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吻足足持续了两分钟,感觉到岳婷婷有些喘不过气来之后,陆天星才松开了岳婷婷,看着大口呼吸,脸色通红的如同煮熟的虾子一样的岳婷婷,陆天星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婷婷,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我不想骗你什么,你也看到了,在我的身边不止拥有你一个女人,你也可能不会是我最后一个女人,说这种话,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耻,可是没办法,有些东西你必须要知道。我经历过很多事情,这些事情让我无法给你,你想要的稳定生活,如果你想要我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只爱你一个,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

  “而且,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和倩茹的事情,你心中或许已经有了答案,这一点我不想瞒着你,所以,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爱情……。”

  陆天星静静的说着,岳婷婷默默的听着。

  岳婷婷是一个好女孩,陆天星很清楚岳婷婷对自己的爱,但有些事情有必要说清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岳婷婷说两人从今往后只做一个普通朋友,他也无所谓,你可以花~心,可以多~情,但绝不能让一个女人为你苦苦等待,浪费一个女人的青春,他给不了一个岳婷婷想要的完美爱情,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就是陆天星的性格,不会说强迫一个人去喜欢自己,有时候放手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陆天星不会喜新厌旧,也不会始乱终弃,否则,也不会为了玫瑰冲冠一怒,只身杀进白虎堂,将白虎堂灭的干干净净,更不会为了白芷晴,用身体挡住致命的子弹,明知道去杭市绝对是危机重重,却心甘情愿的陪着林倩茹回杭市了。

  只是经历了太多的生与死,让陆天星有一种游戏人生的态度,不被世俗所约束。

  和几个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这对任何女人来说,都可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听到陆天星的话,岳婷婷眼神有些痛苦,陷入了沉默当中,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唯一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手牵着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而不是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甚至是连婚姻的殿堂都走不进去,一辈子见不得阳光,一辈子只能躲在黑暗的加洛。

  如果是换成别人跟她说这句话,她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然后转身走人,可是面对陆天星的时候,她却犹豫了,陷入到了纠结当中。

  “呵呵!”

  陆天星等了十分钟,看见岳婷婷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苦笑,摇了摇头,看来岳婷婷果然还是接受不了这件事情,不过这样也挺好的,省的大家以后为难,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趁早斩断了也挺不错的。

  “婷婷,你的身体还没好,先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出去叫一下伯父他们。”

  陆天星轻轻的摸了摸岳婷婷的秀发,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陆大哥,你等等。”

  看到陆天星要走,岳婷婷如梦初醒,再也顾不上什么,猛地从病床上起来,扑到了陆天星的怀里,手臂死死的抱住了陆天星。

  “陆大哥,你不要走。我想明白了,不管你有没有其他的女人,以后还会不会有别的女人,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想错过你,我不想到我老了以后会后悔今天我做的这个决定。”

  岳婷婷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当看到陆天星转身离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心脏一阵揪心的疼,似乎从此之后,她和陆天星就会变成一个普通朋友,永远只是两条相互平衡的直线,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这是她绝不愿意看到的。

  “傻丫头,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不必这么委屈自己,就算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但你一样是我陆天星最亲的妹妹。”陆天星怜惜的抚摸着岳婷婷的秀发,笑着说道。

  岳婷婷抬起头,一双杏眸中带着坚决之色,道:“陆大哥,我不想成为你的妹妹,我想成为你的妻子,哪怕是见不得阳光。曾经倩茹姐跟我说过,一个人做事只要曾经追求过,哪怕是到老了也不会后悔,我不想等我老了的时候,会后悔今天做的这个决定。”

  “真的想好了?”

  陆天星伸手轻轻的替岳婷婷擦掉脸上的泪水。

  “嗯!我喜欢陆大哥,从陆大哥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喜欢陆大哥了,我不奢求什么,我只希望陆大哥能在心中记住永远有我这么一个傻丫头爱着你。”岳婷婷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就是岳婷婷,一个倔强的女孩。

  “说什么傻话,什么叫做永远记住你,搞得好像你活不了多久一样。你放心,只要有陆大哥在,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不仅如此,我还要你给我生一堆的儿子。”

  陆天星轻轻的拍了拍岳婷婷的翘tun,将她重新放到床上去。

  岳婷婷身子一颤,被陆天星这么一拍,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让她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消散一空,羞得满脸通红,这还是陆天星第一次打她的屁~股,让她的心中顿时有一种一样的感觉。

  “陆大哥,你太坏了,我……我不理你了。”

  看着陆天星似笑非笑的眼神,岳婷婷顿时羞得面红如血,猛地拉起被子,将自己的脑袋给蒙住了。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一幕,要不是能感觉到手上传来的触~感,他几乎要怀疑刚才那彪悍的一塌糊涂的人不是岳婷婷了。

  “好了,别害羞了,好好休息,我先出去叫伯父伯母进来,省的他们为你担惊受怕的,最近这段时间给我乖乖的呆在医院修养知道吗?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办好的,你的首要目标是好好养病,要是哪天饿瘦了,别怪我家法伺候。”

  陆天星隔着被子,轻轻的拍了拍岳婷婷的后背,站起身来打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存两天稿子,然后继续爆发,求月票,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