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韩子枫的话,陆天星脸色一阵古怪,修身养性?

  如果换做是别的老人说这句话他还相信,但是这句话如果说是韩家老爷子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在他的记忆中,韩家老爷子就是火爆脾气,一点火就爆炸的那种,要是修身养性早就修身养性了,也不至于韩子枫见到自家老爷子就会老鼠见了猫一样了。

  陆天星刚想开口,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竹屋当中传了出来:“小兔崽子,几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是不是,敢编排起我来了,信不信我罚你扫韩家的所有厕所。”

  伴随着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从竹屋当中走出来,虽然面容已经苍老了,但是他的背却挺得笔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彪悍的军人气息,很显然这名老者曾经是一名军人。

  看到这个老者出来,韩子枫整个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立刻缩了缩脖子,讪笑着说道:“爷爷,你怎么出来了,我刚才是想说你住在这里非常的好,很有意境,跟古代的隐士没有什么区别,将来我也要向你学习。”

  “哼,你要是向我学习就好了,年纪轻轻的一天到晚就想着泡妞,我告诉你,我再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你必须给我乖乖的结婚,给韩家传宗接代,不然,老子就派人拿着枪,把你压着去洞房。”韩家老爷子看了一眼韩子枫,冷哼一声说道。

  陆天星对于这一幕,早就习以为常了,因为他一起和韩子枫来过,领教过韩家老爷子的脾气,所以见怪不怪了。

  而玫瑰则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她怎么也想不到住在这种格外有意境地方的人脾气这么火爆,拿枪压着自己的孙子去洞房,要不要这么狠啊。

  韩子枫在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后,脸色一垮:“爷爷,这……这个你也知道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讲究自由恋爱,强扭的瓜不甜,而且,爱情不是它想来就来的……。”

  “狗屁。”

  韩子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家老爷子给打断了:“我不管你自由恋爱还是什么,我老实告诉你,一年之后,你不给找个媳妇回来的话,我就亲自给你订几门亲事,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我韩家养得起一个残废,哼。”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韩子枫脸色更加苦了,只得转移话题说道:“爷爷,还有外人在这里,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啊。”

  “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军刀,当初和你一起到韩家来过,那个黑瘦黒瘦的人,哼,说到这里,我就来气,你好歹是遗传了我儿子的基因,怎么就没有老婆,你看看他,当初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模样,居然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你再看看你光棍一个,真给我丢脸,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孙子的份上,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韩家老爷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韩家老爷子的话,陆天星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根本没有办法去反驳,因为当初他在军队的时候,韩家老爷子可以说是他的直属上司的上司,而且,被韩家老爷子教训已经不止一次了,他习惯了。

  玫瑰听着韩家老爷子的话,眨了眨眼睛,目光好奇的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似乎想要看看陆天星到底哪里瘦了,不过黑倒是真的,一个当兵的,要是没有古铜色的皮肤,那完全是给军人丢脸了。

  “哼,现在没你啥事了,赶紧给我滚犊子。”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韩子枫如蒙大赦一般,给了陆天星一个保重的眼神,一溜烟的离开了。

  “韩老爷子。”看到韩子枫离开,陆天星看着韩家老爷子说道。

  韩家老爷子听到陆天星的话,目光上下打量着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军刀,你变了。”

  “韩老爷子你说笑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层不变的事情,只要是个人都会变,我也不例外。”陆天星笑着说道。

  “是啊,是个人都会变。”

  韩家老爷子叹息了一口气,当初他第一次见到陆天星的时候,陆天星虽然瘦,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丝军人的气息,铮铮铁骨,现如今陆天星虽然没有变,身上依旧带着一丝军人的气息,但是这一丝军人的气息已经笼罩上了一层血色,王家满门上下,男女老幼没有一个活着,从前的陆天星绝对做不出来。

  “军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陪老头子我下一盘棋?”韩家老爷子看着陆天星,突然说道。

  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行,老爷子相邀,我怎么敢拒绝!”

  “里面请。”

  韩家老爷子率先朝着竹屋内走去。

  “玫瑰,我们进去。”

  陆天星看了一眼玫瑰,点了点头,两人跟在韩家老爷子走进了竹屋当中。

  在靠近池塘的位置有着一座竹子搭建起来的亭子,韩家老爷子已经坐在了亭子当中,在韩家老爷子的面前摆放着一个棋盘,正是象棋。

  陆天星走过去,没有犹豫的坐在了韩家老爷子的面前,缓缓的说道:“老爷子,我棋术不精,要是不能让老爷子尽兴,到时候还希望老爷子不要见怪。”

  “废话少说,来,你持红棋,你先走。”

  “既然如此,老爷子那我就不客气了。”

  陆天星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动起手来,他虽然没有经常下棋,算不上什么高手,但是他也不是庸手,在面对韩家老爷子的时候,陆天星并不是一味的防守,而是直接选择了最纯粹的进攻,对于他来说,最好的防守则是进攻。

  陆天星的下法,也让韩家老爷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让陆天星陪着自己下盘棋就是想要看看陆天星的人品如何,人品如棋品,人品或许可以隐藏,但是棋品却很难隐藏。

  面对陆天星凶猛的进攻,韩家老爷子则是攻防兼备,有守有攻,就如同太极一般,圆转如意,防守滴水不漏。一时间两人以来我往,所剩下的棋子都不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