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无语的走进浴室,当看清楚里面的情况时,陆天星微微一愣,丹田瞬间一股火焰冒了出来,因为在一旁的衣架上放着白芷晴刚刚换下的贴~身~nei~衣,随意的放在旁边的洗衣机上,看起来十分的惹眼,整个浴室中都飘荡着幽~香,让陆天星刚刚熄灭的火焰再一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陆天星心中默念着,打开淋浴头,调到冷水的位置,任由冷水冲刷而下。

  他现在感觉浑身都燥~热了起来,浑身血液都仿佛燃烧了起来,他害怕自己真的一时间忍不住化身为狼,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

  “砰砰砰!”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紧接着,白芷晴略到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陆天星,你在里面做什么,赶快给我出来,我有事找你。”

  “干什么啊,我在洗澡呢。”

  “不行,陆天星,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出来,等下再洗,速度点,别磨磨蹭蹭的。”

  “老婆,你到底想怎么样,洗个澡也不让人安生。”

  无奈,陆天星拿起毛巾,胡乱的擦拭了下身子,穿上裤衩打开门走了出来。

  “啊!”

  还没有看到发生什么事情,陆天星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吓得他下意识捂住耳朵。

  “老婆,你叫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大半夜这么叫,很容易把狼招过来的。”

  陆天星一脸无语的看着脸蛋通红,不断的往后退的白芷晴,抬脚走向白芷晴。

  “啊,陆天星,你,你别过来,陆天星我警告你,你别过来,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呆滞住的白芷晴看到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立刻大声尖叫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想要阻挡陆天星,整个人像是见鬼了一行,拼命的往后退。

  陆天星被白芷晴的态度给搞糊涂了,这是什么情况,他又不是魔鬼,应该没那么可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天星郁闷的看着白芷晴说道。

  “陆天星,你这个色狼,你这个变tai佬,你这个暴露狂。”

  白芷晴尖叫连连,虽然上次她见过陆天星的果体,但好歹是穿了裤子的,这一次陆天星居然只穿了一个三~角~裤~叉就出来了,裤~裆中鼓~囔~囔的,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听到白芷晴的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穿着一个裤~衩,顿时无语了,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么大的反映吗?

  “老婆,就因为这个啊,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你还亲手摸过,用过呢!有什么好害羞的。”陆天星坏笑着说道,脑海中不由自主回想起前几天飚车的画面了。

  “陆天星,你混蛋,你无耻,你流氓,赶紧进去洗澡,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白芷晴尖叫连连,俏脸通红,陆天星的话让她瞬间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白芷晴又羞又怒。

  “嘿嘿,那我进去,你可千万不要叫了,下一次我啥也不穿就出来。”

  陆天星警告白芷晴一声,他还想洗一个舒舒服服的澡,去去火呢!

  “砰砰……。”

  刚脱完衣服,打开淋浴头,浴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

  “老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还让不让人洗澡了。你在敲,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出来了。”陆天星一脸郁闷的威胁道。

  “你……,算了没事了,你自己慢慢洗吧。”

  白芷晴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被白芷晴一而再,再而三的闹腾,陆天星也没有了继续冲凉的打算,谁知道白芷晴下一次会不会直接冲进来。

  稍微擦了一下身体,换好了睡衣,陆天星回到了卧室中。

  此刻,白芷晴正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时尚杂志看的津津有味。

  看到陆天星后,白芷晴头也不抬的说道:“陆天星,老规矩,我睡床上,今晚你睡地上,不能越界。”

  老婆,不是吧!我今晚上可是喝了很多虎bian酒。”

  陆天星腆着脸坐到白芷晴身边,可怜兮兮的望着白芷晴。

  “关我什么事请。”

  白芷晴冷冷一笑,头也不抬的说道:“又不是我叫你喝的,陆天星,我警告你,你今天晚上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说话间,白芷晴从枕头下面一摸,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刀出现在了白芷晴的手中。

  “咕咚!”

  陆天星咽了一口唾沫,使劲打了一个冷颤,他差点忘了,白芷晴在枕头底下必备一把剪刀,早知道就应该先把剪刀没收。

  “老婆,这个……这个能不能先收起来,有话好好说,万事好商量,太暴力了有损你英明形象。”陆天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声音说道。

  “别跟我说话,男人喝酒就是禽~兽,你更是禽~兽当中的战斗禽,我要随时盯着你。”

  “我艹!”

  陆天星暗骂一声,这女人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现在他感觉虎bian酒的效果几乎要爆发了出来,他现在浑身燥热,连真气也有点压制不住这股招惹,毕竟他不是修炼冰心决这一类的心法。

  “好吧!老婆,我保证今晚上不会动你。”

  无奈之下,陆天星只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铺好地铺,躺了上去,可是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整个身体火烧火燎。

  “你没事吧!”白芷晴定定的看着翻来覆去的陆天星,突然问道。

  “把你放在火上烤,你看看你有没有事。”陆天星郁闷的说道,心情很不爽。

  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就在身边,偏偏又不能碰,早知道就不应该回来。

  “如果……如果你真的觉得难受,我可以帮你。”白芷晴轻声说道。

  说完这句话,白芷晴感觉心脏都快蹦到嗓子眼了,脸蛋滚烫。

  陆天星听到这句话,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满脸激动的看着白芷晴:“老婆,你是不是想通了,打算跟我洞~房了。”

  “我……我可以把nei衣借给你,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找五姑娘吗?我可以把nei衣借给你发泄,但是,你必须保证用完之后要洗干净。”

  白芷晴结结巴巴的说着,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要不是陆天星听觉灵敏,根本听不到。

  感谢:dirxxo的多次打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