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唐家?”

  陆天星在听到唐庆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冰冷了起来,貌似他答应过要带着玫瑰去蜀中唐家讨回公道的,现在又遇到唐家的人,现在看来唐家的人都是一丘之貉,这样杀起来就更加没有什么愧疚感了。

  “没错,我就是蜀中唐家的人。”

  唐庆仿佛没有看到陆天星眼中的杀意一般,一脸倨傲的盯着陆天星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的女人送给我~玩~几天,跪在我面前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像条狗一样给我爬出去,说不定我心情好,今天就放过你,不然,不只是你,连你的家人都要死,杀你们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既然是你下的毒就好了。”

  陆天星冷冷的看着唐庆,语气。

  唐庆被陆天星的眸子盯着,新中立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升起来,强忍着心头的一丝惊惧,厉声道:“小子,看什么看,敢得罪蜀中唐家,我要灭你满门……。”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陆天星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了唐庆的身边,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唐庆的脸上。

  众人只看见一道残影一闪而逝。

  下一刻,唐庆整个人和之前前面那一名纨绔子弟一样,直接被抽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半边脸高高的肿起,就仿佛像是猪头一样,剧烈的疼痛让唐庆忍不住的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面对着陆天星的突然动手,一直呆在旁边的几个纨绔子弟完全是愣住了,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音,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唐庆被打了,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年轻人给打了,他打了唐家的人。

  地面上,唐庆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捂着脸,满脸难以置信的的看着陆天星,他被打了,他被一个蝼蚁给打了。

  他堂堂蜀中唐家的少爷竟然被别人给打了,被一个在他眼中的蝼蚁给打了,奇耻大辱,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杀了你。”

  唐庆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手臂一动,瞬间数十枚细如毫毛的细针洞穿了空气,带灯光下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显然是上面有着见血封喉的剧毒,密密麻麻的朝着陆天星****过来。

  这些密密麻麻的细针快若闪电,来到陆天星身边的时候,就仿佛撞在了一层看不见的气罩上面一样,立刻凭空悬浮在了半空中。

  “碎!”

  伴随着陆天星从嘴里轻轻的吐出一个字,所有的细针统统被震的粉碎,掉落在地上。

  “什么,这不可能。”

  唐庆难以置信。

  刷!

  陆天星已经达到了他的面前,就是飞起一脚,这速度快到了极致,几乎没有让唐庆回过神来,直接踢在了他的胸膛上。

  “砰!”

  唐庆口喷鲜血,直接就像是一个破麻布袋一样,被陆天星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然后反弹的落在了地上。陆天星向前踏出一步,直接将唐庆给踩在了脚下。

  “你……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唐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唐庆剧烈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无法移动,陆天星的脚就好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胸膛上一样,只能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你……你死定了,我三叔饶不了你的,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让我死无葬身之地,那你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陆天星冷冷一笑,看着唐庆说道:“我听说你们蜀中唐家用毒的本事天下无双,那你的身上应该有很多毒药吧!你说我如果把这些给你服下的话,你说这样。”

  听到陆天星的话,唐庆的身子一颤,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要知道他的身上不止有勾魂散,还有许多见血封喉的剧毒,这要是全部吞下去,必死无疑。

  唐庆有些惊恐的看着陆天星:“你……你想要做什么,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的话,蜀中唐家一定会对不不客气的。”

  “蜀中唐家,你认为我会怕你们蜀中唐家吗?”

  话音落下,陆天星松开了踩在唐庆胸膛上的脚,然后直接踩在了唐庆被打的肿起的脸上。

  “啊……。”

  唐庆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陆天星踩在唐庆脸上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轻轻的碾压了起来。

  “啊,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唐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身子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可越是挣扎,越是痛苦,让他有一种想要昏迷过去的冲动,但是剧烈的疼痛却不能让他如愿。

  包厢中几个其他的纨绔子弟早就吓得一动都不敢动,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在他们眼中,陆天星现在简直和恶魔没有任何的区别,太狠了,简直是太狠了。

  随即,陆天星将脚从唐庆的脸上拿出来,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唐庆。

  而唐庆则是一脸怨毒的看着陆天星,那模样恨不得把将陆天星给碎尸万段一样,眸子之中的恨意没有任何的隐藏,全部展露了出来,他发誓,等他离开之后,一定要让陆天星付出代价,最惨痛的代价,他要让陆天星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的警笛声突然在酒吧外面响起,在酒吧中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之下,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路朝着二楼的包间而去。

  听到警笛声之后,唐庆浑身上下一怔,脸上顿时露出一道喜悦之色,这是他第一次感谢警察来的这么快。

  唐庆脸上的神色并没有逃过陆天星的眼睛,他冷笑着看着唐庆:“怎么,是不是觉得警察来了,你就不用死了?”

  唐庆一脸狰狞的看着,语气充满了怨毒之色:“你给我等着,等我告诉我三叔,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三叔?”

  陆天星停着唐庆的话,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蜀中唐家向来是不进入江南的,如今却已经了江南,显然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来到江南,肯定是为什么什么事情,否则蜀中唐家不可能冒险进入江南,打破几十年不踏出蜀中的禁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