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栾红月开着车前往江家的途中,陆家别苑走廊上,陆天星一脸蛋疼的拿着手机从房间里走出来,立刻就看见了站在厢房外面的陆浩月。

  “我说表哥,你一天到晚是不是闲的特别蛋疼,你看看现在才几点,就算要去看戏,晚点会死吗?”陆天星一脸郁闷的看着陆浩月开口说道。

  “现在还晚呢!晚个屁,我刚才可是接到了消息,说你的小美人已经离开红人会所前往江家了,再晚点,你去看你的小美人是怎么死了吗?另外,我还听到了一个消息,你想不想听。”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了一眼陆浩月,这尼玛的,简直就是一个大嘴巴,什么叫做他的小美人,他跟栾红月有个毛线关系。

  “你爱说不说。”

  陆浩月毫不在意的陆天星的态度,继续开口说道:“说实话,这件事情说出来你恐怕都不会相信,就在昨天晚上我们离开红人会所之外,栾家就对外宣布和栾红月解除了父女关系,直接将栾红月给逐出栾家了,并且今天早上,栾家的家主栾傲雄直接带着律师,将栾红月名下的所有产业都全部收进了栾家。”

  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天星的眉头皱了皱,道:“你的意思是说,栾红月的父母非但没有帮助栾红月去处理这件事情,反而是迫不及待的将栾红月逐出了栾家,目的就是为了撇清栾家和栾红月的关系?”

  “那当然了。”

  陆浩月点了点头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栾红月的父母简直就是猪狗不如,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敢打包票,你要是肯花钱,甚至可以用钱将栾红月买过来,当然,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陆天星听到陆浩月的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或许现在已经明白栾红月为什么这么巴结他,拼命的you~惑~他了,恐怕就是为了摆脱这种命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既然自己无法摆脱那悲惨的命运,那就只能借助强者的力量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不过,陆天星好奇的是,江家也比栾家要强势的多,为什么栾红月不依靠江浩辰,反而来找他,难不成是因为他长得比较帅?

  陆天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和陆浩月边走边说,一路走出了陆家,上了车之后,没有任何的停留,一路朝着江家走去。

  而此刻的栾红月开着车行驶在马路上,俏脸上带着淡然之色,丝毫没有任何到来的恐惧感,对于她来说,或许死亡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栾红月终于来了江家门口,看着矗立在那里的江家大门,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下了车之后,栾红月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朝着江家走去,刚刚走到门口,立刻就被江家的保膘给拦了下来,在栾红月说明来意之后,栾红月直接被带到了江家大厅。

  江家的大厅装修的十分的奢华,宛如皇宫一般,大厅当中摆放着的东西,最低也是几百万的古董,一般人走进这里,恐怕早就自惭形秽,惴惴不安了。

  栾红月没有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等在大厅当中,片刻之后,几道凌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到了栾红月的耳朵中。

  听到脚步声之后,栾红月下意识的扭过头看去,顿时就看见江浩辰还有他的父母,以及卫峰的父母从外面走了进来。

  “都是你这个臭~婊~子把我儿子害的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的,我不是跟你说过,要让你跪在江家门口谢罪吗?谁让你进来的,我……我今天抽死你。”

  卫峰的母亲江思雁在看到了栾红月之后,脸上立刻流露出一抹怨毒之色,想也没想的冲上前去,直接对着栾红月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狠狠的抽在栾红月的脸颊上,巨大的力量使得栾红月身子一个踉跄,几乎站不稳,嘴角也溢出了一丝的鲜血。

  栾红月捂着脸,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神色漠然的说道:“见过卫家家主,江家家主,这一次红月到这里来,是为了道歉而来,我……。”

  栾红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思雁给打断了:“道歉,道歉有用吗?栾红月都是你这个臭~婊~子害的我儿子现在这个的模样的,连男人都做不了了,你现在还好意思跟我道歉,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完,我要你成为一个千人~骑,万人~睡的~婊~子,我要你成为最低贱的~妓~女。”

  江思雁声音充满了狰狞之色,完全没有任何的客气,宛如泼妇一般,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了栾红月的身上,却忘记了她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什么货色了。

  “江伯母,我……。”

  栾红月的话没有说完,站在旁边的江浩辰此时也开口了:“别叫我姑妈是伯母,我们担当不起,栾红月你以为巴结上了陆天星,你可以无视我们江家了吗?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和陆天星两人在厕所里面做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亏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神,希望追求到你,让你嫁入我们江家,现在看过你不过是一个婊~子,你不是巴结上了陆天星吗?怎么他今天不帮你吗?哼,要不是你昨天举办的舞会,我表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栾红月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

  江浩辰满脸阴沉的看着栾红月,眼中迸射出一丝让人心悸的寒意,昨天要不是栾红月,他还不至于丢脸丢到那种地步,简直就成为了江南的笑话。

  听到江浩辰的话,栾红月的脸色微微一变,她也没有想到江浩辰竟然会这么说:“江少,这件事情跟红月没有任何的关系,是卫峰非要去占那女孩的便宜的,我……。”

  “你放屁。”

  栾红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江思雁就再次开口说道:“栾红月,你还想推卸责任,要不是你举办什么假面舞会,我儿子怎么会变成那样,我看分明是你给我儿子灌了迷魂汤,想要让我儿子去得罪陆天星那个杂~种,你还想狡辩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