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另外一边,陆天星开着车回到了紫竹山庄。

  白芷晴由于喝了不少酒的原因,在楼下没有多做停留,被陆天星扶着上楼去休息了。

  将白芷晴放在床上后,陆天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刚刚走下楼,准备到沙发上休息一下,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响起的手机铃声,正在和曼陀罗说话的林雅妃停了下来,两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

  陆天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司马凌云,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找到天神踪迹了?”

  “判官,你现在在哪?”

  司马凌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我在家,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立刻来炎黄组一趟,还是老地方,我已经让蛟龙在那里等你了,你最好快点过来,有急事找你。”

  说完之后,司马凌云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司马凌云这么着急找他做什么?

  “怎么了,老朋友,刚才是谁打电话给你,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看。”林雅妃这个时候开口说道,眸子中带着一丝担忧之色。

  “刚才司马凌云打电话给我,要我立刻去炎黄组一趟,说有急事找我。”陆天星没有隐瞒的说道。

  “去炎黄组?”

  林雅妃的眉头皱了皱:“是不是司马凌云想要对付你了?”

  “哥,要不我陪你一起炎黄组一趟,要是司马凌云敢对付你,我保证让他炎黄组鸡犬不留。”

  曼陀罗站起来看着陆天星,美眸中绽放出一丝冰冷的杀意。

  “不用了,司马凌云如果想要对付我,早就对付我了,别担心,我没事的,曼曼,你呆在紫竹山庄别乱跑,好好照顾你嫂子,如果你嫂子醒过来问我去哪了,帮我告诉她一声。”

  陆天星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林雅妃的身上;“林妖精,曼曼的性子有些跳脱,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你帮我劝一下他。”

  “没事,交给我好了。”

  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朝着外面的车子走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了汽车,直接前往王府井大街的古往今来古董店。

  看着陆天星开车离开,曼陀罗扭头看着林雅妃说道:“雅妃姐,你说司马凌云这么着急找我哥到底有什么事情,该不会是他想要杀了我哥吧!”

  “不会。”

  林雅妃摇摇头说道;“曼曼,你太小看司马凌云了,只要司马凌云不是一个傻子,就不会对你哥动手,因为他知道,如果杀了陆天星,后果不是他一个炎黄组承担得起的,因为陆天星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地府佣兵团,一旦陆天星死在炎黄组上的,我想整个地府佣兵团都会疯狂,我说的对吗?曼曼。”

  “雅妃姐,你说的没错,如果我哥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地府佣兵团会倾巢出动,让炎黄组所有人为我哥陪葬。”曼陀罗郑重的说道,小脸紧绷绷的,没有丝毫的开玩笑的意思。

  陆天星就是地府佣兵团的神,神死了,他们这些信徒就会发动神战,让所有人为神陪葬。

  “别说什么丧气话,你哥是是谁,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判官,纵横那么多年,有谁能够杀死他,没什么。”林雅妃摸了一下曼陀罗的头,轻声说道。

  “我相信我哥不会出事的。”

  曼陀罗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林雅妃的身上,好奇的问道;“雅妃姐你也喜欢我哥对不对。”

  “额……。”

  ……

  半个小时后,陆天星开着车来到了王府井大街的古往今来古董店门口,等他从车上下来之后,立刻就看见蛟龙从古董店中走出来了。

  “陆先生,你来了。”

  蛟龙和陆天星打了一声招呼。

  陆天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蛟龙,开口说道:“蛟龙,司马凌云这么着急找我去炎黄组到底有什么事情。”

  “这个我不清楚,陆先生你去了,你就知道了。”

  蛟龙摇了摇头,坐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陆先生,请,我的车已经在旁边等候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黑色轿车,没有犹豫,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蛟龙没有迟疑,紧跟着坐进了驾驶室,车子轻微的颤抖着,迅速的离开了王府井大街,朝着炎黄组而去。

  在炎黄组的大门口,司马凌云没有任何的隐藏踪迹,站在大门口,目光遥望着远处缓缓驶过来的黑色轿车。

  等到车子挺稳后,陆天星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看着司马凌云说道;“司马凌云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的要让我来炎黄组,你该不会是真的在炎黄组周围布置了一群高手,打算将我宰了吧!”

  “判官,我倒是想要杀了你,可惜,我现在还需要你这个诱饵帮我杀鸡儆猴,所以就算你想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司马凌云对于陆天星的话完全有了免疫力,而是用一副诡异的目光看着陆天星,回想起老者陆川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司马凌云有一种世界颠倒的感觉,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陆天星竟然和江南陆家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感受到司马凌云的目光,陆天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道:“司马凌云,你这是什么眼神,该不会是你丫的真的喜欢男人吧!我告诉你,我结婚了,我不喜欢男人。”

  “滚。”

  司马凌云脸色一黑,冷冷的吐出一个字,直接转身朝里面走去:“判官,你跟我来吧!这一次要见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陆天星听到这话,眉头微微皱了皱,并没有询问什么,而是跟在司马凌云的身后,朝着炎黄组内走去。

  片刻之后,司马凌云将陆天星待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好了,判官,人就在里面等着你,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好了,你放心,这里是我的办公室,里面没有任何的监控设施。”

  “我知道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司马凌云,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