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昊征询的目光,薛曼干巴巴的说道;“魔都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就是他老婆的,你说他有没有钱。”

  “原来你魔都最近盛传的那个踩了****运的幸运儿,白芷晴的老公。”

  陈昊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天星,虽然陆天星和白芷晴的照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从网站上删除了,但陈昊依然看过这则新闻,毕竟,对于梦想一夜暴富的人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富婆,这既安全,又不会犯法,而白芷晴就是一个典型的富婆。

  “不错,的确是我。”

  陆天星摸了摸鼻子说道:“既然你知道我,就知道我不缺钱,那你敢赌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脸色一变,急声说道;“陆天星,你……。”

  没有等薛曼说完,陆天星就打断了说道:“薛部长,你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你看着就好了。”

  顿了顿,陆天星看着陈昊说道:“你敢吗?只要你赢了我,一百万我给你。”

  陈昊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薛曼,随后对着陆天星说道:“你没有骗我?”

  “我有必要骗你吗?”

  “好,我跟你赌。”陈昊重重的说道,他觉得自己一定能赢。

  “好,那我们开始。”

  陆天星看了一眼陈昊,直接站起什么,将外面的西装给脱掉了,露出里面的白衬衫,随后将袖子给挽了起来。

  “你干什么。”

  陈昊被陆天星的动作弄得吓了一跳。

  “我只是让你看看我身上,手上有没有藏着牌而已。”

  陈昊对于陆天星的话嗤之以鼻,他以为他是谁,跟电视上演的一样,可以随便变牌吗?

  对于陈昊的态度,陆天星没有放在眼中,拿过陈昊放在桌上的牌,随手切了两下,放在了桌子上。

  “你自己抓吧!炸金花,三张牌,看完之后,直接开牌。”

  陈昊看了一眼陆天星,直接伸手抓牌,陆天星也紧随其后。

  “K。”

  陈昊的第一张是K,这在炸金花当中已经算是仅次于A的大牌了。

  陆天星没有理会陈昊,抓起牌,直接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连看都懒得看。

  抓牌继续!

  当第二张牌抓到手上的时候,陈昊的脸上已经带着一丝笑容了,因为第二张牌还是一个K,现在他的手上有一对K了,牌面已经很大了,看来这一次他赢定了。

  “K、K……。”

  在抓第三张牌的时候,陈昊的心情可以说紧张到了极点,嘴里发出低吼的声音,眼中带着一丝赌徒独有的疯狂神色。

  而薛曼此时此刻也紧张到了极点,她不是傻子,陆天星是打算用这种方法让陈昊迷途知返,所以说,她现在已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万一陆天星输了怎么办,难不成真的给一百万让他再去赌。

  而陆天星嘴角一直带着微笑,仿佛从来没有把这场赌局放在心上一样,慢条斯理的抓起牌,随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哈哈哈,三条K,我赢了,赢了,你输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昊陡然发出大吼的声音,啪的一声直接将手中的牌重重的拍在桌上,脸上充满了激动和潮红之色,他赢了,他这一次终于时来运转了,一百万,有了这一百万,他就一定能够翻本了。

  “陆天星……。”

  薛曼脸色一变,刚想开口,却被陆天星这个眼神给制止了,当看到这个眼神的时候,薛曼微微一愣,只觉得心中的紧张仿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下子变得我平静了下来。

  “你认为我输了?”陆天星看着激动的满脸通红的陈昊,淡淡的说道。

  “对。”

  陈昊满脸兴奋的说道:“这一次你肯定输了,我三条K想要大过我,除非你三条A,但是你绝对不可能是三条A。”

  “是吗?不如你拿起我的牌看看,是什么。”陆天星无动于衷的说道。

  “看就看。”

  陈昊冷笑一声,在他看来陆天星就是虚张声势。

  说话间,陈昊直接抓起陆天星的三张牌,直接翻了起来。三条A,一个几乎没有可能出现的牌出现在陈昊的眼中。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我……我明明就要赢了的。”

  陈昊的脸色唰的一下没有了任何的血色,身子踉跄的往后面退,他输了,他拿到了炸金花中排名第二的大牌,可是他输了,他依旧是输了,这怎么可能。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作弊,你在作弊,你一定是在作弊,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合。”陈昊陡然抬起头,冲着陆天星歇斯底里的吼道。

  陆天星看了一眼有些疯狂的陈昊,缓缓的放下衣袖放下,随后缓缓的将西服穿上:“你说的没错,但是那又如何呢!你知道我作弊吗?你有证据吗?牌是你的,我只是抓了一下牌而已,你不是说自己的输赢是运气问题吗?现在呢!你的运气来了,但是你还是输了,你真以为电视里面放的戒赌,可以换牌的视频是假的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我时时刻刻能够给你一副大牌,在牌桌上,我想让你赢,你就赢,我想让你输,你就得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

  “说实话,我陆天星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只会依靠着女人的废物了,一丁点本事都没有,却痴心妄想着一夜暴富,你不是挺骄傲的吗?你不是爱面子吗?可惜,你又这个资格吗?你不过是一个赌徒,一个废物而已,你有什么面子,你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就连赌博也都是找自己表姐要钱,你能要点脸不。“陆天星冷嘲热讽的说道。

  陈昊被陆天星刺激着双眼通红,大声说道:“我爸救过我表姐全家的命……。”

  “闭嘴。”

  陆天星粗暴的打断陈昊的话,声音陡然冰冷的起来:“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薛曼全家的命的确是你爸救的,但是不是你救得,你表姐已经帮的你够多了,一天输个几万,不高兴就借个高~利~贷,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杀人不用~犯~法吗?你是一个成年人,你需要为自己的一切负责,懂吗?”

  “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渣滓,不,你连渣滓都不如,你就是社会上的垃圾,我要是你,早就找一个歪脖子树吊死了,堂堂京城大学的高材生,最终却被开除出学校,我要是你老子,在你生出来的时候,一巴掌拍死你了,你还有脸到晚BB让你表姐来救你,你有脸吗?垃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