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博文从外面走进凉亭,和陆天星白芷晴两人点头示意之后,恭敬的对着陆老爷子说道:“爸。”

  “你今天来找我有事情吗?”陆老爷子看着陆博文,淡笑着说道。

  “二叔。”

  而这个时候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都站起来了,对着陆博文尊敬的叫了一声,在进入陆家之后,陆家那么多人,也只有陆博文一家替他们说话过,自然受得起他们这一声二叔。

  “嗯!”

  陆博文笑着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陆老爷子的身上:“爸,我找天星有些事情要说,不知道行不行。”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愣,陆博文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陆老爷子在听到陆博文的话后,直接摆摆手说道:“既然你们有话要谈,那就去谈吧!我有芷晴陪着我就行了。”

  “嗯。”

  陆博文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天星,我们出去走走如何。”

  “好啊,没问题。”

  陆天星笑着点了点头,示意白芷晴和陆老爷子继续下棋之后,而自己则是跟在陆博文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两人一路朝着前面走去,一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直到走到陆家一个用来观赏的花园才停了下来。

  陆天星欣赏着花园中的景色,站在前面的陆博文疑惑的问道:“二叔,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陆博文停下脚步,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和唐家的人发生过冲突,还逼着唐风啸打断了自己侄子的腿?”

  陆天星也没什么隐瞒,对于陆家来说,想要知道这点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怎么了,二叔。”

  “没什么。”

  陆博文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色变得有些阴沉难看了起来,低声喃喃自语道:“来了,我就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没想到蜀中唐家终究是来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消息还是泄露出去了。”

  陆天星站在旁边,听着陆博文的话,眉头微微皱了皱,疑惑的问道:“二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来了,还有什么消息泄露出去了。”

  陆博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天星,这件事情你不用知道,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离开江南,越快越好,最好是走的越远越好,隐姓埋名,这辈子都不要说你是陆家的人,做一个普通人。”

  听到陆博文的这番话,陆天星的脸色眉头微微一皱。

  “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天星死死的盯着陆博文说道。

  陆博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眶也变得微微有些红润了起来,身子轻轻的颤抖着:“因为老爷子的时间不多了。”

  陆博文的这句话犹如遇到惊雷一般在陆天星的耳边炸响,让陆天星的身子止不住的一颤,陆老爷子竟然留下的时间不多了,这怎么可能,陆老爷子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哪里像是风烛残年的模样,时日不多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这句话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他或许不相信,但是这番话却是从陆博文的嘴里说出来的,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二伯,你在骗我对不对,在跟我开玩笑对吗?”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同一道闪电落在陆博文的脸上,想要从他的眼神变化中看出他是在骗自己。

  虽然他这陆老爷子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陆天星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陆老爷子那发自内心深处对他的关心,陆老爷子是真心喜欢他这个孙子,而不是虚情假意。

  可是现在陆博文却跟他说,陆老爷子的时间不多了,这让陆天星怎么去接受。

  陆博文看着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我没有必要骗你,不仅是我知道,或许连陆宏达他也知道,所以我让你离陆家越远越好,你呆在陆家必死无疑。”

  陆天星没有在开口说话,只不过神色有些失魂落魄了起来,他才刚刚找到自己的亲人,可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享受亲情,这一切却即将灰飞烟灭,这让他怎么去接受。

  陆博文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任何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实,陆天星不接受也在情理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缓缓的开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抖:“二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的身体明明没有任何的伤,而且非常的硬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唉,都是二十多年前留下的病根。”

  陆博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你父亲身死的消息传回陆家之后,老爷子勃然大怒,一人一刀的杀进了京城,经历的激战不知道有多少场,尤其是当年老爷子一人杀进了杨家,要知道当年杨家可是京城的顶尖家族之一,高手众多,杨家两名老祖的实力更是和老爷子几乎相当,老爷子虽然实力强悍,杀了不少杨家的人,连其中一名杨家老祖也死在了老爷子的手上,最终因为炎黄组的上一代组长姬行云出现,老爷子才罢手离开。”

  “这和老爷子的身体有关系吗?”

  “有关系。”

  陆博文看了一眼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当年外界传言老爷子是因为炎黄组上一代组长姬行云的出现才不得不离开杨家的,实际上老爷子当时已经受了重伤,炎黄组上一代的组长是救了老爷子一命,当年,老爷子回到陆家后,险些重伤不治,这也是为了老爷子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没有出手的原因之一。”

  “二十多年了,那应该全部都治好了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一道剑气。”

  陆宏达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老爷子虽然杀了杨家一位老祖,但也被杨家另外一位老祖给重伤了,并且留下了一道剑气在老爷子的体内,这一道剑气就如同一道跗骨之蛆一样龟缩在老爷子的体内,时时刻刻都在破坏老爷子的身体,年轻的时候,老爷子可以仗着实力强横,可以压制住这一道真气波动,但是随着老爷子越来越老,这一股真气就越来越压制不住了,你和老爷子相处,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老爷子身上时不时有一股真气波动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