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几个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陆天星看着酒杯中的虎bian酒,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一饮而尽。

  “好样的,天星,我们再来一杯。”

  白桥山看到陆天星的动作,又再次给陆天星倒了一杯。

  陆天星郁闷的看着中的酒,原以为意思意思就行了,现在看来,老爷子早就打算好了,根本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一时间,陆天星开始在心中祈祷起来,最好这酒是假的,要不然白芷晴突然良心发现了,不然的话,他今天晚上估计只能他偷偷摸摸的找玫瑰或者林倩茹了,要不然,憋一晚上,第二天他就的去医院了。

  “老爷子既然你高兴,我也不能扫兴了,来,干杯。”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今晚不能善了了,那就来,谁怕谁,大不了,等白芷晴睡着了,在偷偷的溜出去。

  一时间,陆天星和白桥山开始推杯换盏起来,有说有笑的。

  在座的三个女人满脸无语起来,男人一喝起酒来,就不管不顾,女人的劝说压根不停,只能相互无奈的对视一眼,心中纷纷打定主意,以后家中绝对不藏酒,否则,照这种喝法,早晚会出事情,而且,她们可不想自己的老公一天到晚醉醺醺的。

  推杯换盏之间,整个包间的气氛很快达到了高~chao,整个包间都热闹无比,桌子上十几道精致的菜肴,到了最后,只剩下一桌的残羹剩菜。

  三个女人吃了半饱之后,放下筷子不再吃,而是微笑着看着两个男人推杯换盏。

  不知不觉间,陆天星从铁牛哪里带来的三瓶特~供茅台,已经空了两个瓶子了,白桥山带来的虎bian酒则是少了一大半,倒不是陆天星喝不下去了,而是怕再这么喝下去恐怕真的就出事了,现在他感觉整个身体像是火烧一样。

  喝完最后一杯酒,白桥山放下了酒杯,吐出一口浓浓酒气道:“唉,人老了,不得不服输了,想当初像这种酒老头子一次就能干掉好几瓶,脸不红气不喘,看的我们司令以后见到我都躲着走,生怕我喝了他的酒,现在不行了,两瓶就受不了了,老了,真的是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老爷子,你这还叫不行呢!在我看来,这完全是海量,换做是我,恐怕一瓶酒就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陆天星不动神色的拍了一下老爷子的马屁,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喝了。

  “说得好,海量,我喜欢这句话,比芷晴要好多了,要是老头子我再年轻二十岁,一定和你一战到底,不醉不归。”

  白桥山醉醺醺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让人担心随时会摔倒,吓得白芷晴她们连忙站起来,扶住白桥山,生怕老爷子摔倒。

  “你们放开我,我没醉,放开我,我年轻,我今年十八岁。”

  白桥山嘴里嘟囔着,摇摇晃晃的走到白芷晴面前,一把抓住白芷晴的手,然后拉住陆天星的手,将两只手重重的握在一起。

  “天星,芷晴是我的孙女,她妈妈死的早,她爸爸又是一个不成器的家伙,不堪大用。我和你奶奶也老了,半只脚踏进了棺材,余下的日子也不多了,从今往后,芷晴,我就把她交给你了,她就是你的老婆了,记住,女人要是不听话,就给我狠狠的教训她,大耳刮子抽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女训,什么叫做夫纲。”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白芷晴心中一酸,眼圈红红的看着自己爷爷,她知道自己爷爷实在关心她,放不下她。

  “爷爷,你放心,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芷晴的,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陆天星重重的点点头,目光看向白芷晴,却发现对方正恶狠狠看着他,似乎在警告他不要按照自己爷爷说的,不听话大耳刮子抽。

  陆天星嘿嘿一笑,手指微微弯曲,在白芷晴的手掌心挠了挠。

  白芷晴俏脸一红,美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这个王八蛋,居然也不分场合的占她便宜,太可恨了。

  白桥山打了一个酒嗝,满足的说道:“好,不错,天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以后芷晴就交给你了,今晚我和微微他们回祖屋去睡,今晚你和芷晴两个人回去吧!老伴咱们走。”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白桥山吆喝着,嘴里哼着京剧空城计,在何彩兰的搀扶下,一摇一摆的朝着外面走去。

  “姐夫,加油,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我支持你,加油。”

  白微微偷偷的朝着陆天星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这才转身扶着自己爷爷离开。

  白桥山和何彩兰走了,白微微也走了,想起自己妹妹临走前的暧~昧话语,白芷晴此刻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眼神甚至不敢和陆天星对视,陆天星今天喝了那么多的虎~bian~酒,谁知道今晚会不会对自己乱来。

  如果硬来,自己压根不是对手,看来今晚要握着剪刀睡觉了。

  “你这个混蛋,都说了不让你多喝了,你怎么听不到,居然还喝这么多,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眼神啊。”

  白芷晴决定率先发难,故作凶狠,怒气冲冲的道:“陆天星,我警告你,你今天晚上要是敢对我做什么,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没收了你的作案工具。”

  白芷晴比划了两下剪刀,冰冷的目光落在陆天星裤~裆,冷冷一笑。

  陆天星顿时只感觉胯~下一阵凉飕飕的,一脸惊恐的看着白芷晴:“老婆,你不会是真的打算把它剪掉吧!剪掉了你以后可怎么办。”

  “谁要用啊,无耻,下流,混蛋。”

  白芷晴脸色绯红的看着陆天星:“你呆在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之后,白芷晴就转身离开了包间。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背影,又低头看着的小兄弟:“兄弟,苦了你了,哥哥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先忍忍吧!这小妞不好惹,不然咱们兄弟从今往后就真的是阴阳相隔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