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脸红如血的林倩茹,陆天星凑过脸去,猥琐笑道:“林总,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不如林总你大发慈悲包~养我怎么样,你也知道我活~好,战斗力强的没话说,你已经用过了,应该知道……。”

  “陆天星,你给我闭嘴。”林倩茹有点抓狂了,铁青着脸说道,这个王八蛋,简直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

  “额。”

  看到林倩茹的表情后,陆天星郁闷不已,明明知道自己的活~好,战斗力强,都体验过了,还不让自己说,女人真小气。

  整个车厢陷入了平静,只能听见微风从车窗吹进来的声音。

  沉默了片刻,林倩茹轻声说道:“陆天星,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吗?”

  “你太暴力了,小~弟都快破~皮了,铁打的肾都扛不住啊,我担心我要是再不跑的话,我的肾就要和我说拜拜了。”

  “陆天星。”

  林倩茹猛然扭过头,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连忙闭上嘴巴。

  “在你心中,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林倩茹把车子停在路边,幽幽的看着陆天星。

  “没有。”

  陆天星摇了摇头,道:“如果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二十六岁还会是第~一~次吗?凭你的容貌,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怎么可能到头来便宜我。”

  林倩茹深吸了一口气,陷入了回忆当中,眼神却是有些恍惚,更多的是一份好奇:“陆天星,我很好奇你从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明明有这么好的身手,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个籍籍无名的保安,你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工作。”

  陆天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和明明的,明明家财万贯,我却还要上班挣钱,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而我自己还在努力,这就是我和明明的区别。”

  “林总,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对我产生好奇,我这么优秀,我怕你会爱上我,到时候就难办了,毕竟我是有老婆的男人。”

  “切,你有老婆?那个女人会嫁给你这个臭色狼。”

  林倩茹翻了翻白眼,轻声道:“既然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好了,我们先回公司吧!对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今天晚上我们要一起吃饭的。”

  “林总,你确定是吃饭,不是吃`你?”

  “滚。”

  “我不会滚,不如林总教我如何。”

  “……。”

  回到白氏集团之后,林倩茹和陆天星打了一声招呼,急急忙忙的上了电梯,朝着董事长办公室去了,打算和白芷晴汇报这一次收尾款的结果。

  而陆天星则一脸悠闲的走向薛曼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窗帘拉上了,开着一盏台灯,光线略显昏暗的房间里,薛曼脱掉了保安制服,只穿了一个军绿色衬衣,胸~前的饱~满将衬衣绷得紧紧地,十分的吸引人的眼球,精致的俏脸英姿飒爽,一头秀发随意的扎在背后,低头处理着桌上的文件,神情专注,甚至没有注意到陆天星的推门走进来。

  “这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就是脾气不太好,喜欢动手动脚的,没点能力还降不住她。”陆天星如实的想着。

  “陆天星,你进来就不知道敲门吗?”薛曼终于看到了走进办公室的陆天星,淡淡的道。

  “敲门了,但薛部长太认真,没听到而已。”

  陆天星拉了个椅子,做到薛曼的对面:“薛部长,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圆满完成了。”

  “完成了?林总没有出什么事情吧!”薛曼放下手中的文件,担忧的问道。

  “薛部长,你这叫什么话,你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林总?能有什么事,俗话说得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在我和林总的义正言辞之下,对方已经把钱给我们了。”

  “难道郭政没有为难你们?”

  薛曼忍不住问了一句,郭政是什么货色,她很清楚,她是不愿意林倩茹亲自前往的,最终拗不过林倩茹,只得答应下来,但是她也留了一个心眼,打算派几个人跟着,到时候就算发生冲突也好有人帮忙。

  可林倩茹怎么也不同意,最终她值得让陆天星跟着,虽然这家伙是个色狼,但身手没得说,寻常七八个大汉都靠近不了他。

  陆天星装作不明白薛曼的意思,避重就轻的说道:“能发生什么事情啊,我觉得郭经理这个人挺好说话的啊,听到我们来收尾款的,又是端茶又是送水,二话没说,立刻就把尾款给我们结清了,还恭恭敬敬的把我和林总送出门了,不过……。”

  “不过什么。”薛曼追问道。

  “不过,我发现林总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我怀疑林总是看上我了。”陆天星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

  “噗!”

  薛曼脸色一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她见过不要脸的人,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林倩茹会看上他,这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看了。

  “唉,我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压力好大啊。”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摇头晃脑的朝着门外走去,临出门时,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薛曼说道:“薛部长,你这件白~色~蕾~丝的衣服不错,很漂亮,我很喜欢……。”

  等陆天星离开,薛曼还十分不解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下,明明是军绿色的衬衣,哪来的白~色~蕾~丝衣服,这家伙是色~盲吧。

  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前有一处隐约可见的白~,可这这哪是什么衣服,分明是胸~罩。

  “陆天星……。”

  面红耳赤的薛曼一阵咬牙切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双凤目差点喷出火来:“咱们没完,走着瞧。”

  ps:新书上传,需要大家的支持,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有推荐给点推荐吧!目前一直没有网站的推荐,一有推荐立马爆发,三更保底,求兄弟们多多支持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