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部惊呆了,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陆天星,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打了对方的儿子,还打算打电话给对方,告诉对方一声,我把你儿子给废掉了,这实在是张狂到家了,猖狂到了极点。

  “喂,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很快,电话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很多人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都是身躯一震,因为这个声音就是诺克维家族现任族长克为的声音。

  “我是谁重要吗?克为族长,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忘了两年前七月三号发生的事情。”陆天星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

  “两年前,七月三号?”

  诺克维家族现任族长克为坐在真皮沙发上,手上夹着一根雪茄,面前摆放着一瓶XO,拿着电话眉头紧锁,思索着这几个字中的意思如何。

  “是你?”

  陡然,克为原本那平静的脸上陡然浮现出一丝浓浓的惊恐之色,额头上不由自主的渗透出了汗水,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一种掩饰不住的恐惧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两年前,七月三号,他一辈子也忘记不了这个时间,那是他一辈子的噩梦,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他都感觉浑身冰凉,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一双冷若冰霜的眸子注视着他,这双眸子中不包含人类的感情,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看待死人一般。

  那是在两年前,他应一个朋友的邀请,去中东地区一个合作伙伴那里去做客,结果,就在他做客的这段时间内,一队人马冲进了他合作伙伴的家里,要知道他的合作伙伴可是中东地区的大势力,无论是拥有的重火力还是异能者都是不少。

  但是在这群人的眼中这些力量就仿佛是纸糊的一样,摧枯拉朽般被毁灭了,他们就仿佛一群刽子手一般,出手之后就没有任何的留情,一路从外面杀进来,直接将他的合作伙伴硬生生的钉死在自己的老巢当中。

  当初要不是对方知道他不是这个势力的人,恐怕他也难逃一死,但是对方在临走之前那冷漠,不包含任何人类感情的眼神却让他感觉浑身发凉,如同被一只嗜血的猛兽给盯上了一样。

  等到他颤颤巍巍的走出合作伙伴的别墅的时候,他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一具具的尸体摆放在哪里,让他整个人觉得自己好像是到了乱葬岗一样。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人,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中东,但是中东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永远记在了心中,两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依旧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凉。

  他原以为对方忘记他了,可是现在对方却打电话来跟他说了两年前发生的事情,这怎么不让他恐惧和害怕,要知道这件事情只有他和当初闯进他合作伙伴别墅的那群人知道,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和两年前击杀他合作伙伴的那群人当中的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像了,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很显然,这个人就是当初那群人当中的其中一个。

  “当然是我了,看来你没有忘记我。”

  陆天星嘴角勾勒一抹笑容,那是在两年前,他还没有离开地府佣兵团,偶然接到了一个悬赏,消灭中东地区一个军阀势力,这个军阀势力滥杀无辜,当时被悬赏十万,钱不多,当时他闲着没事,就接下了这个任务,带着地府佣兵团的一个小队,去完成了这个任务。

  等到他杀进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在这个军阀势力做客的诺克维家族的族长克为,按照地府佣兵团得行事风格,任务期间,不滥杀无辜,这是准则,所以他当时询问了一下克为,然后就离开了,后来调查了一下,才清楚克为的真正身份。

  今天,陆天星提起这件事情就是打算给诺克维家族一个提醒,毕竟有句话说得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诺克维家族虽然在他中只不过是一只蚂蚁,但诺克维毕竟是纽约的地头蛇,给你下点绊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何况,他真正的敌人也不是诺克维家族,没有必要去跟他们一般见识,至于约翰逊,如果克为是个聪明人,那约翰逊就死定了,不需要陆天星来动手。

  周围的人听着陆天星和克为的对话,脸上都是浮现出一丝浓浓的疑惑,这个华夏男人到底是谁,从刚才克为的语气中,他们很明显听得出来,克为似乎对陆天星的身份充满了忌惮,甚至说是恐惧,不然不可能会用那种惊恐的语气说话。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关于陆天星身份的问题,所有人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一个疑问,诺克维家族虽然算不上美国最顶尖的家族,但势力同样也不差,但是偏偏诺克维家族的族长克为对于陆天星的身份却忌惮到了极点。

  两年前的七月三号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甚至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已经准备在回去之后,暗中调查一下两年前克为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怎么会让他仅仅听到了这几个字就吓成了这样。

  更重要的是调查到陆天星的身份,他到底是谁。

  “呵呵,先生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忘记,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先生您的不杀之恩呢!”

  听到陆天星,克为从口袋中掏出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不知道先生突然打电话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办到。”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我今天来纽约参加晚会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诺克维家族的人,他说我是黄皮猴子,还说要杀了我,哦,对了,他说他叫约翰逊,不知道克为族长你认不认识他,对了,他貌似还说很恨我,要找我报仇。”

  “约翰逊?”

  克为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微微一愣,旋即说道:“呵呵,先生您说笑了,我诺克维家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更不知道谁叫做约翰逊?”

  PS:第二更送到,总算没有迟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