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盟会总部。

  皇甫虎坐在一个虎皮座椅上,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波动,浑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气势,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来,在他的跟前,一个中年男子低垂着头,额头上大汗淋漓,却不敢用手擦一下。

  整个房间中的气氛十分的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皇甫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雪茄,这才缓缓的开口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好好的呆在战刀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回来吗?谁让你擅自回来的。”

  黄三是天盟会费尽千辛万苦安cha在战刀盟的一枚棋子,也是唯一一个算是战刀盟高层的人员,如果情况泄露出去,天盟会的努力将会付诸东流。

  “会长,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冒险来见你,而是战刀盟出大事了,陈刀被人杀死在了半山公寓当中。”黄三深吸了一口气,惊声道。

  “你说什么,陈刀死了?这怎么可能。”

  听到这话,皇甫虎脸色大变,再也保持不了平静了,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也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陈刀和他一般,是魔都地下势力的三大巨头之一,尤其是陈刀居住的半山公寓,防御森严,如同铁桶一般,更别说陈刀本身的实力和他的那几名保镖了。

  哪怕是天盟会想要闯进半山公寓,杀死陈刀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行,如今陈刀却被人杀死在了自己的公寓当中,这如何让人相信,岂不是说,杀死陈刀的凶手同样有能力杀死他?

  “黄三,这件事情可是你亲眼所见。”

  皇甫虎毕竟是一方枭雄,短暂的震惊过后,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是我亲眼所见。今天晚上,陈刀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前去半山公寓见他,可是等我赶到半山公寓的时候,却发现半山公寓大门打开,守门的四名战刀盟成员身死,整个前院全部都是尸体,而陈刀则是死在自己书房当中,他的几名贴~身~保镖同样被人给杀了,我通过监控视频发现,杀人的是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人,他单凭匹马的闯进半山公寓,击杀了陈刀。”

  说到这里,黄三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恐惧之色,如果他提前赶到半山公寓的话,恐怕他也是一具尸体了。

  “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皇甫虎目光闪烁了两下,忽然开口问道:“玫瑰会有什么异动没有?”

  “没有。”

  黄三摇摇头,道:“会长,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和玫瑰会有关?”

  “或许吧!”

  皇甫虎摇摇头,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当初在零点酒吧陆天星出手的画面。

  “难道是他动的手。”

  皇甫虎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联想到当初白虎堂被灭的事情,在想到如今陈刀被人单枪匹马闯进公寓杀死,同样是相貌普通的年轻人所为,同样是单枪匹马的闯进去,同样留下监控视频来威慑其他人,这两件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同一个人所谓。

  至于面容,一个易容术就能轻松解决。

  脑海中回想着这两件事情的因果关系,皇甫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低声喃喃自语:“皇甫玫瑰啊皇甫玫瑰,你不愧是我的女儿,是我太小瞧你了,没想到短短几年你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难怪你有恃无恐起来。一年前苍狼之所以没能杀掉你,反而全军覆没,看来全是拜这位神秘高手所赐了。”

  “会长,你在说什么。”黄三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

  皇甫虎抬起头,眼中闪过冰冷的光芒:“黄三,你继续留在战刀盟,不用管战刀盟的变化,给我密切关注玫瑰会,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是,会长。”

  “好了,你先下去,记住,小心一点,不要让其他人注意到。”

  皇甫虎摆摆手让黄三离开后,缓缓的走到窗前,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光芒,七月十五,马上就是他的寿宴开始了,七月十五过后,魔都只会拥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他皇甫虎的声音了。

  ……

  第二天早晨,当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林照射进屋内的时候,陆天星已经醒了过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昨天晚上追得累了,白芷晴直接躺在了床上休息了,至于他,反正白芷晴也没说,也跑到了床上休息去了,有床不睡,睡地上,他又不是傻子。

  看着一眼旁边的白芷晴,陆天星又是一阵蛋疼,此刻,白芷晴仿佛把他当成了大玩偶一样,抱着他,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上,看起来杀气十足的圣~女~峰毫不客气的压在他的手臂上,修长的美~腿搭在他的身上,甚至只要他稍微低下头,就能看到领口处蹦出来的chun光。

  这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让陆天星又是一阵苦笑,白芷晴简直把他当成了柳下惠,真以为他不敢化身为禽~兽吗?

  嗅着白芷晴身上淡淡的幽~香,陆天星感觉被压下去的火焰再一次有燃烧起来的趋势,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把白芷晴的手臂从自己身上拿开,打算先去洗个冷水澡,去去火。

  这一个轻微的动作,立刻让白芷晴睁开了眼睛,在看到陆天星抓着自己的手之后,一时间脑袋竟然有些短路。

  陆天星这家伙不是睡在地上吗?什么时候跑到床上来了。

  “陆天星,你想要干什么。”

  白芷晴一愣,瞬间回过神来,像是火烧屁股一样,唰的一声坐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陆天星:“你怎么睡在这里的,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说着,白芷晴不断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陆天星满脸冷汗的看着白芷晴,他能干什么,他要是想要什么,昨天晚上就做了,至于大半夜偷偷摸摸的,这小妞是在质疑他的人品。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不得不感叹一声,有时候,女人的思想远远比男人要龌~蹉的多,稍微一件事情都能想偏了。

  ps:定时更新的,这两天有事要出去,估计没办法码字,保底两更,等回来后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