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晴被陆天星抱在怀里,并没有挣扎,也没有当即开口说话,只是轻轻的抬起头,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陆天星,我是你老婆吗?”

  陆天星微微一愣,不明白白芷晴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是。”

  “是就好。”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来纽约,你明知道纽约会非常的危险,你为什么要来,在你的是心中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

  陆天星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再次被白芷晴给打断:“陆天星,你不用编个谎话来骗我,我不是傻子,我看得出来,自从从江南回来之后,你的心中就隐藏着什么事情,我说的对吗?”

  看着白芷晴的目光,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老婆,你不要问了好不好,等时机成熟,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好不好,答应我,不要问我这个好不好。”

  这件事情不是陆天星不想告诉白芷晴,而是不能说,他不想白芷晴为他担心,毕竟,利用生死危机来突破,一个不慎,必死无疑。

  白芷晴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美眸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听着陆天星那略带哀求的语气,最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我不问你狼来了,但是,我要你向我保证,如果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硬抗,就算你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我,为了倩茹……。”

  陆天星重重的点了点头:“恩,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因为我答应过你,要给你一个举世瞩目的婚礼。”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抱着陆天星的脖子,一脸温柔,撒娇的说道:“老公,我困了,我要你抱着我睡觉。”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白芷晴抱在怀里,走进了卧室,将白芷晴放在床上,自己则是躺在了旁边,随后伸出手,轻轻的将白芷晴的搂在了怀里。

  白芷晴轻轻的蠕动了身体,仿佛要找一个舒服的位置一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眼前那张精致的容颜,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带着一丝化不开的爱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眼前这个女人在他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了,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彻底爱上这个女人了。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纽约的霓虹灯全部都亮了起来,向着所有人宣告夜生活的开始。

  陆天星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阿玛尼西装从卧室中走出来,而白芷晴则是身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将自己那完美的身材给勾勒的淋漓尽致,那精致的容颜带着一丝丝冷傲的气息,对于男人来说都拥有莫大的吸引力和you~惑~力。

  “老婆,今天晚上的晚会我不去行不行。”陆天星看着白芷晴,一脸纠结的说道。

  本来他今天已经计划好了,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和白芷晴去疯狂购物一番,毕竟纽约身为奢侈品的代言人之一,来到纽约,如果不购买一些奢侈品回去,简直不能说自己来过纽约,更别说要是让白薇薇知道自己从纽约回去不给她带点礼物,还不活生生的烦死自己。

  可是他和白芷晴刚刚打算去吃晚餐,结果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邀请白芷晴去参加一个宴会,本来白芷晴想要拒绝的,但是邀请人却是当初给白氏集团发送珠宝展邀请函的路易斯珠宝集团的新任董事长,这样于情于理也不能不去,毕竟,白氏集团如果想要发展珠宝公司的话,必须要有人帮忙才行。

  “不去?”

  白芷晴瞥了陆天星一眼,淡淡的说道:“可以,你要是不怕我在宴会上被别的男人占便宜的话,你可以不陪着我去。”

  “额!”

  听到这话,陆天星一脸黑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白芷晴长得这么漂亮,要是在宴会上没有狂蜂浪蝶的话,他打死也不相信。

  看着陆天星郁闷的模样,白芷晴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走到陆天星的身边,伸手直接挽住了陆天星的胳膊,两人一路朝着楼下走去,上了车之后,立即扬长而去。

  车辆行驶在纽约的街道上,陆天星打开车窗,任由夜晚的凉风吹拂自己的脸颊,开口说道:“老婆,你说这一次邀请你参加舞会的人到底是谁?”

  白芷晴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怎么了?”

  “没什么。”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好奇一个早就和白氏集团没有了合作关系的珠宝集团怎么会突然会给白氏集团一张邀请函,邀请白氏集团去参加珠宝展就算了,今天居然还打电话过来给你,说邀请你去参加一场宴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笑着解释说道:“你以为我白芷晴的人脉是闹着玩的,这一次邀请我们参加宴会的可是我以前的老同学,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去参加这个宴会吗?”

  “老同学?男的女的。”

  陆天星听到这话,心立刻就警惕了起来,要是他记得没错的话,当初赵林也自称为白芷晴的老同学,结果搞得差点他和白芷晴闹翻,成为陌路人。

  “男的,女的你到时候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吃醋的模样,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神秘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陆天星的话而感觉到任何的愤怒,甚至感觉到心中一阵甜蜜。

  如果有一个男人为你吃醋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你男人真的把你放在心上,否则,你做任何事情他都不会选择去过问的,因为你对他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谁会去管陌生人的老同学是男是女。

  听到白芷晴的这番话,陆天星心中下定决心,他倒想看看白芷晴这个老同学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是男的,还想要撬他墙角的话,那就把他的锄头给打折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