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你怎么出来了?”

  陆天星被白微微的声音吓了一跳,这小姨子是属鬼的吗?走路都不带有声音的。

  “姐姐打电话给我,说姐夫你快要过来了,所以我出来迎接姐夫啊。等等,姐夫,你别叉开话题,老实交代,你刚才和谁说话呢!想要拿下谁,老实交代。”

  白微微冷笑着盯着陆天星,直看的陆天星一阵头皮发麻。

  “哈哈,微微,你听错了,姐夫什么也没说,你没看到刚才有人进去吗?肯定是他说的,你听错了,姐夫是那样的人吗?”陆天星脸色不变,打着哈哈说道。

  “是吗?姐夫,你没有骗我?”

  白微微盯着陆天星,美眸中带着极度怀疑,最后才恨恨的留下一句话:“姐夫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偷~摸我屁股的事告诉姐姐和爷爷,让姐姐教训你,让爷爷打断你的第三~条~腿,哼。”

  “怎么会呢!姐夫我骗谁也不会骗我这个青春无敌,时尚靓丽的小姨子是不是,有你这个聪明绝顶的小姨子,谁骗得了你,刚才肯定是你听错了。”

  陆天星一脸真诚的看着白微微,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要是让白芷晴知道自己摸了白微微的屁股那还得了,君不见白芷晴现在一到晚上,就拿着一把剪刀在他面前晃荡,有事没事那张纸剪来剪去,这就是在警告他,不要乱来,否则剪刀伺候。

  “嗯,不错,不错,姐夫你的觉悟果然很高,这一点要继续保持。”

  白微微似乎很享受陆星的马屁,笑脸如花,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仿佛领导一样,背着手,走到陆天星的面前,拍了拍陆天星的肩膀。

  “那当然,姐夫觉悟当然高了,也不看看姐夫是谁,长在红旗下的红领巾,觉悟会差吗?”

  “那就好,看在姐夫你这么有觉悟的份上,我今天就原谅你红杏出墙的事情了,但是你以后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捏我屁股,偷看我的xiong的事情全部告诉姐姐,你说姐姐如果知道了这些,会怎么样?”

  白微微笑眯眯的看着陆天星,这笑容在陆天星的眼中,不亚于是恶魔的微笑,顿时让他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他就知道碰到这个恶魔般的小姨子总没好事。

  “别,千万别这么做,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姐夫一定都答应你了,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陆天星昂首挺胸的说着,抓着两个玩偶,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微微你看,这可是姐夫给你买的生日礼物,绝版熊出没玩偶,这可是姐夫我冲破重重包围抢到手的,最后两个绝版玩偶,怎么样喜不喜欢。”

  “还不错。姐夫这一次算你识相,还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知道买礼物,要是没有礼物的话,你就死定了。”

  白微微冲着陆天星挥舞着手臂,恶狠狠的威胁一声,然后满脸笑容的抱着两个比她还大的玩偶,使劲的在两头熊的脸蛋亲了一口。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眼睛一亮,原来送礼物还有这种福利,不错,很不错。

  “微微,我呢!我呢,这礼物是我买的。”

  陆天星凑近了脑袋,指了指自己的脸,嘿嘿一笑。

  “姐夫,你要是不怕姐姐知道了跟你拼命的话,我亲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敢吗?”

  白微微美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额!”

  陆天星身子一僵,要是让白芷晴知道了白微微亲了他,还不跟他拼命,一个抓狂中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可不想在迷迷糊糊中成为了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微微,你说笑了,姐夫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姐夫是那种人吗?走吧,我们先去包间等你姐姐他们。”

  说着,陆天星当即不再理会白微微,径直朝着酒店内走去……。

  “姐夫,你等等我,别走得那么快。”

  白微微在后面大叫,她的身体本来就有些娇小,抱着两个差不多一人高的玩偶,一下子显得笨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跟在陆天星的身后。

  陆天星当作没有看见白微微,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走去,他现在是怕了这个小姨子了,威胁起人是一套一套的,偏偏还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如果说玫瑰和林雅妃属于妖精一个级别,白芷晴和林倩茹属于仙女,那么白微微绝壁是一个恶魔,长着翅膀的恶魔。

  “姐夫,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白微微抱着两个大抱熊气喘吁吁的跟在陆天星的小脸,气鼓鼓的,表示着其主人的心情正十分的不爽。

  “怎么会呢!我刚才看到电梯那儿好像有一个熟人,所以特地跑过来看一下,你想太多了。”

  陆天星打着哈哈,要是让白微微知道自己是特地为了躲她才走的,天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听到这话,白微微一脸怀疑的看着陆天星:“姐夫,你确定是看见了某个熟人,而不是看见了某个姘~头才特地跑过来叫她躲起来,不要让我发现的?”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弹了一下白微微的脑袋,叹了一口气说道:“微微,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脑洞,你姐夫穿成这样,你觉得会有美女喜欢我吗?”

  说着,陆天星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休闲服。

  白微微狐疑的扫了一眼陆天星,好半天才点点头:“姐夫你还算有自知之明,除了我姐姐能看上你,的确没有几个女人看得上~你,这一次算你过关了,要是你下一次还敢甩掉我,自己跑开,那就别怪我辣手摧姐夫了。”

  “微微,有你这么编排你姐夫的吗?你难道不觉得你姐夫长得非常帅吗?”

  陆天星一脸黑线,什么叫做没有人看得上他,男人外在美有个毛用,内在美才是王道,就算是他穿的比较差,但也不至于这么说,就算说,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啊,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你长得帅?”

  白微微怀疑的扫过陆天星的脸蛋,撇撇嘴,道:“是挺帅的,可惜,那又怎么样呢!难道姐夫你还能凭借你这张脸在酒店刷卡消费不成,省省吧!姐夫,现在女人喜欢的是那种小鲜肉,不是你这种黑不溜秋的的发霉肉,别自作多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