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陆天星闭上眼睛之后,白芷晴的笑脸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浓浓杀气,轻轻的掀起上衣,露出雪白的后背,白芷晴直接从背后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刀,直接扑向陆天星。

  白芷晴满脸狰狞,她虽然不可能真的废掉陆天星,但也要活活吓死陆天星这个王八蛋,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偷~kui,看来是不教训不行了,否则,这家伙绝对会得寸进尺。

  “让你这个色狼偷~kui,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偷~kui,你这个该死的色狼,老娘今天就活活吓死你个王八蛋。”

  白芷晴恶狠狠的看着陆天星,直接扑向陆天星,然后一屁股坐在陆天星的大~腿~上,让他站不起来。

  陆天星只感觉双腿一沉,睁开眼睛就发现白芷晴正坐在他的大腿上,手上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刀在手上比划着。

  “老婆,你又想做什么?”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芷晴,怎么又是这一招,这一招到底是哪个混蛋教的。

  说着,陆天星就想坐起来。

  “陆天星,你这个臭流氓,你管我做什么。还有你可千万不要动,否则,别怪我这把剪刀不长眼睛了,万一戳到了不该戳到的地方,那就怨不得我了。”

  白芷晴感觉到陆天星的动作,冷笑一声,手中的剪刀在陆天星的胯下使劲比划了两下,咔嚓,咔嚓的声音让陆天星一阵心颤。

  “老婆,貌似我没有得罪你吧!”

  陆天星满脸蛋疼的看着白芷晴,白芷晴现在是越来越彪悍了,有朝着白纪母暴龙进化的趋势,好好的一个女强人怎么变成了母暴龙,他实在是搞不懂。

  “干什么?”

  白芷晴冷笑一声,道:“陆天星,你说我干什么,你做什么不好,居然学人家偷~kui,我现在就想告诉你,偷~kui是不好的,必须要纠正。”

  一想到刚才自己被陆天星看了一个精光,白芷晴就恨得一阵牙痒痒,占~她~便宜也就算了,居然还学会偷~kui了,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就直接升级成强~女干了,这种歪风邪气绝不能助涨。

  作为陆天星的老婆,白芷晴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陆天星这个变~态的嗜好,省的以后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就追悔莫及了。

  “偷~kui?老婆,我是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偷~kui,我不知道你在洗澡啊,要是知道你在洗澡,我打死也不会进来的。”

  陆天星看着在小兄弟上方挥舞的剪刀,胯下一阵冰凉,哪怕是白芷晴柔软的翘tun坐在他的身上,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万一这剪刀落下来可不是好玩的,说不定他就和自己的小兄弟说拜拜了,又不能用武力镇压,否则,天知道白芷晴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陆天星的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打消白芷晴的愤怒,让白芷晴放过自己的。

  谁知道听到这番话之后,白芷晴俏脸身上的寒意越发的浓厚起来。

  白芷晴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身材压根就不好,比不上林妖精,不值得你看,是不是啊。”

  女人就是一种矛盾的生物,大街上穿着暴~露,当你盯着她的看时候,她会骂你是流~氓,色狼,当你不盯着她的看的时候,她会怀疑你假正经,眼光有问题,想要特立独行引起她的注意。

  面对蛮不讲理的白芷晴,陆天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难道以后要他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个眼睛看,一个眼睛不看?

  “说话啊。陆天星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白芷晴眼中闪烁着凶光,陆天星说她什么都行,但绝对不能说她身材不好,完美的身材是她最自豪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不来,陆天星说不看,分明就是说她身材不好,不值得看。

  看着白芷晴那副母老虎的模样,陆天星一阵蛋疼,这女人蛮不讲理起来,连神仙也招架不住。

  女人的思维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有可能撕破脸皮,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一副你不解释清楚,咱俩没完的表情,干脆把心一横,直接说道:“老婆,你别开玩笑了,你的身材不好,简直是开国际玩笑。照我说你这身材可是完美的黄金比例,绝对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妻子人选。而且你的xiong够大,不用担心以后生了小孩没有奶,而且屁~股~够~翘,以后绝对是生男孩的料子。”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屁股大,生男孩,对不对。而且,老婆你经常练瑜伽,身体柔韧性没得说,肯定能够解锁寻常人解锁不了的姿势,在床~上~肯定非常的销~hun,身材凹凸有致,圣~女~峰丰~man,脸蛋漂亮,谁敢说你不漂亮,我大耳刮子扇过去,扇不死他丫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身上散发出幽幽的冷气,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

  这里哪里是在夸她,分明是变着花样占~她~的便宜。

  “所以说,老婆,你不用自卑,你的身体绝对是所有女人羡慕的标准身材,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所以不用担心什么,我很满意。”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郑重的说道。

  “满意,满意你个大头鬼,陆天星你这个死混蛋,我今天要废了你。”

  白芷晴双目喷火的看着陆天星,那模样几乎要把陆天星活生生的吃掉一样。

  “喂,喂,老婆,悠着点啊,小心剪刀,这是凶器,老婆,小心剪刀……。”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挥舞剪刀的模样急忙开口,生怕白芷晴一不小心落在了自己小兄弟上。

  “剪刀,没错,我有剪刀,老娘今天废了你这个臭色狼,看你还敢不敢占~我~的便宜。”

  白芷晴恍然醒悟过来,眼眸中闪烁着凶光。

  “老婆,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来真的又如何。”

  “老婆,你可别怪我,再敢这么对我,我要翻脸了啊,到时候别怪我了。”

  “不客气?不客气又怎么样,陆天星你还敢翻天了,今天老娘一定要给你一个教训,让你偷~kui我,让你说我的身材不好,让你yy我的身体,我今天就为民除害,灭掉你这个人渣。”

  “老婆,这是你逼我的,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怕你不成。”

  白芷晴挥舞着剪刀,大有一副剪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

  陆天星注视着剪刀,突然伸出手,猛地抓住白芷晴的手臂,直接将剪刀夺了过来,顺手一扔,剪刀直接扔到了角落里。

  然后,陆天星猛地坐起来,直接和白芷晴面对面,甚至陆天星能够清晰的感觉白芷晴喷出的热气打在脸上,带着淡淡的幽~香。

  白芷晴脸色大变,她没想到陆天星竟然敢反抗,下意识的想要从陆天星身上起来。

  可惜,陆天星哪里会给白芷晴反应的机会,手掌直接抱住白芷晴的柳腰,将她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翘tun高高的翘起,和后背呈现出一个惊人的幅度。

  白芷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扭过头看着陆天星,厉声说道:“陆天星,你敢……。”

  话还没有说完,陆天星抬起巴掌,对着白芷晴那浑~圆的翘tun就是一巴掌,直接把白芷晴后面的话给堵在了嘴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中响起。

  白芷晴只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死定了,我保证,你死定了。”

  “看来教训还不断,还敢跟老公顶嘴。”

  陆天星冷笑一声,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

  “啪!”

  白芷晴的脸蛋瞬间变得通红,犹如喝醉酒了一样,心中更是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双~腿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陆天星,你放开我,赶紧给我放开,你信不信我炒你鱿鱼,我让你从公司滚蛋。”

  “炒我鱿鱼就炒我鱿鱼,白总,今天我得好好教教你,作为一个女人要学会三从四德,没事别拿剪刀来威胁自己老公,更不要随便污蔑一个男人,这是对一个男人的人格侮辱。”

  陆天星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白芷晴,省的她一天到晚拿着剪刀来威胁自己,这关乎到自己未来后~半~身的幸福,绝对不能马虎。

  说着,陆天星扬起手再一次在白芷晴的翘tun上拍了几下。

  白芷晴只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全身却升起一股悸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白芷晴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了,恨不得陆天星再打几下。

  “老婆,你怎么不说话了。”

  又打了几巴掌,陆天星看到白芷晴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挣~扎,心中一颤,该不会是把白芷晴打傻了吧!这可就不太好了。

  陆天星连忙扶起白芷晴,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傻了,当看清楚白芷晴模样的时候,陆天星愣住了,满脸的黑线。

  第二更送到,接下来的两更估计要到下午或者晚上了,求月票,双倍月票期间,一票顶过去两票,一百月票时继续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