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

  简简单单的一指就将一个人直接给灭了!

  薛冰瞪大了美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天星,她知道陆天星的实力很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陆天星出手。

  此时看到陆天星轻描淡写的一指就灭掉了矮小男子,薛冰心中犹如掀起滔天巨浪一样,难道这才是这个混蛋的真正的实力,这也太可怕了,要是他再用点力,矮小男子岂不是尸骨无存了,难道这才是真正顶级武者的力量,怪不得以前炎黄组那两个家伙见到陆天星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不敢有任何的不恭敬。

  陆天星没有理会飞出去的矮小男子,而是低头看着目瞪口呆的薛冰,一脸蛋疼的说道:“我说薛警官你还是真是一个傻妞啊,实力不行就不要给我逞强,这可不是警匪片,说可以和劫匪刚正面,这是生死交战,实力不行,刚正面那你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这是我交给你的第四个道理,武者不讲究什么英雄主义,能活下来就行,你这么搞会把自己搞死的。”

  听到陆天星话,薛冰俏脸一红,也知道自己刚才犯了战斗中的大忌,但嘴上却不依不饶的说道:“要你管啊,这是我的战斗风格不行吗,而且,武者不是讲究在生死危机中突破才行吗?我这是让自己突破境界不行吗?”

  “突破境界?”

  陆天星瞪大了美眸,看着振振有辞的薛冰,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生死危机中突破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稍有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就你也想生死危机中突破,简直是痴心妄想,刚才要是我不出手,明年的今天我估计就得和你姐拿着鲜花去山上给你献花了。”

  “陆天星,你这个乌鸦嘴,我死了也是你的错,还有赶紧松开我。”

  薛冰瞪了陆天星一眼,连忙从陆天星的怀里起来,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她发现自己竟然依恋陆天星的怀抱了。

  “陆天星,你不会把那个家伙给杀了吧!”

  “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只不过是废了他一条手臂而已。”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开口说道:“薛警官,接下来你怎么办?”

  “当然是打电话叫人来把这个家伙压回去了,他应该接受法律的审判。”薛冰沉声说道。

  “随便你。”

  陆天星看着薛冰说道:“薛警官你身上的伤势不要紧吧!”

  “没事,小伤而已。”

  薛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陆天星,这一次谢谢你了。”

  “薛警官,咱们客气啥。”

  陆天星嘿嘿一笑,冲着薛冰搓搓手指说道:“薛警官你看我都把你抓住了这个家伙,你啥时候履行诺言啊,我也不要你陪~睡,你穿着警服在我面前跳个热~舞就行了,没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女警察跳热~舞呢!”

  “陆天星……。”

  听到这话,薛冰顿时满脸怒火的看着陆天星,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好感,顿时化为乌有,这个混蛋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嘿嘿,薛警官,别生气,我这人不喜欢强迫别人,我喜欢你有朝一日亲自,乖乖的跑到我的身边来,哭着喊着跳舞给我看的。”

  “你妄想。”

  “会有那么一天的。”

  “你白日做梦,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都不会这么做的。”

  “薛警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如果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男人,还不是有大把的美女等着我挑选,到时候,你就算要给我跳舞,那也得看我的心情好不好,还要排队。”陆天星撇撇嘴说道。

  “你去死吧,你这个该死的色狼。”

  “我才不去死呢!这世界上还有大把的美女等着我,我死了,她们岂不是要独守~空房了。”

  陆天星看着暴怒的薛冰,也没有再去撩拨薛冰的怒火,而是转移话题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薛警官,这里就交给你了,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走……。”薛冰微微一愣。

  “当然要走了,我喜欢看女警察~跳热舞,但不代表我喜欢和警察打交道,对了,薛警官,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帮你破案的,我可不想每天都被你们警察打扰,我喜欢安静。好了,薛警官,我走了,如果想通了,可以给我打电话,保证二十四小时开机。”

  话音落下,陆天星冲着薛冰摆摆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至于这里的事情,自然是留给薛冰来解决了,反正警察最擅长收尾。

  薛冰看着陆天星的背影,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想要叫住陆天星的感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天星离开。

  直到陆天星彻底离开小院落后,薛冰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生死不知的矮小男子,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电话拨通了自己局长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十几辆警车响着警笛出现在了这里,特警,武警,警察全部出动,将这名犯罪嫌疑人带回了警察。

  当天晚上,警方就召开了隆重的新闻发布会,宣布这一次的案件正式告破,而这一次的薛冰也成为了报纸的头条,成为了警界新星,甚至吸引了不少的粉丝和追求者。

  对于这些,陆天星通过电视也看到了,不过,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对他来说,他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而不是那种暴露在所有人目光下的生活,当一个明星,看似风光无限,但是其中有多痛苦,恐怕就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

  时光如逝,岁月如梭。

  转眼之间距离陆天星回到魔都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了,这一周多来,陆天星也没有做什么,偶尔调~戏一下蓝心,或者和白芷晴或者林倩茹做一做喜闻乐见的事情,虽然两个女人都不会选择拒绝,但让陆天星遗憾的是,白芷晴一直没有提让林倩茹搬过来住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好事多磨。

  今天是难得双休日,烈日高高的挂在半空之中,虽然现在已经是夏末秋初,但是阳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依旧是有些炎热,但依旧抵挡不了人们周末出来逛街的热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