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紫苑小区66号别墅中,白芷晴依然蜷缩在床角,没有入睡,目光痴痴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等待着陆天星回来。

  “陆天星,你到底去哪了,是不是真的在散步,你真的没有骗我吗?”

  白芷晴蜷缩着身子,低声喃喃自语,仿佛一个受伤的小兽呆在角落,独自舔着伤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

  不知道过了多久,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人影从外面走进来,一只手背在身后,像是藏着什么东西一样。

  白芷晴看到这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脸上露出强烈的惊喜:“陆天星,你回来了……。”

  “老婆,你怎么还没有睡。”

  陆天星身子一颤,惊讶的看着白芷晴。

  他从离开家里再到赶回来,足足用了接近三个小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芷晴会不睡觉的等了他三个小时。

  “我睡不着。”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轻轻的摇摇头,直到看到陆天星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才感觉自己彷徨的心像是狂风骤雨中的一叶孤舟一下子找到了停靠港湾,变得平静了起来。

  “没事的,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老婆,你看,我还给我你带礼物回来了,看看喜不喜欢。”

  陆天星嘿嘿一笑,像是变戏法一样,藏在背后的手突然伸到白芷晴的面前,一捧鲜艳的玫瑰花出现在白芷晴的眼前。

  “好漂亮的玫瑰花,陆天星,你……。”

  白芷晴有些发愣的看着眼前的玫瑰花,只觉得鼻子一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哪怕以前有无数人送过她玫瑰花,但是她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一样,这么感动过。

  “怎么样,老婆,喜欢吗?这可是我走了一大堆的花店买来的,绝对新鲜,刚刚摘下来的玫瑰,你闻闻,香不香。”陆天星得意洋洋的炫耀道。

  这一捧玫瑰花是他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卖花女,顺手从她手上买回来的,不过,这个肯定不能告诉白芷晴的,不然,让白芷晴知道他只是顺手买回来的,还不直接把花甩到他脸上去了。

  有时候撒个善意的谎言比真话要合适的多。

  “我很喜欢。”

  白芷晴轻轻的点点头,突然似乎想起来什么,眼中闪烁着危险的气息,一双杏眸死死的盯着陆天星:“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天星以前你怎么没有想过送花给我,偏偏今天晚上想起要给我送花了,老实交代,你刚才在外面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了,所以心里愧疚,这才打算送花给我,想要弥补一下你心中的愧疚的,老实交代。”

  男人无事献殷勤,一定别有所图,男人突然对老婆大献殷勤,绝对做了坏事,想要讨好老婆,抵消心中的愧疚,这是白芷晴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句话,现在她觉得这句话的确是真理。

  陆天星脸色一黑,无语的说道:“老婆,难道我陆天星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白芷晴反问道:“难道你值得我信任吗?”

  陆天星翻了一个白眼,一脸陶醉的说道:“好吧!你猜对了,我刚才出去溜达的时候,顺道给按~mo~店来了一个一条龙服~务,顺道找了几个美女来了一场生死大战,结束了我才回来的。那滋味想想就让人回味。”

  “然后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卖花女,她跟我说,天太晚了,要回家了,但只剩下这一捧花没卖了,只要我买她的花,她就送一个香~吻给我,于是我买了这一捧玫瑰花,得到了她一个火~辣~辣的香~吻。”

  “后来我觉得拿着玫瑰花碍手,打断扔掉了,刚想扔进垃圾桶,看见一个男人给自己女朋友送花,我心想,扔掉太可惜了,拿回家送给白芷晴算了,反正她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她要是问起来,我就说从花店买来的,说不定又能得到一个美女的香~吻,所以我拿回来了。”

  说着,陆天星咂巴了一下嘴巴,似乎在回味,一脸期待的说道:“老婆,你现在是不是要给我一个香吻啊。”

  “给你一个大头鬼。”

  白芷晴拿起枕头直接砸在陆天星的脑袋上,鄙夷道:“下次吹牛麻烦打一下草稿,就你这模样,有人会主动献~吻,切。”

  “嘿嘿,还是老婆你了解我。”

  陆天星哈哈大笑道:“老婆,这玫瑰花喜欢吗?”

  白芷晴抱着玫瑰花,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陆天星,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值得吗?”

  陆天星沉默了,默默的看着白芷晴,缓缓的开口说道:“不为什么,因为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啊。”

  “陆天星,你……。”

  白芷晴眼圈有些发红,哽咽的看着陆天星,这是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了,每次陆天星替她挡住危机的时候,都是跟她说这句话。

  “别你什么你了,别哭了,小心明天早上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到时候上班可就被人笑话了。”

  陆天星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脸颊,为她擦拭掉眼泪。

  “谁哭了,我才没哭了。”白芷晴抽了一下鼻子,冷哼一声,道。

  “那我怎么刚才看见某人的脸上有泪水啊,哟,我的手都湿了,难道是这屋里下雨了,这雨还有点大。”陆天星嘿嘿一笑,戏谑的说道。

  “谁说我哭了,我这是沙子迷了眼。”

  “沙子迷了眼?”

  “对,沙子迷了眼。”

  “可你在房间中,这里也不是京城,而是沿海,没有沙子。”

  “我说是沙子迷了眼就是沙子迷了眼,怎么你有意见吗?”

  白芷晴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美眸中闪着危险的光芒,这个混蛋怎么这么欠揍呢,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沙子迷了眼,唉,这沙子真够坚强的啊,吹的真够远的,都吹到沿海来了,还能穿过窗户,迷了我们白大董事长的眼睛,啧啧,这简直是沙子中的沙坚强啊。”

  “陆天星,你……你欺负我,我要告诉爷爷。”

  说着,白芷晴眼中又蓄满了泪水。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立刻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他貌似什么都没做啊,难道附和也有错。

  “老婆,你别哭了,这大半夜的,再哭就把狼招来了。”

  “陆天星,你才把狼招来了,你去死吧。”

  白芷晴恼羞成怒,抄起枕头,追着陆天星一阵猛打。

  “打不到我,哈哈,老婆,不是我说,就你弱鸡,我一只手打你一百个都不成问题。”

  “你才是弱鸡呢!陆天星,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