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剑如九天银河落下,由上至下斩下,气势一往无前。

  “当!”

  面对这凌厉的一剑,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铁血大战戟挑起,长戟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浑然天成的诡异,以一种诡异的弧度,狠狠的撞击在长剑之上。

  “天哭掌。”

  哭面使者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一手持剑,一手成掌,掌心之中真气萦绕,凄厉的哭声从他的手掌心涌现出来,声传八方,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的刺耳,让人毛骨悚然。

  “砰!”

  他的一掌直接穿过虚空,重重的一掌拍在陆天星的胸膛上。

  “噗!”

  陆天星身躯一震,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造化神鼎直接发出难听的声音,上面裂开了一道道的痕迹,险些就被打的四分五裂了。

  虽然大部分攻击造化神鼎给挡下了,但是面对哭面使者的攻击,陆天星依旧是身躯一颤,只觉得五脏六腑一片翻滚,一口鲜血已经涌到了喉咙口,但是被他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陆天星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同样一掌轰出,狂暴的真气在手掌心凝聚,宛如青天在手心酝酿,直接拍在哭面使者的身上。

  “找死。”

  哭面使者闷哼一声,眼中杀机大炽,怒吼一声,竟然硬生生凭借真气抵挡住了铁血大战戟的攻击,一剑狠狠的轰在陆天星胸膛上。

  “咔嚓!”

  原本就破破烂烂的造化神鼎直接四分五裂,陆天星的胸膛上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痕迹,鲜血瞬间染红了陆天星里面的白色衬衣。

  白芷晴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当看到陆天星胸膛上的伤口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尖叫声,可是声音还未出口,白芷晴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害怕自己影响到陆天星,但是鹰眸中的担忧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不仅是白芷晴,安琪儿等人也是握紧了拳头,满脸担忧的看着这一幕。

  “给我去死。”

  哭面使者没有任何的留手,深吸一口气,声如惊雷一般,一掌翻起,掌心之中真气萦绕,朝着陆天星的头顶落下,赫然是打算将陆天星给一击必杀了。

  “杀我,你还不够资格,不败王拳。”

  陆天星怒吼一声,身躯狂震,真气完全催动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螃蟹一样,六条手臂张牙舞爪横扫出去,狠狠的和哭面使者的手掌相撞,顿时如同触电一般,身躯剧烈颤抖着,直接像是一枚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往后面退去,在地面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滑痕。

  哭面使者的身子也是轻轻颤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显然在刚才的碰撞中,他也没有讨倒到好。

  “轰!”

  还未等到身子挺稳,陆天星身影再次冲天而起,直接扑向哭面使者,体内真气铮铮作响,恐怖到了极点,大手一招,铁血大战戟再次出现在手中,血气和铁锈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仿佛在这一刻,这不是花园而是一个充满战斗和杀戮的铁血战场了。

  “杀!”

  陆天星怒吼一声,铁血大战戟抖动,戟影如山,朝着哭面使者刺去,生死一战,唯有放手一搏。

  此刻的陆天星就如同出入沙场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大将,霸道绝伦,一戟刺出,有死无生。

  “螳臂当车,一剑寂灭。”

  哭面使者冷笑一声,手中宝剑一抖,一道纯粹的寂灭剑气呼啸而出,宛如要将这片天空给撕裂了一般,铁血大战戟碰触到剑气,仅仅是抵挡了片刻,瞬间破碎,剑气继续斩杀而来。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脸色狂变,一掌拍出,狂暴的掌力轰向这一道剑气,同时身影在一瞬间,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往后退。

  “噗嗤!”

  饶是如此,陆天星的身上已然免不了被剑气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从胸膛上流了下来,森森白骨清晰可见,由此可见,刚才他要是在后退晚一秒钟,恐怕迎接他的就是被分尸的下场了。

  白芷晴在旁边看到陆天星胸口处那深可见骨的剑痕,只觉得心脏如针扎一般难受,再也忍不住的跑向陆天星。

  “陆天星够了,不要再打了,在打下去你会死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但是我求求你放过我们,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我全部给你。”白芷晴冲到陆天星身边,冲着哭面使者歇斯底里的吼道。

  这一刻的白芷晴只是一个女人,她不知道对方想要她身上的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三番两次的想要找她的麻烦,也不想知道这个东西到底贵重不贵重,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要陆天星平平安安的,她就什么都可以放弃,哪怕是白氏集团也无所谓,她宁愿统统什么都不要,也不要让陆天星出事。

  听到白芷晴的话后,哭面使者冷笑着说道:“白小姐,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我觉得一点儿都不晚。”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看重,让你们三番两次想要暗杀我,但是我知道,你不敢杀我,你要是敢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听到白芷晴的话,哭面使者一阵沉默,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白小姐不愧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很好,你说动我了,我可以不杀判官,但是你必须跟我走,直到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不可能。”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突然开口,重重的说道:“老婆,你不能跟他走,他不会安什么好心的,跟着他走,那你就真的死路一条了,一头羊和一只老虎合作,你见过羊最后活着的吗?就算你把东西交给他,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看到陆天星的眼神,白芷晴身子轻轻的颤抖,目光柔情似水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我更担心你,在打下去,你会死的,我不希望你出事,曾经一有事情你就挡在我的面前,替我遮风挡雨,这一次,我希望我能够替你遮风挡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