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薛冰盯着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道。

  “好看,要是能亲手感受一下,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眼见不如实践,谁知道是纯天然的还是后天加工的。”

  陆天星认真的点点头,眼神依旧没有移开的打算。

  薛冰顿时怒火万丈,这个王八蛋,看了就算了,居然还想用手去摸,而且还质疑自己的xiong是假的,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真当她是泥捏的。

  “你这个王八蛋,敢占老娘的便宜,给我去死吧!”

  薛冰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怒吼一声,一个侧踢狠狠的扫向陆天星的脑袋。

  凌厉的腿法,似乎连空气都要撕裂了。

  陆天星身子微微一侧,躲过这凌厉的横扫,微笑着说道:“冷静,薛警官,你是淑~女,千万要冷静,不然,你钓金龟婿的冤枉就要全部落空了,而且,你现在穿得是裙子,你要是不怕走光的话,继续高抬腿踢我,我不介意的,毕竟裙~下~风景美如画,我权当是看风景了。”

  薛冰俏脸一红,恨恨的收回再次抬起的脚:“哼,今天算你运气好,否则,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让知道什么叫做暴力。”

  “教训我,你打得过我吗?薛警官,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情了,不是我说,像你这种小弱鸡,我有多少虐多少。”陆天星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陆天星,你才是弱鸡,你们全家都是弱鸡……。”

  薛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了起来,那是她第一次惨败,也是她这一辈子的耻辱,被一个色狼给亲了,这是她毕生的耻辱。

  想要教训陆天星,薛冰却是有心无力,正如陆天星说的,陆天星虐她跟虐菜一样,在陆天星手上,薛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陀螺,毫无反抗之力,任由陆天星捉弄。

  “怎么不服气吗?”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哼,你别得意,上次只不过是你运气好而已,我没有突破,等我突破了,一定会教训你一顿的。”薛冰嘴上不服输的说道。

  “教训我?”

  陆天星一愣,无语的说道:“薛警官,不是我打击你,凭你现在黄级巅峰的实力,就算突破到玄级,领悟真气,在我眼中依旧不过是蝼蚁一只,教训我,恐怕你这辈子都不行了。当然了,如果换个地方,说不定你还有机会打败我,甚至打败我的亿~万~精兵悍将。”

  “你怎么知道我是黄级巅峰的境界?”

  陆天星的话成功转移了薛冰的注意力,连陆天星后面调戏她的话都自动无视了。

  “我说薛警官,你是怎么修炼到黄级巅峰的,你难道不知道一些武者的基本常识吗?境界比你高的人能一眼看穿你的实力,除非你拥有敛息的方法,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陆天星一阵无语,他实在是有点怀疑薛冰黄级巅峰的实力是怎么修炼出来的,居然连一些基本常识都不知道。

  “你说的是真的?”

  薛冰眼睛一亮,急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炎黄组那两人的实力,你能不能打败他们?”

  陆天星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薛冰:“你见过大象打不过蚂蚁吗?”

  “你真的能打赢他们吗?那你能不能教我?”

  薛冰眼神中带着期待之色,她早就腻歪炎黄组的断刃和蛟龙了,简直是把警察局当成他们的了,一天到晚颐指气使的,心情不好,对着他们发一顿无名火,搞的整个警察局都怨声载道,偏偏对方的身份比他们高得多,又无可奈何,若是能学了陆天星的功夫,偷偷摸摸的教训他们一顿也是非常好的。

  “我为什么要教你,教你有什么好处。”

  “我……。”

  薛冰一时语塞,是啊,陆天星为什么要教她,何况两个人还是见面就吵的冤家,非亲非故的,陆天星凭什么要教她这个陌生人。

  “怎么,没话说了,我这功夫是传内不传外的,你要是想要学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做我的老婆就行了,包教包会,不会再教。”

  陆天星一脸色迷迷的看着薛冰,目光在薛冰前~凸~后~翘的身躯上游动,一边感概:“虽然你身上还有一点点赘肉,不是太完美,脾气也有点暴躁,但从刚才你那一脚来看,你的身体很柔韧,可以在chuang上解锁很多别人做不出来的姿~势,我就勉勉强强可以把你收进后宫,好好考虑,做我老婆,我就教你,说不定未来你就女神话级强者了。”

  “陆天星,你怎么不去死,我不学了,老娘自学成才,你给我滚蛋,你身材才有赘肉呢!谁稀罕学,你给我滚~犊~子,有多远滚多远,别忘我再看见你。”

  薛冰气急败坏的怒吼,她的身材可是标准的S形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大的地方~大,一个色狼,啥破眼神,还嫌弃她,呸,什么玩意,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我给你的条件,你不答应,那就没得谈了。”

  陆天星耸耸肩,一屁股重新做到餐桌上,继续品尝起美味来,倒不是他不想教薛冰,而是薛冰现在和他不对付,啥时候能收服这匹胭脂马再说。

  薛冰看着陆天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却又无可奈何,她又打不过陆天星,上去只是给这个色狼占便宜的机会,只会自讨没趣。最终只能恨恨的哼了一声,坐在陆天星的旁边,化愤怒为食欲。

  ……

  慈善晚会安排在晚上九点,这时候空旷的大厅已经变得稍微有点拥挤了,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发现有不少经常出现在商业报纸上的企业家混在其中,看起来十分的热闹,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相互拉着家常,谈着生意,对他们而言,慈善晚会只不过是换个地方谈生意而已。

  白芷晴则是被几位名媛公司女强人拉着,聊得热火朝天,不过,似乎白芷晴是被调侃的一个,俏脸一直都带着散不开的红晕,那些名媛和女强人时不时的将目光看过来,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对此,陆天星毫不在意,眼睛是长在别人身上的,只要不来惹他,什么都好,他现在只想品尝着美食,喝着十几万的美酒,这种生活,给他神仙也不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