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院长,我知道你非常的激动,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你这样很容易让别人误会的。”

  陆天星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激动的胡子都翘起来的成白川,用怀疑的眼神看向薛曼,似乎在说:你确定这老头是医院的院长,而不是精神病院的院长?

  “额,年轻人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

  成白川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松开陆天星的手,一脸激动的说道:“年轻人,我能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小曼的母亲吗?你能跟我说说吗?这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说不定就是一种新药的蛋疼,能帮助无数人摆脱疾病的困扰。”

  陆天星想了想,最终摇摇头道:“成院长,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会看病,之所以能治好薛部长母亲的病是因为我从老家得到的一个偏方,以前也有人和伯母得了一样的病,吃过这种药之后就好了,所以,听到薛部长说起自己的母亲,我就想起来了,回老家终于找到了这一副药,尝试的给伯母用了一下,没想到真的好了。”

  “不过,这副药只有一副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药方早就失传了,至于那些药渣,煎过一次之后没用了,我全部扔进下水道,现在估计早就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说完之后,陆天星还叹了一口气,似乎表示非常可惜一样

  “什么,你把药渣全部扔了。”

  成白川瞪大了眼睛,顿时感觉心脏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眼前一黑,恨不得把陆天星吊起来暴打一顿,这个败家子啊。

  如果有药渣的话,说不定能根据药渣研究出这份药的配置方法,到时候依靠它说不定能研制出一种全新的药,造福苍生,现在连药渣都没有了,彻底没希望了。

  如果说之前陆天星在成白川的眼中是一个香饽饽的话,那么现在陆天星在成白川的眼中就是一个败家子,彻彻底底的败家子。

  “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怎么就倒了呢!”

  成白川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年轻人,如果你以后能够再找到一副这样的药,尽管来找我,我们医院愿意花钱购买,哪怕是药渣也行。”

  陆天星听到这话,眼眸一亮,似乎非常激动:“成院长你放心,等找个时间,我一定回老家再去找找看,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副。”

  “但愿能找到吧!小曼,你和这位小兄弟好好照顾你的母亲,我先走了,唉……。”

  成白川边走边叹气,薛曼母亲的苏醒简直就是医学上的奇迹,可这个奇迹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这对于一直致力研究医学的成白川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你可太坏了,居然骗人家院长。”

  等到成白川离开之后,薛曼白了陆天星一眼,这家伙说起谎话来都不带眨眼的,能怪能把林倩茹唬的一愣一愣的。

  “嘿嘿,薛部长你怎么能这么说,这能叫欺骗吗?这叫善意的谎言。你觉得我告诉他,伯母的病是因为蛊虫的原因造成的,你认为他会相信吗?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牛鬼蛇神都会空无的,我要是告诉他这些,自会自讨讨苦吃,何必去自寻烦恼,我只是普通人,救不了千千万,只希望我身边的人过的开心就足够了。“

  陆天星摇摇头,把这件事情告诉成白川又如何,人家未必会信你这话,反而觉得你是在敷衍他,既然如此,何必去自寻烦恼呢!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还做不到唐伯虎这个境界。

  “说的也是。”

  薛曼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若不是亲眼见到,她也难以相信导致自己母亲人不人鬼不鬼的会是一只虫子。

  和护士一起,把薛曼母亲重新推进病房之后,陆天星和薛曼站在病房外面,陆天星嘿嘿笑着,目光不断的在薛曼身上游移。

  薛曼则是俏脸有些发红的站在原地,陆天星的目光让她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心脏仿佛有一头小鹿一样,扑通扑通的狂跳,她发现,陆天星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陆天星得意的笑了,他最喜欢美女这种害羞的模样,看起来成就感满满的。

  片刻之后,薛曼感觉到了浑身不自在,抬起头,发现陆天星正一脸猥琐的看着她,当即脸色一红:“你这个混蛋,看哪里呢!”

  陆天星眨了眨眼睛,坦白道:“看你的xiong,薛部长,我发现你的xiong一段时间不见似乎大了不少,你老实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自己偷偷在家按mo,所以才变得这么大的。”

  陆天星紧盯着薛曼的xiong,满脸的惊讶,薛曼现在的xiong部简直就是杀气十足,他敢打包票的说,薛曼的xiong比以前要大了,不知道上手之后会是啥感觉。

  薛曼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她干嘛要去按mo,这分明是自然增长而已,关她什么事情。

  “嘿嘿,美女,你脸红了,是不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告诉我怎么样,我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只听不说。”陆天星凑近薛曼,一脸玩味的笑着说道。

  薛曼一愣,脸上旋即闪过一抹苦涩:“陆天星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来提醒我,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的,今天晚上,我会在酒~店~等你。”

  陆天星眼睛一亮,目光开始在薛曼的身上打着转:“真的?那不如现在兑现如何。”

  “现在?不行,这里是医院,陆天星你不要乱来啊。”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俏脸一白,身子往后退去,在医院里开什么玩笑。

  “怕什么,这周围又没有其他人,好了,我来履行咱们之间的约定了,不多不少,我治好了伯母,要你一个热~情~奔~放的吻不为过吧!”

  陆天星怎么可能让到嘴的鸭子给飞了,向前一步,直接把薛曼逼在墙边,在薛曼惊恐的目光下,直接把她压~在~了墙壁上,没有任何的犹豫,对着薛曼那诱~人的红~唇亲了下去。

  薛曼完全愣住了,在陆天辰的强势之下,有些生涩的回应着陆天星的动作,俏脸上由始至终的带着一股难以置信之色。

  她都已经做好了献~身~准备了,但是她没有想到对方仅仅是向她索取了一个吻,并没有了其他的动作,这是不是有点不科学,换做是别人她或许相信,但换做是陆天星,她怎么也无法相信。

  一个大美女摆在眼前,一个色狼会无动于衷,这不科学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