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三军和六个忍者尸体化成了灰烬,陆天星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好白芷晴为了避免出现意外,选择了一条偏僻无比的路,否则的话,他纵然是杀了陈三军他们,恐怕也要多费一番口舌去解释了。

  “陆天星,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我现在开车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看到陆天星手心出现一团火,随后将所有的尸体都烧成了灰烬,白芷晴眼中闪过一抹震撼之色,在也顾不上什么,随即打开车门跑下来,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狠狠的抱紧了陆天星,手掌在陆天星的身上乱~摸,想要看看陆天星有没有受伤。

  一边摸,白芷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怒火:“陆天星,你这个混蛋,刚才有人拿刀刺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躲,你知不知道稍微有一点差池,你就会死,你这个王八蛋,你知不知道我非常的担心你,你混蛋,不考虑别人想法的混蛋。”

  白芷晴挥舞着粉拳,不断的落在陆天星的胸膛上,似乎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但一双美眸中夹带着的担忧怎么也掩盖不住。

  好几次看到刀落在陆天星世界身上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只觉得一种强烈的窒息感传来,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住了心脏,喘不过气来,有心想要提醒陆天星,却又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生怕陆天星因为她而分心。

  甚至在白芷晴心中充满了后悔,如果有可能,她宁愿陆天星没有跟着来,她宁愿白氏集团出事,也不想看到陆天星有任何的意外。

  “老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平安无事吗?”看到白芷晴担忧的模样,陆天星连忙安慰道。

  “陆天星,没事又能怎么样,你做事之前难道不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了,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王八蛋。”

  白芷晴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怒气,雪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泪水止不住的从脸上滑落下来。

  陆天星抱着白芷晴,轻声的安慰着白芷晴:“老婆,别哭了,在哭就不漂亮了,好了,好了,在哭就变成小花猫了,周围的人就要笑话你了。”

  “你才不漂亮呢!”

  白芷晴闻言,抬起头目光扫过周围,俏脸顿时忍不住的飞起了一抹红霞,狠狠的在陆天星腰上掐了一下:“都怪你这个混蛋,还不放开我。”

  就在白芷晴抱着的陆天星的时候,一家四口驾驶着一辆别克轿车从远处驶过来,停在旁边,正目光烁烁看着他们两人

  “嘿嘿,我为什么要放开,我抱着自己的老婆又不繁华。”

  陆天星嘿嘿一笑,冲着旁边的车子喊道:“哥们,看够了就快走,我老婆要害羞了。”

  “兄弟,好样的,你老婆长得非常漂亮,加油,老婆生气了哄哄就好了。”

  别克司机也是健谈的,冲着陆天星竖起一个大拇指,留下一句话,这才发动汽车离开。

  “都怪你,都怪你。”

  看着白芷晴宛如小女孩恼羞成怒的模样,陆天星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怕他们干什么,看就看呗,你是我老婆,老公抱老婆天经地义,老婆,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时间去马路上溜达溜达,秀秀恩爱,虐死单身狗。”

  “谁……谁要跟你去大街上秀恩爱,陆天星,我警告你,最好把你这个龌蹉思想收起来,否则小心……小心我不让你上~床。”

  白芷晴气鼓鼓的看着陆天星,嘴里带着威胁,哪里有平日的冷傲。

  “嘿嘿,不~上~床就不~上~床,我们可以在沙发上玩啊,也可以在厨房和浴~室,我无所谓的,野外都没问题……。”

  陆天星坏笑一声,抱着白芷晴的脑袋,大拇指轻轻的擦拭着白芷晴脸上的泪水。

  “鬼才跟你在厨房~中~玩,你离我远点,不要碰我,你这个该死色狼。”

  白芷晴似乎不习惯在外面有这种亲密的动作,脸红的像是水蜜桃一样,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猛地挣脱出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宝马车走去。

  “老婆,我是色狼,但你能不能不要叫我死色狼,这样很没面子唉。”

  陆天星不满的叫了一声,欣赏着白芷晴圆润的翘tun,并没有立即白芷晴上车,而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玫瑰的电话号码。

  玫瑰那充满you惑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老公,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不陪着你吃醋的老婆吗?你就不怕她把你给吃了吗?可惜,人家不在魔都,不然一定要好好检验一下你的战斗力,看看是不是被你的冰山老婆给榨干了。”

  陆天星顿时汗颜,这女人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每次打电话给她,不you惑他一顿是不会放手的。

  “玫瑰,我找你有事,需要你帮忙调查一下。”陆天星没有迟疑,开门见山的说道。

  “老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了,语气中带着一丝肃杀之气。

  “刚才陈三军来找我了。”

  “陈三军。”

  玫瑰脸色大变,急声道:“老公,那你有没有受伤,没事吧!”

  对于陈三军,玫瑰自然是十分熟悉,陈刀手底下的一把尖刀,她曾经和陈三军打过几次交道,好几次都险些死在了陈刀的手里,要不是她组建的无双卫中有几名精通暗杀之术的人,她早就已经死在了陈刀的手里。

  从陆天星杀死陈刀开始,她就暗中一直让玫瑰会在调查陈三军的下落,并且让小刘告诉陆天星小心一点,可惜,陈三军的下落一直找不到,毕竟,魔都实在是太大了,存心一个人想要隐藏起来的话,想要找到不亚于大海捞针。

  “我没事,陈三军已经被我杀了。”

  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才慢慢的开口说道:“玫瑰,你前段时间不是跟我说过,战刀盟曾经和一群日本人有过接触吗?知道这群日本人藏在什么地方吗?”

  第四更送到,晚上还有一更,求支持,求订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