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只感觉到一阵恶心反胃,这家伙太不要脸了,当即说道:“还给你是不可能了。网上说得好,男人有钱就变坏,尤其是你这种花心大萝卜一样的男人,一有钱肯定就变坏,我得提防你,从源头上掐断你这个不好的念头,所以你的这些钱我替你保存了。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种无情的人,每个月会给你一点零花钱的,好了,我也累了,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说着,白芷晴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完~美的身~躯在礼服的衬托下,充满了视觉冲击,可惜此刻对于陆天星来说没有任何饿的吸引力,他现在充满了懊悔,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让你看美女,让你看美女,怎么就没听清楚白芷晴的话,结果把自己的钱全给转了,以后当不成土豪了。

  “唉,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陆天星欲哭无泪,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去,他想要出去吹吹风,他想静静。

  一打开门,陆天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香风便扑面而来,陆天星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扶住倒过来的白微微。

  “啊!”

  下一刻,一阵轻微的惊呼声响起,白微微脸颊瞬间变得通红一片,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样,猛地从陆天星的弹开。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站在原地,夭~寿`啊,他刚才似乎抓到了不该抓的东西了。

  不过,哪怕是一触即退,陆天星都能感觉到一股柔~软,充满弹~性的触~感~传来,一只手刚刚掌握,不大不小,绝对的纯天然。

  极~品,绝对是极~品,而且,具有非常的发展空间。

  “姐夫,你干什么。”白微微俏脸通红,一脸羞怒的说道。

  “咳咳,那什么,微微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你趴在门上偷听啊。说到这里,微微,我不得不说你两句了,你说你有什么爱好不好,偏偏喜欢听墙角,你这个爱好不好,要改,不然迟早会吃亏的。”

  陆天星打着哈哈,一脸蛋疼的看着白微微,听墙角,这小姨子的兴趣爱好太奇葩了。

  白微微俏脸一红,辩解道:“鬼才喜欢听墙角,我是担心你打姐姐,你的武力那么高,万一你打姐姐怎么办,我这是在盯着你。”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微微,打白芷晴,他倒是敢啊,白桥山还不一枪崩了他。

  “对了,姐夫,姐姐之前都哭了,你居然不安慰她,自己跑出来了,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姐姐了。”

  白微微一脸八卦的看着陆天星。

  “你姐姐现在不需要安慰,现在需要安慰的是我,别理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陆天星看了白微微一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白微微现在哪里需要他安慰啊,现在需要安慰的人是他。

  “嗯!”

  白微微一脸诧异的看着唉声叹气离开的陆天星,这是什么节奏,不是自己姐姐该唉声叹气吗?这会儿怎么变成了自己姐夫了,变化也太快了。

  “这两夫妻太怪异了,一会这个哭,一会哪个哭的,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难怪……。”

  白微微感叹一声,连忙追上陆天星:“姐夫,你今晚不和姐姐一起睡吗?”

  “小屁孩别问这些。”

  陆天星敲了一下白微微的脑袋瓜子:“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懂吗?”

  “我为什么不能问,我已经不小了。”

  白微微骄傲的挺了挺xiong部。

  陆天星顿时汗颜,对于白微微,他实在是有点招架不住了,彪悍程度堪比玫瑰和林雅妃。

  “你一边玩去,实在不行去陪你姐姐,别跟着我,我烦得很。”

  陆天星摆摆手,白微微就是一个小恶魔,远离她是最明智的选择。

  看着陆天星像是躲扫把星一样躲着自己,白微微不满的撅着嘴,冷哼一声:“哼,不理我就不理我,我难道不会去问姐姐吗?哼。”

  说着,白微微直接打开房门,钻了进去。

  ……

  与此同时,随着慈善晚会的结束,白芷晴结婚的消息,就如同狂风骤雨般瞬间席卷了整个魔都,哪怕是玫瑰在第一时间封锁了这个消息,但依旧有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得到了消息。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第二个反应就是和白芷晴结婚的这小子祖坟冒青烟了,赚大了。

  这个消息同样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林雅妃的耳中,当林雅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一张精致了俏脸上写满了错愕和难以置信!

  她是知道陆天星结婚了,但万万没有想到和陆天星结婚的对象竟然是她最好的闺蜜白芷晴,白芷晴居然选择了和陆天星结婚,这实在是让人有点难以置信,这就好比白天鹅喜欢上了癞蛤蟆一样。

  看着刚刚传过来的消息,林雅妃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和白芷晴做了几年闺蜜,她应该早就想到了,白芷晴是什么人,冰冷孤傲,不会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怎么会想着去试探一个男人。

  哪怕对方是她妹妹白微微的男朋友,也不应该她来打电话,叫她这个闺蜜去试探这个男人。

  以白芷晴的手段想要试探这个男人,拥有无数种方法,而且让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可白芷晴偏偏让她来做,这已经极不寻常了,她应该早就该想到的。

  而且,如果说这只是一个契约式的婚姻这还好,但林雅妃了解白芷晴的性格,如果是如此,白芷晴绝不会在公共场合承认自己结过婚,这一点林雅妃很清楚,但是现在,白芷晴却承认自己结婚了,这足以说明,白芷晴和陆天星结婚并不是什么契约式结婚。

  林雅妃坐在沙发上,握着刚刚传回来的消息,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林雅妃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坐在大厅中另一边的一个年轻男子也是满脸紧张,战战兢兢的坐在沙发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哪怕林雅妃长的漂亮无比,他也没有欣赏的心思,因为在他的心中,林雅妃就是一个长着尾巴的恶魔。

  第十更送到,今天的更新完了,明天继续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