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小区,一辆宾利轿车在缓缓的从远方驶过来,使劲了别墅区,最终停在66号别墅门口。

  打开门,陆天星跟在白芷晴的身后走进了房间,目光打量了房间周围,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老爷子和恶魔小姨子他们果然全部回祖屋了,难道真的是打算给他和白芷晴创造机会,他今晚是抓准机会,还是抓住机会呢!

  “老婆,你看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早点休息吧!”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坏笑着说道。

  “陆天星,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上去洗澡,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呆在下面,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白芷晴警惕的看着陆天星,洁白的手指比划了两下剪刀,冷冷一笑,扭着性感的腰肢上了楼。

  看着白芷晴上楼的背影,陆天星一阵无奈,他今晚要怎么度过,难不成真的要去找林倩茹或者玫瑰发~泄一下。

  说实话,陆天星心中并不愿意去找林倩茹或者是玫瑰她们,这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像是为了泄yu才特地去找她们的一样。

  “等等,我想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突然,陆天星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顿时一亮,想起了白芷晴离开之前说的话,这是不是就是在暗示他,要和他鸳~鸯~浴,所以才这么直白的告诉自己她要去洗澡了,警告他不准上来。

  而女人却往往喜欢说反话,说不~要,心中却很~想~要,难不成这也是一句反话?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要是不去的话,岂不是对不起芷晴的一番苦心,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呢!”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从这段时间的接触,陆天星发现白芷晴其实是一个口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哪怕是心里承认了,嘴上也不会说出来,说不定,白芷晴想要和他鸳~鸯~浴,又害羞不敢说出来,所以才警告他,实际上就是反话。

  毕竟能说出鸳~鸯~浴这种话来的女人,绝对是非常彪悍的,以白芷晴这么害羞的性子还真说不出来。

  对于陆天星的想法,白芷晴压根不知道,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警告陆天星的话,在陆天星的脑海中竟然自动脑补成了自己暗示他的话,要是知道这些,白芷晴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给陆天星两嘴巴子,王八蛋的,你思想真龌蹉,脑补的未免太厉害leeds。

  “没错,一定是芷晴害羞,不敢直说,所以才会这么暗示我,美人相邀,我若是不去,岂不是天打五雷轰了。”

  “老婆,我来了,我是一个很~解~风~情的男人,嘿嘿,等着我,我立马就到。”

  想到此处,陆天星搓了搓手,越想越有这个可能,直接踩着楼梯朝着楼上跑去。

  美女都主动暗示了,这时候要是没有其他的行动,那就真的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而就在陆天星准备上楼的时候,浴室中白芷晴的脸蛋也是通红一片,脑海中想象中今天晚上要如何度过,要知道陆天星可是喝了虎bian酒,虎bian酒是什么东西,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那可是顶级,无副作用的壮~yang~酒,男人喝了直接变成猛虎,威力十足。

  寻常人喝几杯就不行了,陆天星今天晚上可足足喝了大半瓶的虎bian酒,万一要是忍不住强~来,依靠着陆天星的力量,她该怎么办,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力,换句话说,陆天星是一头猛虎,而她就是一直羊,而且是刚刚出生的小羊羔。

  “难道真要如了他的愿。”

  只要一想到这里,白芷晴就是一阵心烦意乱,她虽然心底深处已经慢慢喜欢上陆天星,但想要让她主~动~献·身,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林雅妃曾经就告诉过她,男人的通病就是喜新厌旧,得不到的东西才会加倍珍惜,她要是把自己的身体真正交给了陆天星,谁知道陆天星会不会离开她。

  “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要是他跟强来,拼死也要阉了他。”

  白芷晴死死的握着毛巾,仿佛把毛巾当作了陆天星,眼眸中透露出一抹坚决。

  站在房间门口,陆天星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推开门走了进去,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浴室中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嘿嘿,老婆,我来了。”

  陆天星银荡一笑,飞快的窜进房间,拿着自己的浴袍,直奔浴室而去。

  “咔嚓!”

  眼看着手就要落在门把手上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里面打开,只见白芷晴裹着浴巾,擦着头发从里面走出来。

  肌~肤仿佛牛奶泡过,白皙晶莹,xiong前的圣~女~峰将浴巾撑的鼓鼓的,而且,由于yu巾似乎有点短,白芷晴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大~长~腿也果露在空气当中,浑身上下散发出令男人犯~罪的气息。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顿时感觉心头一股无名邪火冒了出来。

  “陆天星,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

  看到陆天星拿着浴巾站在门口,白芷晴微微一愣,半天没回过神来。

  “额!”

  陆天星一愣:“老婆不是暗示我,说要和我一起洗鸳~鸯~浴吗?”

  “你这个混蛋,谁暗示你了。”

  白芷晴的俏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怒吼道:“谁跟你洗鸳~鸯~浴,陆天星你个臭色狼,我看错你了。哼……。”

  白芷晴俏脸一寒,一脚踢在陆天星的大腿骨上,冷哼一声,直接走进了卧室。

  陆天星愣愣的站在原地,连腿上的疼痛也没注意到,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鸳~鸯`浴吗?怎么就突然反悔了。

  “难道我理解错误,还是她嫌我来得太迟了,恼羞成怒了?”

  陆天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鸳~鸯~浴是没希望了,只好一个人晃荡着走进浴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