀请哪一位神医来帮忙。”

  “小曼请你帮忙?”

  白芷晴一愣,一周前薛曼的母亲出事,她也去看过,自然知道薛曼的母亲是什么病。

  “你真的有办法帮助小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白芷晴沉声的问道。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陆天星自信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同意你的假了。”

  白芷晴点点头,同意了陆天星的请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