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安琪儿的话,艾比快速的说道:“奥利佛他们说已经考虑的差不多了,可以跟我们合作,但是他们有一个条件。”

  安琪儿眉头微微一皱:“什么条件?”

  “奥利佛他们说,只要首脑你跟他们见一面,他们就答应和我们合作。”

  艾比看着安琪儿,迟疑了一下说道:“首脑,你说奥利佛他们是不是别有居心,会不会假借和你见面的机会,对你出手?”

  “对我出手?”

  安琪儿嘴角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似不屑似嘲讽:“他们还没有哪个胆子对我动手,和我见面恐怕是要我给他们一个定心丸,怕我会将他们也一网打尽。既然想要见面,那就见一面好了,艾比,你告诉他们,明天我和他们见一面。”

  “是首脑,待会我会通知的他们的。”

  “恩,交给你了,另外,最近我的那群兄弟姐妹有什么动静没有。”

  “最近他们没有任何的动静。”

  “继续给我盯住他们,不要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知道吗?”

  “是。”

  艾比点了点头,道:“首脑,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去把消息通知狂风佣兵团他们。”

  安琪儿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艾比慢慢消失的背影,安琪儿看了一眼放在身边的手机,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亲爱的判官,你可要真的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这个提议,把艾薇儿拿下,到时候帮助艾薇儿拿下教皇的位置,就没有人能够动得了你了,哪怕是炎黄组想要动你,也要三思而后行,我真的很想看见这一天。”

  话音落下,安琪儿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朝着私人专用的健身房走去。

  与此同时,魔都,紫苑小区当中,陆天星挂断了和安琪儿的电话之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微不可察的苦笑。

  说句心里话,对于安琪儿的提议,陆天星的确有些心动,甚至非常的赞同,要是真的能够将艾薇儿给拿下的话,绝对是一劳永逸的办法,甚至只要艾薇儿成为教廷的第一任女教皇,他背后的势力可以说是飞速增长,哪怕以后和杨家,唐家,乃至是炎黄组直接翻脸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大不了他拍拍屁股跑到梵蒂冈去,也没有任何人奈何得了他,可以说拥有了一张进可攻退可守的完美底牌。

  当然,这个想法陆天星也只敢想想而已。

  他真要是敢这么做的话,他不仅要面对教廷那群疯狂的狂信徒的攻击,更要面对来自教廷的怒火,毕竟教廷信仰上帝,而圣女则专门是为上帝挑选的女人,结果你把人家专门为上帝挑选的女人给睡了,人家不跟你玩命才奇了怪了。

  以陆天星现在的力量,压根就抵挡不住教廷疯狂的攻击,哪怕是有陆家做后盾也无济于事。

  “勾~搭教廷圣女,这恐怕也只有安琪儿这个妖精想得出来,不过不得不说,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可以达到一劳永逸,可惜,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啊,我可不想死的那么快。算了,想这么多干啥,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些事情等以后再说,今天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想这些事情做什么。”

  陆天星随手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脸上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月黑风高夜,偷香窃玉时,这可不能错过了,不然可是会后悔终生的。

  一想到林倩茹今天答应给自己的服务,陆天星就感觉一把火焰在丹田中燃烧了起来,男人本该有的反应怎么也压制不住的涌现了出来。

  “兄弟啊,别着急,咱们先洗个澡,等大老婆睡了,再去找小老婆,哥哥今晚跟你保证,保证让你吃肉,而且让你吃饱。”

  陆天星轻声嘀咕了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沙发站起来,一溜烟的重新跑到了楼上,偷香窃玉之前,当然要好好的洗个澡,免得唐突了佳人。

  男人洗澡从来不会像女人洗澡那么麻烦,基本上冲一会,擦点沐浴露,来来回回上下不到十分钟就可以轻松解决。

  很快,陆天星穿着一个裤衩从浴室走了出来。

  陆天星并没有立即去找林倩茹,而是重新回到了客厅,打开了电视,准备看一会电视再去,毕竟,白芷晴现在可还没有睡觉,万一和他和林倩茹进行到半途,白芷晴突然出现,这就尴尬了,尤其是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能够将一个人活生生的给憋疯。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陆天星突然将目光从电视上收了回来,脸上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时候该来一波偷香窃玉了。

  小心翼翼的走上楼,陆天星先是走到白芷晴的卧室前,侧耳倾听了一下,等到确定白芷晴真的已经睡着了之后,陆天星这才转身走到林倩茹的房间门口,嘴角闪过一抹淡淡笑容:“小妞,你以为你把门给反锁了,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你太小瞧我了,今天我就让知道把自己男人拒之门外的代价是什么。”

  话音落下,陆天星嘿嘿一笑,真气凝聚成针,对着锁眼轻轻捅了几下。

  只听见一声‘咔嚓’的声音,房门直接被打开了。

  “嘿嘿,这开锁的技能果然是每个男人必备的技能,小妞,将你的男人拒之门外,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陆天星得意的笑了笑,直接走进了房间,然后轻轻的关上门,然后反锁之后,这才朝着林倩茹的卧室走过去。

  陆天星刚刚走进卧室,目光瞬间落在了林倩茹的身上。

  此时,林倩茹已经睡下了,身上盖在薄薄的毛毯,压根就掩饰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黑色的睡衣穿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材衬托着非常完美,尤其是在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下,散发出you惑无比的气息,仿佛妖精一样,让人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目光。

  陆天星看到此刻的林倩茹,内心之中一片骚动,之前被安琪儿给撩拨起来的火焰顿时再也控制不住的熊熊燃烧了起来。

  “嘿嘿,小妞,哥哥来了。”

  陆天星脸上的猥琐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再也控制不住的内心燃烧的火焰,直接扑向林倩茹,手指熟练的握住了一团~柔~软,将它彻底掌握在了手中,嘴唇则是直接吻在了林倩茹那you人无比的红唇上。

  顿时之间,一股强烈的刺激瞬间传遍全身,林倩茹猛然惊醒过来,当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男人的时候,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倩茹,是我。”看到林倩茹挣扎了起来,陆天星连忙抬起头,开口说道。

  “天星,是你。”

  林倩茹嗅着熟悉的味道,恍然回过神来,一脸娇羞的说道:“你怎么进来的,我不是锁门了吗?”

  “嘿嘿,倩茹老婆,你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吗?那你太小瞧你老公我了,不过,作为你不守信用的代价,你说我要不要追加一点惩罚呢!”

  陆天星坏笑一声,手掌在林倩茹的*使劲*了一下,顿时引的对方一阵轻呼。

  “天星,你……你不能这样,放……放过我好不好,芷晴还在隔壁呢!万一让她发现就不好了,要不,明天去公司,到时候我随便你怎么样好不好……。”

  林倩茹浑身都有些轻微颤抖了起来,只感觉一股强烈的渴望从心中爆发出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今天被陆天星撩起的火焰,同样是压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

  “干嘛非要等到明天,我觉得今天就可以了,再说了,小妞你今天在办公室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兑现呢!”

  陆天星毫不在乎,眼神放光的望着林倩茹,手指在林倩茹的身上打着转,直奔关键地带。

  “能不能先欠着。”

  林倩茹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天星,像个怯生生的小媳妇。

  “你说呢!”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倩茹,你要是再不履行约定的话,那就被怪我不客气了,放心好了,我刚才去看了一下,芷晴已经睡着了,别担心。”

  听到陆天星的话,林倩茹抬起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掩盖不住的羞涩之色,但最终还是缓缓的弯下腰,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面……。

  陆天星微眯着眼睛,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惬意的笑容。

  一时间,整个房间中都是无边chun色。

  ……

  清晨,当阳光从窗户透露进来的时候,陆天星睁开眼睛,脑海中回荡着昨天晚上和林倩茹那销~魂的一晚上,陆天星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一抹惬意的笑容。

  尤其是林倩茹昨天晚上那种羞涩难耐的模样,陆天星脸上的笑容越加浓厚起来。

  难怪有人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白芷晴谁在隔壁,林倩茹为了不发出声音,硬生生的压抑着声音,那种羞涩不已的模样,给了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伸展了一下懒腰,陆天星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刚下了楼,陆天星就看见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上的杂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