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他……他没事吧!”

  白芷晴看了陆天星一样,还是不放心的走上前,蹲下身子在白山的鼻尖探了一下,发现只是昏迷了过去,才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血浓于水,白山或许拥有各种各样的劣根,但不能抹掉的是他终究是白芷晴的父亲。

  “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的,顶多是昏迷一会而已,你和赵妈先回去,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幽幽叹了一口气,换做是他,像白山这种人,就算不打死你,也要一次就把你打怕了,让你见到他就退避三舍。

  可惜,他和白芷晴除了一张协议婚约之后,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就算说出来,白芷晴未必会听他的。

  陆天星抬起脚,走到白山的身边,直接把让他提了起来,顺手在把另外一个拳手抓在手中,朝着门外走去。

  “陆天星,你想干什么,你不能杀他们。”白芷晴连忙出声说道。

  “杀了他们算是便宜他们了,换做是我以前的脾气,这种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白芷晴,我不管你是怎么看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但我也希望你考虑一下我的心情,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一个陌生人,如果你觉得我实在是有点碍眼,可以解除掉婚姻。”

  “当然,作为上一次的道歉,我可以替你解决掉张氏集团,让你后患无忧,如果你想好了,跟我说一声,我立刻帮你解决后患,当然,从今往后,我们之间也再无瓜葛了,你当你的行业女神,做你的白氏集团董事长,我继续去混我的日子,你也无须看着我就厌烦。”

  陆天星的语调平淡无波,没有任何的波澜,随意的扫了白芷晴一样,提着两人像是扔垃圾一样直接扔出了别墅,然后转身又提着两个人扔出去。

  白芷晴僵在了原地,听着陆天星毫无色彩波动的话,嘴巴张了张,她真的很想告诉陆天星,她不是不想给他打电话,而是因为白山带来了五个人,都是冲着他来的,而且对方还有张氏集团的后台,他就算再厉害也不会张氏集团的对手,她不打电话,只是不希望他受到伤害而已。

  可是,与生俱来的高傲,让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手臂抬了抬,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陆天星的背影。

  等到陆天星把这几个人全部扔出别墅的时候,就听见赵妈大声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姑爷,不好了,小姐昏过去了……。”

  ……

  盛夏的夜幕姗姗来迟,徐徐晚风吹拂,让人感觉到白天的酷暑消散的干干净净,街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享受着夜晚的清凉。

  魔都市人民医院的一间高级VIP病房中,浓浓的药水充斥着鼻尖,让人心中觉得一阵压抑和难受。

  陆天星和赵妈安静的坐在病房中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白芷晴,整个病房安静的可怕,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彼此起伏。

  不知道多久,陆天星突然了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目光望着窗外的夜色出神。

  “姑爷。”

  赵妈忽然开口,脸色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担心的说道:“姑爷,小姐怎么还没有醒啊,这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小姐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要不要让医生再检查一下。”

  “放心吧!赵妈,没事的,芷晴只不过是疲劳过度,再加上感染了风寒,急火攻心,这才昏过去的,没事的。”

  陆天星回过神来,安慰了一下赵妈,他虽然不是医生,但却是一个古武者,在白芷晴昏迷过去之后,他就用真气查过白芷晴的身体,发现只是感染了风寒而已,需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那就好,那就好。”

  赵妈低声喃喃自语,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似乎在祈祷。

  陆天星没有在说话,而是低头看着白芷晴安静的面容,脑海中回想着送白芷晴来医院的那一幕幕。

  就在他把白山一群人扔出去的时候,刚一转身就看见,一直站在赵妈身边的白芷晴,身子晃了晃,竟然朝着地面倒去。

  陆天星当即身影一闪,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白芷晴的身边,伸手抱住了即将倒地的白芷晴,随后拨打了急救电话,急急忙忙把白芷晴送到了医院。

  医生检查过后,才发现只不过是长时间的工作,加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又感染了风寒,引起了高烧,这才昏迷了过去。

  静静的看着病床上,仿佛婴儿般入睡的白芷晴,陆天星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在白芷晴昏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担心这个名义上的老婆。

  “赵妈,芷晴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吗?”陆天星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

  赵妈抬起头看着陆天星:“姑爷,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小姐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我发现小姐回到家里之后,脸色有些苍白,吃过饭之后就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怎么也不肯睡觉,说是要等姑爷你回来,向你道歉什么的。”

  陆天星一愣,道:“赵妈,你说什么,你说芷晴昨天没有睡觉,等了我一晚上?”

  陆天星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芷晴这么一个冰冷的女人居然会在家里等他一晚上,目的是为了给他道歉?这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不过这倒也解释了医生为什么说白芷晴昨晚没睡的原因了。

  “是啊,因为姑爷你一直没有回来,小姐也在客厅等了一晚上,我怎么劝说都没用,不然小姐也不会感染风寒,突然昏迷过去。要知道小姐虽然一直忙工作,但是作息时间却控制的十分严格,超过十二点就会睡觉了。”

  赵妈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是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之间出了问题,不然明明是夫妻,怎么会一个睡在楼下,一个睡在楼上,可惜这种事情别人又怎么能插手,只能让他们自己解决,别人帮忙,只会让这些事情变得更麻烦。

  “姑爷,小姐睡了一天了,等醒来估计会饿,我先回别墅给小姐煲点鸡汤,晚点再来医院,这段时间麻烦姑爷照顾一下小姐了。”赵妈突然说道。

  “没问题,赵妈交给我好了。”

  陆天星笑了笑,没有拒绝,其实他有点羡慕白芷晴,虽然有一个畜生不如的父亲,但至少有一个关心她,一直不离不弃照顾她的赵妈。

  赵妈摇摇头,颇有几分感触的说道:“我做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今天要不是姑爷,小姐说不定就被老爷给带走了。其实我今天看得出来。小姐不是不想打电话给姑爷,只是不想让姑爷你卷进这件事情,唉,可惜,小姐太倔强了,什么都要强,不肯认输,宁愿让人误解,也不去解释,唉……。”

  陆天星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之前说这些话,只是看不惯白芷晴的作风,白山都要把她给卖了,她还在为这种人求情,这让他实在是有点不爽。

  善良,宽容,怜悯是要分对象的,若是你面对一个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的人,还去宽容他,怜悯他,这就不是善良了,说难听点,就是一个脑~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