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屁,赵无极,你别满嘴喷粪,恶心到家。”

  听到赵无极的话,陆博文最先开口,寒声说道:“无辜,你儿子是无辜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儿子是什么货色,当年那家酒店都被那群纨绔子弟给包场了,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得去,你告诉我,你儿子是怎么进去的,想到我陆家来闹事,赵无极,莫非你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陆家开始吃素了。”

  “陆家吃素不吃素我不知道,但是俗话说父债子偿,当年陆天战肆意妄为,将整个江南搅得鸡犬不宁,但是他死了,我们也不会在追求一个死人的责任,但是如今他儿子还在,那就必须要为他父亲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所有家族绝不会善罢甘休。”中年男子孙乾沉声说道。

  陆家老爷子的脸色此刻也冷到了极点,那双浑浊的眸子之中也露出了一丝厉色:“这么说你们今天是来逼宫的了?”

  “晚辈不敢。”

  孙乾微微拱手,朗声说道:“这一次我过来,我只是想要一个交代而已,并没有兴师问罪的含义,不过,当年陆天战做的事情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他的儿子还活着,那就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只要他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立刻转身就走。”

  “你想要什么交代。”

  “我们也不会太过分,我们要陆天星跪在地上给我们磕头谢罪,自废武功,并且发誓一辈子不得踏入江南半步,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可以保证从今往后,不在找他的麻烦。”赵无极沉声说道。

  “废掉我的孙儿,你们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不成。”

  陆老爷子声音充满了低沉,语气中已经带着一丝杀意,看来今天他注定要大开杀戒了。

  陆天星冷眼旁观,默然的看着孙乾和赵无极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着,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安安静静的看着一幕。

  而白芷晴则是一脸紧张的抱着陆天星的胳膊,白桥山等人则是一脸冷笑的不说话,他们倒想看看陆家怎么解决掉这件事情。

  “杀我?”

  赵无极微微一愣,哈哈大笑道:“陆天狂,你敢杀我吗?你看到我身后了吗?赵家,孙家,冯家,卫家,朱家,许家,我们这么多家族都来了,你敢杀我们吗?你杀了我们,陆家也不好过,实话跟你说了,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讨一个公道,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赵无极哈哈大笑,目光阴森的扫过陆家所有人:“你们知道吗?二十多年了,我时时刻刻忘不掉我儿子那绝望的眼神,你们知道吗?这二十多年来,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儿子那绝望无助的眼神,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杀了陆天战,可惜陆天战死了,那我只能让他儿子赔罪了。”

  “陆家老爷子,我们无心和陆家为敌,但是我也希望陆家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孙乾此时也开口说道。

  “不错,我们需要陆家一个交代。”

  “赵家主说的没错,我们今天必须要一个合理的交代,不然的话,我们不介意和陆家死磕到底。”

  “说的没错,今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讨回一个公道,当年陆天战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让他儿子跪在地上给我们磕头谢罪,然后自废武功,滚出江南。”

  一直站在赵无极和孙乾身边,其他的几个家族的人纷纷叫嚷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杀意,陆天星绝对不能留,陆家已经有一个陆浩月了,绝对不能再有一个陆天星,要是让着两人成长起来,在江南,谁有谁能压制住陆家。

  “陆天狂,你听到了吗?这就是江南家族的心声,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了,我们不敢得罪陆家,也不敢威胁你,但是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那我们这几家哪怕是拼尽全力,也要和陆家死磕到底,不死不休。”听到周围传来的声音,赵无极看着陆老爷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陆家所有的人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憋屈感,先是陆天星的狂妄,现在几个曾经只敢仰仗陆家鼻息生活的家族居然敢联手压迫陆家,这如何让人不怒。

  陆老爷子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陆宏达看着这一幕,顿时有些坐不住了,急忙说道:“爸,三思而后行啊,我们陆家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照这样下去,我们陆家说不定就会家破人亡了,爸,你三思啊。”

  “是啊,这可不是儿戏,我们决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让陆家置身灭亡的境地。”

  “爷爷,您可要想清楚了,这么多家族联合起来,若是我们灭了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一时间陆家的人纷纷开口表态,陆家虽然退出了京城,但是现在好歹是江南的霸主,如果因为陆天星的事情在和江南的家族死磕到底,这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皓月,你有什么想法?”

  陆老爷子突然将目光落在了陆博文身后的陆浩月身上。

  “杀!我陆家从建立以来,从来没有卑躬屈膝这么一说,既然他们敢联合起来找麻烦,说明这事情已经无法善了了,就然无法善了,那就杀,杀到他们胆颤心惊,杀到他们再也不敢来找麻烦为止。”陆浩月杀气腾腾的说道。

  “陆浩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样做会让陆家万劫不复的,你是陆家的千古罪人。”陆宏达看着陆天星,厉声呵斥道。

  “陆浩月,你这是将陆家往绝路上带,我看你根本不配成为陆家的家主继承人。”一旁的陆高阳也在大声呵斥道。

  “好了。”

  陆老爷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目光凌厉的扫过大厅中所有人,轻声说道:“二十多年前,我犯下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那就是听从你们的话,委曲求全来让江南其他家族消除对陆家的仇恨,亲自将我儿子赶到了京城,让他去反省,这是我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一辈子无法弥补的错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