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微微匆匆离开的背影,陆天星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这是什么节奏,小姨子主动勾yin姐夫了,不怕天打雷劈?

  “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陆天星感觉自己脑海就剩下这两个念头了,一想起白微微那妖~娆的身姿在自己面前摇晃,陆天星觉得刚刚熄灭的火焰即将有复燃的危险,旋即,陆天星硬生生的把这股火焰给浇湿了。

  小姨子太危险了,不碰最好,要是让白桥山知道自己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还不把自己活活给劈了。

  “以后离白微微远一点,这小妞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陆天星下定了决心,一次又一次的you惑,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哪一天真的忍不住被小姨子给办了,到时候,乐子可就真的大了,既然惹不起,他就躲得远远的。

  摇摇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给甩出去,陆天星带着灿烂的笑容,从楼上走下来。

  当发现客厅中的情况时,陆天星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想要转身上楼。

  客厅中,白芷晴正一脸羞红的坐在餐桌上,脑袋都快低到桌子下面去了,白桥山和何彩兰两人正一脸微笑着说什么,似乎在教育着白芷晴如何才能生孩子,什么时机最恰当。

  “天星,你怎么也下来了。”

  正打算趁着客厅的人没发现偷偷溜上楼去,何彩兰的声音已经在耳畔响起了。

  陆天星身子一僵,尴尬的转过身去,道:“爷爷,奶奶早上好。”

  “你这孩子怎么也这么早就下来了,真是的,你难道不知道多睡一会吗?”

  何彩兰嗔怪的看了一眼陆天星,道:“我看网上说,早上的怀孕的几率比较高,你们两个真是的,也不知道抓紧时间,一天到晚的浪费时间,有机会你就哭了。”

  陆天星顿时满脸冷汗,老太太这是想孙子快想疯了,网上的话能信吗?网上还说金~胖~子和奥~巴~牛是基~友,相爱相杀呢!

  “奶奶,这不是要上班吗?所以我得早起。”陆天星连忙解释道。

  白桥山闻言不满的瞪了陆天星一眼,道:“上班,上班有生孩子重要吗?要不是我们今天早上回来,还不知道你们这么早就起床,看来以后要给你们规定一下时间,不到十点不准起床。”

  “额!”

  陆天星满脸瀑布汗,感情老太太和老爷子回来这么早,是为了专门查岗啊,这为了生重孙,倒也是豁出去了。

  “爷爷,奶奶,姐姐,姐夫,早上好。”

  这时候白微微从楼上走了下来,微笑着打着招呼,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今天早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若不是白微微看他的目光躲躲闪闪,不敢接触他的目光,陆天星几乎也要怀疑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他在做梦了。

  “微微下来了,快过来吃早餐了。”

  何彩兰叫了一声,接着站起来走向厨房,陆天星连忙站起来,准备去帮忙,却被何彩兰给制止了。

  很快,何彩兰端着一个盖着盖子的大汤碗从厨房走出来,浓郁的香味瞬间弥漫了出来,让人一阵口水直流。

  “奶奶,好香啊,我尝尝味道怎么样。”

  白微微闻到香味,眼睛顿时一亮,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朝着碗里探去,却被何彩兰直接给挡住了。

  “怎么哪都有你啊,一边去,吃什么吃,这是给你姐夫准备的汤。想要吃早餐,自己去厨房,想要喝汤,门都没有。”

  何彩兰瞪了一眼白微微,而后一脸慈祥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来,喝点汤,这个汤可是我托人找了好久的百年老龟炖的汤,据说滋补非常好,你尝尝味道如何,喜欢不喜欢。”

  “百年老龟。”

  听到这话,陆天星脸色都差点吓白了,这老太太不玩死他是不会罢休了。

  乌龟可是拥有壮~yang的效果,谁知道这百年老龟的效果是不是更恐怖。

  陆天星有种想哭的冲动,眼神求救的看向白芷晴,希望白芷晴能给自己说话。

  “你看我干什么,这是奶奶给你准备的东西,你难道想要看着奶奶一早上的心血白白浪费吗?”白芷晴戏虐的说道,眼中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让你这家伙一天到晚调~戏我,现在终于知道厉害了,让我救你,门都没有。

  “我艹。”

  陆天星心头暗骂一声,欲哭无泪的看着面前的大王八,恨不得把它给碎尸万段了,你说你都百年了,好好藏着等着成精不就好了,干嘛非要出来得瑟,结果死了还连累他。

  “怎么了,天星,你不喜欢吗?”何彩兰疑惑的说道。

  “喜欢,奶奶我很喜欢,谢谢奶奶。”

  陆天星心中苦笑连连,无可奈何,这是老太太的一番心意,难道他能拒绝不成,这样只会伤了老太太的心。

  吃完早餐,陆天星再也不敢做任何的停留,直接从房间内冲了出来,他实在是受不了白桥山和何彩兰两个人的眼神了,绿油油的,让他几乎感觉自己像是被一群狼给盯上,浑身毛骨悚然。

  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幸好刚才白芷晴虽然羞涩,但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否则,让白桥山知道他特地给自己创造的机会,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估计直接就会脱鞋来抽他了。

  而就在这时,白芷晴也从别墅中走了出来,只不过俏脸上有这一丝红晕,看向陆天星的目光也带着一丝难言的羞涩。

  “老婆,你终于出来了,刚才我叫你给我帮忙,你为什么不帮我。”

  陆天星一脸幽怨的看着白芷晴,刚才他一个人硬生生的把那碗百年乌龟汤给喝了个精光,到现在都感觉肚子一阵涨涨的。

  白芷晴脸上带着一抹化不开的红晕,闻言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要怎么说?”

  陆天星嘿嘿一笑:“你可以说我战斗力强,不需要滋补了。”

  “去你的。”

  白芷晴俏脸一红,白了陆天星一眼,想起自己奶奶跟自己说的,说什么男人要悠着点,不能沉迷其中,白芷晴就感觉脸蛋火辣辣的烫,都怪这个家伙。

  恶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白芷晴这才转身走向车库,开车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