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后,陆天星驾驶的车子缓缓的驶进了紫苑区,稳稳的停在别墅的车库里面`发%发^说)

  “微微,醒来了,到家了”陆天星推了推身边睡觉的白微微

  “别碰我,我要睡觉了……”白微微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动了动身子,继续熟睡了过去

  陆天星苦笑连连,看着睡的迷迷糊糊的白微微,心中一咬牙,一把抱起白微微,朝着房间内走去

  此刻,陆天星抱着白微微,嗅着白微微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心中一阵忐忑不安,带着姨子出去玩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关键是姨子喝醉了,而他又抱着姨子回来的,这一幕让白芷晴或者老爷子看到了,万一误会了怎么办

  陆天星突然发现,这个姨子不仅是一个恶魔,还是一个大麻烦,心中暗自祈祷着老爷子他们早就睡着了

  一只手抱着白微微,一只手从口袋中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刚走进客厅,陆天星神色一变,僵在了原地,一种想死的冲动从心底冒出来,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说老人睡觉一般都挺早的吗?这尼玛谁说的,谁都十一点钟了,老爷子为什么没有睡觉,还悠闲的在大厅里看电视,抽烟

  陆天星有种抓狂的感觉,恨不得把说这句话的人抓起来吊打一顿

  “爷爷,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呢!”

  陆天星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托着白微微,不让她摔倒在地上,一边看着白桥山的脸色,只要白桥山有暴怒的迹象,立马撒腿就跑,溜之大吉

  “微微喝醉了?”

  白桥山把电视上的目光转移到了陆天星的身上

  “嗯!我不让她喝酒,她偏偏喝酒,所以喝醉了”

  陆天星连忙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无辜之色

  “你先把她送到房间去,等会下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白桥山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轻声说道

  “爷爷,那我先上去了”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丝庆幸的表情,还是这老爷子明白事理,这要是让白芷晴看到了,恐怕连理由都不会问,直接会和他拼命

  陆天星刚把白微微报上楼,刚好遇到准备下楼的何彩兰,在何彩兰的要求下,只得把白微微交给她,再次下了楼

  “爷爷,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都这么晚了,要是没啥急事,明天再说也不迟啊,熬夜对你的身体不好”陆天星坐到沙发上,疑惑问道

  白桥山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陆天星一样,良久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军刀,你老实告诉我,我强迫你娶芷晴,你是不是觉得委屈了?”

  “额!”

  听到老爷子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说

  委屈!

  他当然委屈了,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老婆,却不让你碰,还和你分居,换做是谁,谁不委屈啊

  当然,这些话陆天星只能在心中想想了,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出来,天知道这老爷子听到后,会不会突然暴怒起来

  这老爷子火爆的脾气他是真真切切的见识过了

  陆天星干笑两声,打着哈哈说道:“爷爷,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委屈,芷晴长得这么漂亮,又是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要钱有钱,要房有房,要什么有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的吊~丝,要存款没存款,要房没房,要车没车,典型的三无男人,能娶到芷晴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做老婆,简直是祖坟冒青烟,我偷着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委屈,爷爷你想多了”

  “别跟打哈哈”

  白桥山没好气的瞪了陆天星一眼,道:“吊~丝,你要是吊~丝,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不是吊~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吗?军刀,曾经军方第一高手,连续三届夺得全世界特种兵大赛个人格斗大赛总冠军,立下过赫赫战功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最后选择离开了军队,不知道你离开了军队又去了哪里,但是我打过~越~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所以我的感觉很敏锐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很危险,好像是一头陷入酣睡的嗜血猛兽,一旦苏醒过来,必然会把所有的敌人撕得粉碎,无人挡住你的锋芒”

  说着,白桥山有些惊悚的看了一样陆天星,继续开口说道:“至于芷晴打造出来的白氏集团,呵呵,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你愿意,摧毁白氏集团恐怕不需要多少时间而且,一个女人长得漂亮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成为了别人的老婆,难不成还想学武则天做一个女皇帝不成,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便宜了你,幸好你子机灵,没有说出自己很委屈要离婚的话来,要是你敢说,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打断你的腿,哼,想吃干抹净不认账,门都没有”

  “额!”

  听到老爷子的话,陆天星顿时一阵冷汗,这老爷子的彪悍程度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什么叫做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他,搞得他捡到宝了一样

  “爷爷,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和芷晴离婚呢!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我现在睡觉做梦都能笑醒,赚大发了”

  陆天星干笑两声,他以前的确想过这件事情,等白芷晴终止和他的婚姻协议之后,拿着一笔报酬就闪人,可是最近发生得一系列的事情,让他他发现这个看似冷冰冰的老婆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冰冷

  她同样有着普通女人的喜怒哀乐,有着自己的爱恨情仇,只不过这些情绪全部都被一层寒冰给包裹住了而已,这样的女人要么不爱,一旦爱上一个人必然是惊天动地,火热无比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桥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你不用安慰我了,你以为我老糊涂了吗?什么都看不出来吗?我虽然不知道你和芷晴到底是怎么结婚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多多担待一点,芷晴以前也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和别的女孩没有什么区别,喜欢吃各种零食,喜欢洋娃娃,喜欢玩偶,可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芷晴就变了,变得冷冰冰的,学会了用冰冷来武装自己,对于陌生人通常是不假以辞色……”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