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表弟,你当我是傻子吗?你和栾红月没关系,谁信啊,别以为我刚才没有看见,你刚刚去厕所的时候,栾红月也跟在你的身后去了,别告诉我,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而且栾红月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却换了一身衣服,表弟,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狂暴,还喜欢撕衣服。”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浩月撇撇嘴,啧啧的赞叹道:“表弟,说实话,这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栾红月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连江浩辰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被你捷足先登了,我实在是太佩服了,脚踏那么多条船,你就不怕掉水里淹死自己吗?”

  “我水性好,你管得着吗?”

  陆天星没好气的说道:“你过来,你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这番话吧!”

  “我觉得你刚才做的太过了点,你又不是没发现江浩辰临走前看栾红月那充满怨恨的光芒,恐怕是将这次的仇记在了栾红月的头上,你真的就打算这么放弃栾红月吗?不打算帮她吗?如果不帮,栾红月必死无疑,而且会以一种十分凄惨的方式死去。”陆浩月看着陆天星说道。

  “帮她自然要帮她,毕竟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她只是被殃及到了而已,不过,我不喜欢被人算计。”陆天星目光一闪,淡淡的说道。

  他虽然双手沾满了血腥,但也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毕竟这件事情是由他引起的,如果江浩辰来找他的麻烦自然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迁怒在别人的身上,那他就不得不出手了。

  而且,栾红月能在江南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不让任何男人占到她的便宜,并且在其中游刃有余,足以说明栾红月的能力有多少的出色。

  阎罗殿中什么都不缺,唯一缺少的就是那种有能力的人,若是栾红月加入阎罗殿,成为阎罗殿在江南的代言人,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依靠着栾红月的能力,绝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江南掌控在阎罗殿的名下。

  不过在此之前,他的要让栾红月吃点苦头才行,毕竟一个吃过苦,明白道理的女人远远比一个充满野心的女人要好控制的多,只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强者为尊,哪怕在未来栾红月掌握了江南的势力,也不敢轻举妄动,背叛阎罗殿。

  “不喜欢别人算计,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去死?”

  陆浩月看着陆天星说道:“据我所知,栾红月的父母可不是一个好东西,简直就是唯利是图,你知道栾红月为什么拼命的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吗?”

  “怎么,你知道?”

  “那当然了。”

  陆浩月点了点头说道:“在七八十年代,有的人活不下去了,迫不得已才卖女儿,这栾红月的父母曾经就做过,用一亿打算将自己的女儿给卖,只可惜,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为了一个女人花上一亿不值得,再加上栾红月当时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谁会喜欢,所以才没有成功,从那以后,栾红月就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掌握自己的命运?”

  陆天星看了一眼陆浩月,淡淡的说道:“一个女人哪怕周围围绕的再多的狂蜂浪蝶都没用,自己掌握的势力才永远是自己的,别人的势力永远是别人的,人脉,从来无用。”

  “你说得对,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实力越弱,就只能是强者的玩物。”

  陆浩月颇为感慨的说道:“对了,你今天落了江浩辰的面子,我估计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找你的麻烦,你小心一点,他这个人很诡异,如果是一般的天级境界,面对我们两个人的气势,早就身受重伤了,但是江浩辰却仅仅后退了几步,受了一点轻伤,他的实力很强,说不定比我们弱不了多少。”

  “今天是他的表弟有错在先,我才动手的,因果循环而已,如果今天他把这件事情当作没有发生过,那么以后他依旧是他的江家大少,如果他以后想要对付我,我不介意让他知道血为什么是红色的。”

  说着,陆天星的眸子之中流露出了一抹猩红的杀意。刚刚在舞会当中,如果江浩辰真的敢对他动手的话,他绝对不介意给江浩辰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只可惜,江浩辰比他想象中更擅长隐忍!

  ……

  今天的夜晚,对于普通人来说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对于参加栾红月举办的舞会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忘的一夜。

  陆天星那狠辣的手段让所有人都为之胆寒,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江南会把陆天星比作是陆天战第二了,现如今陆天星的手段简直比陆天战还要狠辣的多,硬生生的逼得江浩辰亲自废掉自己表弟,从他彻底成为了一个太监。

  想到当时的画面,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心中打定主意,以后见到陆天星绝对有多远躲多元,甚至看见漂亮的女孩都要躲得远远的,谁知道这女的是不是跟陆天星认识,他们的家族可不是江家,还能跟陆家硬抗两下,要是得罪了陆天星,他们家的人恐怕直接就把他们送到了陆家,任由陆天星发落了。

  苏州一家私立医院当中,也是江南一家非常有名气的私人医院。

  一辆保时捷轿车直接无视红灯,一路横冲直撞的闯进医院的大门口。

  而在医院的大门口,早就有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站在那里,看着保时捷过来,立刻推着车一拥而上,打开保时捷的车门,小心翼翼的副驾驶位置上的卫峰放在早就准备的手术推车上,神色紧张的将卫峰推进了电梯,一路朝着手术室而去。

  江浩辰也是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跟在医生的身后上了楼。

  十几分钟之后,两男两女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医院,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和阴沉之色,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冰冷之色,让人不由的为之侧目。

  这两男两女一路去了三楼的手术室,听到脚步声传来,江浩辰抬起头看了过去,立刻站起来:“爸,妈,姑父,姑妈你们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