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的话,白微微满脸狐疑的问道:“姐姐,姐夫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有东西落在了公司。”

  “假的,他骗你的,微微,他就交给你了。”

  白芷晴毫不客气的拆穿了陆天星的谎言,留下一脸幽怨的陆天星,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陆天星张了张嘴,几次想要跟上白芷晴,却被白微微死死的拦着,进去不了分毫,尤其是那丰~man的圣~女~峰近在眼前,让他更加不敢前进半步了,生怕万一不小心碰到哪里,天知道这小姨子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姐夫,你想去哪,难道你不想看到我吗?还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打算溜之大吉了。”白微微撅着嘴,不满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干笑两声,打着哈哈说道:“微微,你开什么玩笑,姐夫怎么会是这种人,姐夫真的有事要做,有什么事情要不等姐夫回来再说?”

  白微微双手抱xiong,看着陆天星,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道:“姐夫,你要是敢走出去半步,我现在就去告诉姐姐,说你前段时间偷~kui我~洗~澡。还偷~偷~的摸我~屁`股,还说晚上要带我去酒吧玩。”

  “卧槽!要不要这么坑爹。”

  陆天星脸色一变,一脸黑线的看着白微微,道:“微微,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啊,而且,我不是跟你解释清楚了吗?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白微微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姐夫,你是解释清楚了,是一个误会,但是你说姐姐会相信这是一个误会吗?”

  陆天星愕然,立刻变得垂头丧气,白芷晴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一个误会,他在白芷晴心中的标签就是一头色`狼,色~狼撞见一个美~女~洗~澡,就算是意外,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这是一个意外。

  “好吧!算你狠,你赢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姐夫,那你告诉我,你会不会飙车?车技是不是非常的厉害。”白微微满脸兴奋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不会,车技也不厉害。怎么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陆天星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无事不登三宝殿,面对白微微这个恶魔般的小姨子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说不定就掉进她挖的坑里面去了。

  “不可能,姐夫你撒谎,哼,幸好我聪明,留着证据,你看看这是什么,你敢说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不是你。”

  白微微不满的撅着嘴,拿出藏在身后的平板电脑,点开一个视频播放。

  陆天星低头看着平板电脑,上面的视频是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在车水马龙中快速穿梭,几乎化作了一道白色闪电,在保时捷的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改装桑塔纳,画面有些模糊,依稀可以看得出驾驶车辆人的面目是什么,想来应该是他和白芷晴遭遇到暗杀的时候,马路监控拍摄下来的画面。

  看着陆天星的表情,白微微撅着嘴说道:“姐夫你说你不会飚车,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辆车就是姐姐的保时捷,连车牌号都是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微微,这个视频你哪来的?”

  “姐夫,你就别管我这视频哪来的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教不教我飙车吧!是男人就痛快一点,一句话,教还是不教。”

  白微微收起平板电脑,一双美眸带着惊讶之色的看着陆天星,要不是今天她偶然看到了这个视频,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个便宜姐夫竟然是一个飙车高手。

  白微微看着陆天星,眼眸中的好奇之色越来越严重了,自己这个便宜姐夫功夫高也就算了,而且还是一个高富帅,十亿美金就那么轻飘飘的扔给自己姐姐当零花钱了,这也就算了,有钱功夫高也在情理当中,结果现在连车子也玩的那么溜,要不要这么没天理啊。

  要不是她知道自己姐姐的车子,也知道寻常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姐夫会和自己姐姐一起回家,她几乎要以为这是别人开的车了,尤其是陆天星想也没想否认的时候,白微微更加相信自己这个便宜姐夫肯定会飙车,而且技术很牛。

  陆天星看了一眼两眼放光的白微微,小心翼翼的说道:“如果我说不教,你会不会就放过我了。”

  白微微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一句话直接把陆天星打下了十八层地狱:“不会。”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了等于白说。

  “微微,我记得你不喜欢开车的啊,怎么突然想到要学飙车了?”

  白微微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陆天星,惊讶的说道:“姐夫你不知道吗?就在下个月一号,在红秋山会有一场非常火爆的飚车大赛,姐夫你不知道这个消息吗?”

  “红秋山?”

  陆天星眉头一皱,红秋山他还是知道的。

  红球山是魔都靠近大海的一条环山公路,临近大海,山势不是很陡峭,沿着山路往上,站在山顶上,可以把欣赏着大海的辽阔,享受着海风的吹拂,白天红球山的人很多,但一到晚上,哪里就几乎成为了飙车族的聚集地。

  虽然红秋山的山势不是很陡峭,但马路绝对是非常危险,马路弯曲盘旋向上,直通山顶,而且马路一侧就是悬崖,一旦车辆失控,冲下悬崖,垂直几十米的落差,几乎是必死无疑,每一年红秋山都会发生坠山而亡的事件,每一年的死亡人数不会低于数十人。

  魔都警方虽然曾经加大力度打击过飚车事件,但怎么能够抵挡住飙车族疯狂的脚步,最终只能不了了之,听之任之了。

  “是啊,红球山车赛,姐夫,你就教我飙车好不好,我保证用心学,肯定不会出事的。”白微微抓着陆天星的手臂,仰起小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微微,你就放过姐夫好不好,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不敢啊,要是让爷爷知道我教你飙车,而且去红秋山飙车,爷爷会一枪崩了我的,我还年轻,我不想英年早逝。”

  听到陆天星这话,白微微气呼呼的说道:“姐夫,你要是不教我现在就去告诉姐姐说你偷~看我~洗~澡。”

  “你告诉你姐姐也没用,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教你飙车,我那不是教你白哦车,而是教你去送死,你明白吗?你死了这条心吧。”

  看着陆天星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白微微眼睛睛转了转,说道:“姐夫,你不教我可以,但你可以带我去哪里见识一下,凭借姐夫你的实力,拿下第一名没有任何的悬念,说不定还能吸引不少美女投怀送抱。肌肤,我可听说了,那里有很多漂亮的美女,难道姐夫你不想去见识一下,说不定还能邂逅美女来个一~ye~情哦,姐夫,你不想去试试吗?”

  听到白微微的话,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不想,美女又如何,有你姐姐那么漂亮吗?还一~ye~情,我看是一夜作死,你姐姐知道了能打死我,你信不信。”

  “姐夫,我求你了,你就去嘛,大不了人家以后都听你的话,再也不威胁你了,姐夫,去嘛,人家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最喜欢微微了对不对。”

  白微微眼咕噜一转,向前一步,直接抱住了陆天星的手臂,不断的摇晃着,就像是撒娇的小孩,丰~man的圣~女~峰不断的摩~擦着陆天星的手臂。

  陆天星只感觉手臂瞬间被一股柔~软给包裹住了,而且不断的摩~擦,顿时让他感觉到一阵心~猿~意~马,白微微那盈~盈~一~握的圣~女~峰仿佛按~mo~器一样,让陆天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在浴室中看到了那一幕。

  “姐夫,你就答应我嘛,答应人家好不好嘛,人家保证以后不会威胁你,为你马首是瞻。”白微微撅着嘴,撒着娇,一股强烈的触感从神经末梢传来,不断的刺激着陆天星的神经。

  “你真的什么都听我的,真的不会在威胁我?”

  陆天星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白微微,这小妞的话有点不可信。

  白微微重重的点点头,连忙说道:“嗯,嗯,姐夫只要你带我去见识一下,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威胁你。”

  “那好吧!等车赛开始的时候,你叫我一下,记住,我只是带你去见识一下,不是带你去飚车的,这一点你最好明白。”

  陆天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是不得不去了,要是他不去,估计白微微会抱着他手臂不撒手,这一幕要是让白芷晴看见了,估计他在白芷晴心底刚刚占据的位置又没了。

  “耶,我就知道姐夫最好了。”

  听到陆天星的回答,白微微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吧唧一声在陆天星的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我去,这算是被美女给强~吻了吗?

  陆天星愣在了原地,傻眼的看着白微微,他貌似这个小姨子给强~吻了。

  三千字的大章,求兄弟们火力支援一下,双倍月票期间,不投就浪费了,还差二十多张月票就可以爆发了,求月票,求月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