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让你吃个痛快,混蛋。”

  看着埋头吃饭的陆天星,薛曼心中一阵不爽,眼睛闪过一道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陆天星走过去。

  眼角余光瞥到薛曼脸上的笑容,陆天星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其实从白芷晴一行人走进食堂之后,陆天星就一直在偷偷注意着,直到看到薛曼脸上露出的诡异的笑容,他可不相信薛曼会简单轻松的放过他,说不定就在策划什么阴谋。

  薛曼慢慢的走近了陆天星,嘴角上那道美丽的弧线越来越浓郁,直到要跟陆天星擦肩而过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动作,这让陆天星稍微松了一口气,难不成是自己最近神经有点过敏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好。”

  突然陆天星感觉身后传来一股风声,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端起餐盘,身子直接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啊!”

  顿时一个惊声尖叫声响起,薛曼原本是想要制造一个不小心,把陆天星的脑袋狠狠的按到餐盘,让他丢一次脸,可是薛曼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后面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眼看着她就要成功了,陆天星居然坐到旁边去了

  “啪!”

  薛曼手臂重重的拍在餐桌上,整个人几乎都趴到了餐桌上,脸蛋上犹自带着难以置信,剧情这不是这样的啊,趴在桌子上的不是陆天星吗?怎么变成她趴在桌子上了,这不科学啊。

  “薛部长,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趴在桌子上了,难不成是太饿了,打算把餐桌给吃下去?”

  陆天星侧着脑袋,看着薛曼,像是发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一脸惊悚的模样。

  “你个混蛋。”

  薛曼俏脸通红,牙齿咬的咯咯直响,站起身来,药业切齿的看着陆天星,这个王八蛋绝对是故意看她丢脸的。

  “对不起,对不起,薛部长,我知错了。要是早知道你会摔下来,我保证不离开半步,要不你再来一次,我保证一动不动。”

  陆天星一脸诚恳的看着薛曼,似乎真的是在为薛曼着想。

  “你无耻,你混蛋。”

  听着陆天星的话,薛曼的脸色涨的通红,完全是被气的,尤其是看到周围那些想笑不敢笑,憋得通红的脸,心中又气又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丢脸,实在是太丢脸了。

  “小样,还想让我出丑,你还太嫩了点,不过趴在桌上的时候,胸~前那对宝~贝太可怕了,杀气十足。”

  陆天星看着薛曼此刻的模样,心中一阵得意,看着薛曼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即将破衣而出的丰~满,这种近距离的视觉冲击,让他眼睛一亮,心中啧啧赞叹。

  大,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穿着保安制服,包裹的严严实实,依旧掩盖不了薛曼那对杀气十足的宝~贝,分外吸引人的眼球。

  “这个王八蛋绝对是故意的。”

  看到对方得意的神色,薛曼心中的怒火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这个男人居然又耍了她,故意让她出丑。

  “陆天星,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咱们没玩,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薛曼怒火冲天的看着陆天星,狠狠的留下一句话,气呼呼的朝着白芷晴所在的包间走去,她要在白芷晴身边狠狠的告一状。

  林倩茹看着气呼呼离开的薛曼,心中有些好笑,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小曼就是这种脾气,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关系,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不会跟她一般计较的。”

  陆天星大手一挥,没有在理会林倩茹,低头继续和饭菜做斗争。

  林倩茹看着陆天星的模样,美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温柔一笑,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转身走向旁边专门为公司高层准备的小型包间。

  “呼!”

  等到林倩茹走进包间,一直低着头的黄灿才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吓死我了,不愧是董事长亲自提拔上来的高层,气势太强了,她们站在我面前,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差点憋死我。陆哥,你胆子真大,连董事长的面子都不给,在白氏集团你算是独一份了。”

  陆天星吞下一口饭,满不在乎的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问你,董事长是不是女人?”

  “你这不是废话吗?董事长不是女人,这世界上还有女人吗?”

  “这就对了,既然是女人,我怕她做什么,这个世界无论怎么变,女人终归是要依靠男人,只要你上~她~的~床,攻~她~的~身,做她的王,只要做到这一点,什么样的女人拿不下。”

  “像你这种畏畏缩缩,见个女人都不敢说话,我估计你这辈子连残渣都捡不到了,你要把她当成一个女人,你才有资格追求她,把她当成女神,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了,你见过备胎逆袭成功的吗?逆袭成功了那也是别人吃剩下的,想要迟到最美味的,你就必须把她当成女人,而不是女神,懂吗?”

  黄灿想了想,使劲摇了摇头,道:“算了,人贵在自知,我妈说过,能力有多大,梦想有多大。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能驾驭董事长这种完美女人的男人,必然是人中龙凤。”

  陆天星闻言,猛然坐直了身子,理了理头发,一本正经的说道:“回头帮我带句话给你妈。”

  “什么。”

  “谢谢她对我的赞美,我很忏愧。”陆天星得意洋洋的道。

  “……。”

  与此同时,在食堂专门为公司高层准备的小包间。

  白芷晴和薛曼,林倩茹三人坐在一起,静静的品尝着食堂的美食。

  薛曼此刻没有任何的心思吃盘中精致的美食,而是在思考着如何像白芷晴开口,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小声的说道:“芷晴,你对昨天加入保安部的那个人怎么看?”

  她和白芷晴是闺蜜,在上班期间叫董事长,在下班之后,自然没有必要白总白总的叫着,这样只会拉远两个人的距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