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白桥山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林倩茹被王家绑架的事情,毕竟林倩茹被王家给绑架走,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是薛曼也不知道。

  “那你在灭掉王家后,有没有发现天神的身份,他到底是谁?”

  “没有。”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从我闯进王家,直到灭掉王家,天神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就仿佛没有这个人一样,而且王家所有有关于天神的资料都被司马凌云拿走,我没见过,不过,按照天神那谨慎的性格,绝不会让王家抓住什么把柄,否则,按照司马凌云的行事作风早就开始清扫京城了。”

  “看来天神比我们想象中要神秘的多啊,连和他合作的王家都不知道。”白桥山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啊,不过爷爷放心,迟早有一天我会早出天神的。”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看着白桥山突然开口说道:“爷爷,你听说过江南陆家吗?你对它有什么看法?”

  “江南陆家?”

  白桥山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对江南陆家知道的不是太多,只知道在数十年前,江南陆家是整个江南最强,最显赫的家族,压得江南其他家族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在二十几年前,陆家的势力完全达到了巅峰,虽然陆家的根基在江南,没有在京城,但是却压得京城世家惴惴不安,不过,后来出了一件事情,据说是陆家的子孙陆天战在京城得罪了京城世家,最终被京城世家联合起来力压陆家,逼得陆家不得不从京城退出,龟缩在了苏州城内,再也不敢踏入京城分毫。”

  顿了顿,白桥山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看着陆天星:“陆天战,陆天星,天星,你问我这些,该不会是说……。”

  “呵呵,爷爷你没猜错。”

  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我就是陆天战的儿子。”

  “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这话,白桥山的脸色豁然变色,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天星,你说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爷爷,你认为我会拿这件事情开玩笑吗?”

  陆天星苦笑着说道:“在京城的时候,有一个自称陆家管家的老者找过我,说我是陆天战的儿子,我也不相信,但是他给出的证据却由不得我不相信。”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

  白桥山脸色渐渐严峻了起来,如果说陆天星是陆天战的儿子,那陆天星就真的危险了,因为传言当年陆天战和妻子江红艳之所以死在了半路上,而是因为陆家当中有人和幕后黑手勾结在了一起,将陆天战夫妻引出京城,这才导致陆天战夫妻身死,如果说陆天星是陆天战的儿子,那么这幕后黑手绝不可能让陆天星活着。

  “爷爷,等有时间我打算去陆家一趟,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我都必须要去江南陆家去看看,如果陆天战是我的父亲,那我就绝不能让他白死。”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

  白桥山听到这话,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你决定了?你要知道,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的话,那你将面对的不仅仅是天神,还有一个不逊色天神的陆家,最可怕的敌人不是看得见的,而是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如果你回到陆家,你将时时刻刻面临生死危机。”

  “爷爷,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无论有多难,我也去查清楚这一切。”

  陆天星郑重的看着白桥山,重重的说道;“而且,通过京城之行,我发现我的力量还是太弱了,我无法真正保护好芷晴,想要对抗天神,必须要借用陆家的力量才行。”

  白桥山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陆天星,好半天才说道:“如果你想要去做就去做把!但是天星,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无论你遇到什么危险,都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因为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芷晴,还有微微,曼曼她们,如果陆家不认可你,你就回来,白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只要老头子我还在,陆家就伤不了你分毫,大不了老头子带着人和陆家同归于尽。”

  陆天星在听到白桥山的话后,微微一怔,心中升起一丝暖流,他能够感觉得到白桥山是是真心对他好,而不是虚情假意。“爷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陆天星看着白桥山,深吸了一口,重重的说道。“那就好,你先坐在这里,我去拿下四象戒指,从今往后,我把他交给你了。”

  “爷爷,我……。”

  陆天星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白桥山打断了:“天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意已决,我希望你也不要拒绝,这件东西留在我这里也没有用,你拿着正好。”

  说着,白桥山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里面走去。

  看着白桥山走进房间里面,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打算伸展一个懒腰,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道犹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姐姐,这么说你和姐夫的这一趟京城之旅是充满刺激了?好羡慕,早知道会这么刺激,我也跟着姐姐你去京城玩玩了。”

  “刺激你个大头鬼,我和你姐夫差点就死在了哪里,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姐姐,姐夫那么厉害,你怎么会死呢!”

  白微微那悦耳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你肯定是怕我去了京城,打扰你和姐夫的二人世界是不是,那姐姐你告诉我,你啥时候和姐夫生一个小baby啊。”

  “关你屁事啊,小丫头片子你在胡说,信不信我拿胶带封住你的嘴。”

  白芷晴嗔怒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看见门被推开,白芷晴和白微微两人从外面走进来。

  白微微抱着白芷晴的胳膊,脸上带着强烈好奇的目光从外面走进来。

  当看到坐在客厅中的陆天星的时候,白微微直接松开了白芷晴的手,嗖的一声跑到了陆天星的身边,微微弯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陆天星:“姐夫,你回来了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