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大少,那你知道我不杀他,放了他的后果又是什么,我将会承受无穷无尽的报复,与其如此,不如斩草除根,杀不杀他,教廷一样不会放过我。”

  陆天星看着沐青川,声音波澜不惊的说道:“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他逼迫芷晴给他下跪,如果我刚才没有突破,我们的下场比他现在要凄惨一百倍,一千倍。”

  “沐青川,你知道司马凌云为什么会派你来纽约吗?那就是想要告诉你,身为一个男人应该无愧于心,当你看见自己的女人为你下跪,而你的仇人想要杀你的时候,难道到头来,你会因为你仇家的势力比你大,你就放过你的仇家吗?你在看看你旁边的那几个人,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为了我差点连命都丢了,如果我现在放过他,我有什么脸去面对他们和我的妻子。”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这就是我身边有兄弟,而你身为世家子弟却永远没有一个真正朋友的原因,我可以为了我的兄弟杀上九重天,哪怕血染苍穹,也无怨无悔,而你不行,你永远不会这么做,因为在你的心中,你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考虑的是自己做这件事情到底值不值。”

  “哪怕到现在,你考虑都是霍尔德身后的势力能不能得罪,而不是那群为了让你活着,而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生命去抵挡敌人的兄弟,沐大少,不可否认,你可以得到一切,你可以权倾天下,但是我可以保证,你永远得不到一群生死相交的兄弟,一个爱你的女人。”

  沐青川听到陆天星的话,下意识的想要张嘴去反驳,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陆天星说的没错,在看到陆天星想要杀霍尔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霍尔德刚才所做的事情,而是在考虑霍尔德背后的势力,杀了霍尔德有多少的坏处,而不是考虑直接杀了霍尔德。

  陆天星没有理会沐青川阴晴不定的脸色,看着贪狼和破军等人,吼道:“兄弟们,我们地府佣兵团的宗旨是什么。”

  “杀我兄弟,我灭你全家。”贪狼和破军,饿鬼留人大吼。

  “教廷你们怕不怕?”

  “不怕。”

  “霍尔德杀不杀?”

  “杀。”

  六人大吼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的洪亮,充斥着掩盖不住的杀意。

  陆天星重新将目光落在了沐青川的身上:“沐大少,你听到了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青川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杀了他,你们就不害怕教廷的报复吗?”

  “哈哈哈,报复?”

  没有等陆天星开口,一旁的破军哈哈大笑道:“沐大少,报复是什么,很可怕吗?从我们成立地府佣兵团来,得罪了多少人,挡过多少人的路,我们都数不过来,曾几何时,有人想要报复我们,出动数个团的兵力和重坦克,重武器来围剿我们,可惜,最终结果又如何,我们现在活得好好的,而他们却已经灰飞烟灭,报复不可怕,可怕的是放虎归山,教廷的报复又怎么样,我们接着就行了,只要我们不死,那我们迟早会踏平梵蒂冈。”

  “沐大少,你听到了吗?”

  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我们兄弟几个从不畏惧挑战,而且这才是武者的道路,武道讲究披荆斩棘,无所畏惧,如果你心怀恐惧,你这辈子恐怕都再无存进了,更别说去问鼎那陆地神仙的无敌境界。”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青川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事到如此,陆天星放不放霍尔德都没有什么用处了,只要霍尔德是教廷圣子一天,那教廷的报复就永远不会少,和杀不杀霍尔德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好了,闲话少说,我最尊贵的教廷圣子,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大餐。”

  陆天星没有在理会沐青川,目光落在霍尔德身上,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下一刻,陆天星手上的匕首直接划过霍尔德脸颊,顿时一块血肉飘落在地上。

  “啊!”

  霍尔德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声,鲜血顿时布满了脸颊,有心想要反抗,可是在他反抗的瞬间,陆天星的真气已经如山镇压下来,将他的行动完全封锁,让他整个人都悬浮在了半空中。

  “尊贵的圣子,这个滋味很爽吧!你放心,这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会更爽的。”

  陆天星轻声细语,如同和老朋友聊天一般,但是手上的匕首仿佛穿花蝴蝶一般,在霍尔德身上划过一道道残影。

  每一道残影闪过,就有一块薄如蝉翼般的血肉从他的身上飘落下来。

  霍尔德发出凄惨痛苦的哀嚎和咒骂,在黑夜当中宛如夜枭啼叫,让人不寒而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也从原来的咒骂变成了凄厉惨叫,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瘆人。

  “噗嗤。”

  “噗嗤!”

  一块块血肉掉落在地上,陆天星神色冷漠,没有任何的变化,飞溅出来的鲜血还没有靠近他,就已经被真气给挡住,滑落在了地上。

  沐青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虽然他也是炎黄组的成员之一,也不是没有杀过人,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

  怪不得司马凌云提起陆天星的时候说,和陆天星这种人要么做朋友,要么成为陌生人,千万不要做敌人,因为你跟他做敌人,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现在总算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贪狼和破军等人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一脸漠然的看着惨叫的霍尔德,身为雇佣兵,和死人打交道那是常有的事情,这点事情小儿科。

  而白芷晴则是脸色苍白,和沐青川一样,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但是却强忍这恐惧,咬着嘴唇,看着陆天星一刀一刀的将霍尔德给千刀万剐。

  她很清楚陆天星为什么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给她出气,她不能回头,她是陆天星的妻子,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她要学会适应,要陪着陆天星走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