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董事长的近身高手 293.第293章 灭杀蛊虫

小说:美女董事长的近身高手 作者:在天 更新时间:2018-12-05 19:50:2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陆天星看了一眼后退的薛曼,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在说话,而是伸手将盖在薛曼母亲身上的棉被全部掀开。

  “咻!”

  陆天星心念一动,手指化作一道残影,在薛曼母亲的身上快速点过,利用真气封锁住她的一条条经脉,防止蛊虫在疯狂之下,对薛曼母亲再次造成伤害。

  这是一种特殊的截脉手法,利用真气封锁住对方的一条条经脉,本来是用来控制敌人的,但现在却是用来对付金蝉的,倘若金蝉敢冲向别的地方,将会遭到真气的反攻,直接把它灭杀掉。

  “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吸收活人气血成长,留你不得。”

  做完这一切,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说实话,他对养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用之则邪,用之则正,正邪全在一个人的一念之间,但用别人的生命来养蛊,这是他绝不能容忍的事情。

  坐在病床边,陆天星伸手握住薛曼母亲的手臂,真气再次涌入到她的体内,组成一张真气大网,轻车熟路的朝着心脏过去。

  那只盘踞在薛曼母亲心脏上的金蝉似乎觉察到了危险,猛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竟然直接打算用利齿咬开心脏,躲到里面去。

  “还想反抗,找死。”

  陆天星冷哼一声,真气瞬间一动,宛如潮水一般冲向金蝉。

  “吱吱!”

  那金蝉仿佛知道陆天星的厉害,竟然直接舍弃薛曼母亲,钻进了食道当中,打算冲出去。

  “薛部长,退后。”陆天星猛然睁开眼睛,如有实际的精光自眼中一闪而逝。

  薛曼吓了一跳,立刻往往后面退去,然而,刚刚退出一步,眼前的一幕却让她一阵目瞪口呆,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随着陆天星的声音响起,薛曼看见自己母亲的嘴巴陡然张开,竟然飞出了一个浑身上下闪着金光的金蝉。

  金蝉一离开薛曼母亲的身体,翅膀剧烈震动了起来,发出一声声的鸣叫,似乎非常的愤怒。

  猛地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给震出体外一样,金蝉化作一道金色的闪电,直接扑向陆天星,似乎把陆天星当作了下一个寄身的生物。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来找我的麻烦。”

  陆天星冷冷一笑,手指弯曲,屈指一弹,真气瞬间凝聚,化作一枚毫毛细针直接将金蝉钉在了墙壁上。

  “吱吱!”

  金蝉发出凄厉的叫声,疯狂的扭动,显得异常的凶悍,似乎想要再次发动进攻。

  薛曼惊恐的望着墙壁上的金蝉,脸上充满了惊骇,混凝土墙壁竟然在这个只有花生米大小的虫子四肢挣扎下,出现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痕迹。

  “陆天星,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薛曼看着陆天星,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她虽然算是一个武者,但哪里见过这种事情,更别说极为稀少的蛊虫了,要不是陆天星在这里,恐怕她只会认为这是一只比较特殊的虫子额而已,如今这一幕,却完完全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害的你母亲不人不鬼的罪魁祸首。”

  陆天星并没有隐瞒薛曼,作为一名武者,有些东西必须知道,不然有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说什么,就是它?”

  薛曼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恨意,她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母亲险些深吸,当即就想上前拍死这只虫子。

  “薛部长你想做什么?”

  看到薛曼的动作,陆天星吓了一跳,连忙拉住薛曼:“你以为这虫子那么好杀吗?你要是敢上去,我保证你会和你母亲一样,好了,退后,这虫子交给我。”

  陆天星让薛曼后退后,伸手抓向那金蝉,感觉到有血肉气息的靠近,金蝉变得越发疯狂起来,吱吱的大叫,混凝土墙壁被抓的残屑四溅。

  小心翼翼的用真气包裹住金蝉,看着悬浮在手掌心的金蝉,陆天星脸上流露出一抹惋惜,如果他懂炼蛊之法,凭借这只蛊虫说不定能找到蛊师的位置从而永绝后患,可惜,现在只能灭掉当成药引使用了。

  真气一动,化作道道细芒,钻进金蝉的身体里面,将他的内脏搅成了碎屑。

  哪怕是如此,金蝉依旧没有死,发出刺耳的鸣叫声,在陆天星的手掌心乱窜,几分钟之后,才渐渐没了生命的迹象。

  与此同时,就在陆天星弄死金蝉的霎那,远在魔都郊外的一处深山老林当中,一名盘膝坐在山洞中的阴鸷男子猛地睁开了眼睛,瞳孔宛如毒蛇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个瓦罐,瓦罐当中发出一声声刺耳的鸣叫,一只只和陆天星弄死的金蝉一模一样的金蝉正在里面相互厮杀,相互吞噬着同伴的尸体,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是谁,是谁杀死了我的宝贝金蝉,到底是谁要和我做对。”

  阴鸷男子声音沙哑,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愤怒之色。

  “不管你是谁,杀掉我的宝贝金蝉你都要死,等我练成六翼金蝉,我就杀了你,不,我不杀你,我要吞掉你的血肉来培养我的宝贝,哈哈哈,六翼金蝉,六翼金蝉,有了它我就是天下第一,什么炎黄组我统统都不放在眼里,我是最强的,我是无敌的。”

  阴鸷男子发出疯狂的大笑,眼神痴迷的望着瓦罐中争斗的金蝉,仿佛看到了绝世大美女,不舍得离开分毫。

  ……

  看到金蝉彻底死透了,陆天星扭头看着一旁的薛曼:“薛部长,有小盒子吗?”

  薛曼没有说话,而是愣愣的看着陆天星,她算得上是半个武者,自然知道陆天星刚才包裹住金蝉的到底是什么,真气,薛曼想过陆天星的实力很强,但从来没有想过陆天星实力会这么强,强大的让她只能仰望。

  那只金蝉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面对一头猛兽,毫无反抗之力,但这头‘猛兽’在陆天星手上却仿佛一只小蚂蚁,掀不起任何的风浪。

  “薛部长,醒醒。”

  看到薛曼的模样,陆天星无奈只得上前拍了拍薛曼的肩膀。

  薛曼身子一颤,回过神来,疑惑的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小盒子,空一个出来,装这只虫子,这只虫子以后就是伯母恢复起来的最好补品了。”

  陆天星无奈,只能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听到这话,薛曼没有任何的犹豫,从随身背包翻找了一下,直接拿出一个化妆盒,这是她生日哪天,别人送给她的顶级化妆品,薛曼看了一眼化妆盒,毫不留恋的把里面的东西倒掉,递给陆天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