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

  白芷晴一双美眸闪烁不定,对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充满了好奇,连子弹都对他没有任何的效果,这家伙难道是超人不成?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我是什么人?我不是你老公吗?”

  白芷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道:“废话,我不是要知道这些,我是问你,你以前究竟是干什么,你绝不是一个打工的这么简单。”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深邃的目光看着白芷晴,道:“唉,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老婆你知道了,老婆,你真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吗?”

  白芷晴目光一颤,这种目光仿佛带着无数的故事一样,让人忍不住深究:“你要是愿意说,我愿意做你最忠实的听众。”

  “唉,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其实,这个故事我不想说的,唉,回忆都是很痛苦的……”

  “其实我的确在国外打工,但是我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其实我不是地球人,而是来自一个遥远的修仙星球,每一个人都追求仙道,渴望与天齐寿,长生不老,而我则是诸多修仙者中的一员……。”

  陆天星目光烁烁的看着白芷晴,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芷晴饱~满的圣~女~峰,随着呼吸微微起伏,让陆天星心中蠢蠢欲动。

  陆天星只感觉心中火焰一阵燃烧,赶紧低头转移注意力,刚喝了虎bian酒,可千万不要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来,于是,陆天星开始口若悬河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陆天星手舞足蹈的,不断吹嘘着自己曾经的辉煌。

  不知不觉中,陆天星把自己吹嘘成了一个拥有无上力量的无敌修仙强者,甚至一击之下能够将一个星球化为虚无,能够横渡虚空,一念之间,穿越无数星河宇宙。

  后来一座远古洞府开启,他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夺得了整座仙府的控制权,却也遭到无数强者的围攻的,最终寡不敌众,在最后时刻,他选择了和这些无敌的强者同归于尽,然后一丝真灵在仙府的包裹下,重生到了地球。

  陆天星吹嘘的非常厉害,只不过白芷晴根本不相信陆天星的话,打爆星球,横渡虚空,这家伙以为自己是里面的主角呢!怎么不说你是盘古,开天辟地后陨落穿越过来。

  编理由也不会编一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先不说地球之外有没有生命,遭到无数强者的围攻,还打爆星球,要不要脸啊,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怎么样,老婆,是不是觉得曾经的我非常伟大,是不是对我充满了崇拜,是不是被曾经的我给迷住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跟我洞~房,到时候,我传你双xiu之术,咱们一边做一边提升实力,要不了多久,你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强者,容颜永驻,长生不老。”

  说了大半天,陆天星意犹未尽的补充了一句。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微笑道:“陆天星,不得不说,你的口才非常好,整个故事讲的跌宕起伏,让人热血沸腾,可是,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你的意思是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

  “看来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白芷晴翻了翻白眼,她突然发现,陆天星不仅流氓好色,就连脸皮也堪比城墙,太厚了,炮弹都炸不烂。

  “老婆,什么叫做自知之明啊,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都要给自己吹嘘一个吊~炸~天来历,例如什么千年古井水,什么我是唐皇李世民的后世子孙,什么我全身骨骼粉碎性骨折,我也要唱歌,我这么说,只不过是顺应潮流而已,你不觉得很励志吗?”陆天星给自己辩解道。

  “是啊,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去演苦情戏,保证奥斯卡奖是你的,等我哪天有兴趣开了一个娱乐公司,我一定请你当我们公司的头牌,到时候让你去电视上吹嘘。”

  “额!”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芷晴,原本想要调~戏一下白芷晴的,没想到反过来被白芷晴给调~戏了,什么叫做让他当头牌,他又不是青楼戏子,还头牌,你咋不说花魁呢!

  看到陆天星垂头丧气的模样,白芷晴心中忍不住偷笑起来,她发现,这时候的陆天星还是比较顺眼,比以前要好多了。

  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嘻嘻闹闹回家的时候,一间酒吧的豪华包间当中,陈浩正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唱着卡拉ok,时不时的在两个女人的身上占着便宜,显得非常的高兴。

  陈浩的心情的确的非常爽,自从让刀疤去找陆天星的麻烦之后,他的心情就非常爽,因为他已经肯定,陆天星被人打断了四条腿,像条狗一样趴在了地上,他的心情就爽歪歪的,这就是跟他抢女人的下场。

  “砰!”

  就在陈浩打算和两名陪酒女进入正题的时候,包间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穿着黑色长袍,面容冰冷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

  这个女人正是玫瑰的贴身保镖,无烟。

  “你是谁,想干什么,谁让你们闯进来的,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战刀盟的人,瞎了你的狗眼了,还不给我滚出去。”陈浩松开一名陪酒女,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眼神有这一丝恐惧的看着面前这个散发出冰冷气息的女人。

  “呵呵,战刀盟的人?”

  无烟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缓缓的道:“战刀盟的人就敢对我玫瑰会的姑爷动手吗?是你自己主动跟我走,还是我亲自动手带你走。”

  话音落下,无烟的身上散发出一道浓烈的杀意,从陆天星救下玫瑰之后,陆天星就成了她心目中的恩人,谁敢对陆天星动手,就是和整个无双卫为敌。

  杀意一出,陈浩整个人不受控制打了一个冷颤,仿佛掉进了冰窖,只觉得浑身冰凉一片。

  “好,我跟你走。”

  陈浩低垂着头,缓缓的走到无烟的身边,当快要接近无烟的时候,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狰狞之色,猛地抬起拳头,一拳砸向无烟的脑袋。

  看到这一幕,无烟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不知死活。”

  无烟闪电般的踢出一脚。

  “砰!”

  陈浩直接比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包间的墙壁上,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整个人像是一条死狗趴在地上,脸色扭曲的可怕,眸子中却闪烁着怨毒到极点的光芒。

  “废物。”

  无烟嘲讽一笑,身影一闪,出现在陈浩的身边,直接一脚踩在他的手臂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立刻响起。

  还没有等陈浩叫出声,无烟直接弯腰抓起陈浩,直接像是扔垃圾一样,重重的砸在旁边的茶几上。

  “砰!”

  一声闷响,陈浩的身体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剧烈的疼痛之下,直接让陈浩陷入了昏迷当中。

  做完这一切,无烟直接将陈浩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看也没看旁边的陪酒女,扛着陈浩,直接离开了ktv,两分钟后,包间中才传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