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皇甫玫瑰,我要把你挫骨扬灰,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血祭我儿的在天之灵,我要杀了你……”

  深水湾别墅当中,传出一声充满恨意的咆哮声,赵权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目眦欲裂的盯着手机上自己儿子满身鲜血,死不瞑目的模样,发出一阵阵的咆哮声,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滔天的恨意和无法掩盖的杀意从赵权的身上爆发出来

  “皇甫玫瑰,欺人太甚,我和你不死不休,哪怕是倾尽赵家之力,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赵权像是一个野兽一样,发出怒吼的声音,疯狂的砸着客厅中的东西,价值连城的数百万青花瓷在赵权的手中砸的粉碎,咆哮的声音不断的在大厅中回荡,让人噤若寒蝉

  “怎么了,权,什么事情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赵林惹你生气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穿着睡衣,在房间中睡觉的诸葛玲被大厅传来的暴怒声给惊醒,从卧室中走出来,看着狼藉一片的大厅,脸色不由的变了变,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死了,我儿子死了,他被皇甫玫瑰给千刀万剐了,当着我的面千刀万剐了的,我恨啊,我恨,我为什么上一次不杀灭了他们,为什么要留着他们,我恨啊,我要报仇,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赵权发出怒吼的声音,眼中爆射出一缕刻骨铭心的仇恨,他要报仇,为赵林报仇

  此时的赵权脸色扭曲到了极点,双眼猩红无比,迸射出浓浓的怨恨的光芒,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诸葛玲在听到赵权歇斯底里的话之后,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赵林死了,竟然被人当着赵权的面活生生的给千刀万剐了

  怪不得赵权这么疯狂,要知道赵林是赵权唯一的儿子,赵林死了,这就说明赵权这辈子绝后了,因为赵权已经不能生儿子了,虽然那玩意能用,但是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儿子的功能

  唯一的儿子死了,古人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难怪赵权这么疯狂,更别说自己儿子还是在香江,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被杀的了

  “杀,玲儿,我要杀了他们,立刻打电话,召集所有人,我要一刀一刀的把皇甫玫瑰凌迟处死”

  赵权剧烈的喘了几口气,目光阴森的看着诸葛玲,大声怒吼,他要让皇甫玫瑰血债血偿

  “权,你冷静,你给我冷静下来,你知不知道你越冲动就会让赵家灭亡的更快,现在越是到这个时候,你越是要给我冷静”诸葛玲看着发狂的赵权,眼中闪过一抹心痛之色,沉声说道

  “冷静,我冷静不了,我唯一的儿子死了,当着我的面给千刀万剐了,我要杀了她,我要把他们统统千刀万剐……”

  “啪!”

  赵权的话没有说完,诸葛玲直接一巴掌抽在赵权的脸上,大声说道:“赵权,你给我冷静,你以为你现在就能报仇吗?皇甫玫瑰既然敢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儿子,你认为她会怕你吗?没有应对的措施吗?你给我冷静点,赵林的死,我知道你很心痛,但这不是你失去理智的借口,想要报仇可以,但是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才行,皇甫玫瑰是魔都地下势力的霸主,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才能灭掉她,到时候我们不仅能替赵林报仇,还能顺利掌握魔都玫瑰会的势力,赵权你给我醒醒,现在越是如此,你越是要清醒,这样才能报仇,你懂吗?”

  听到诸葛玲的声音,赵权没有说话,只是喘着粗气,脸颊上出现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显然诸葛玲刚才的一巴掌并没有留手

  好半天,赵权才喘着粗气坐在沙发上,双眼红的吓人,声音冷的让人不寒而栗:“玲儿,谢谢你,是我太莽撞了,你说的没错,当前,我们不宜和皇甫玫瑰硬拼,当务之急,是如何安抚赵家其他人,你替我通知一下那群家伙前来,明天早上开会,谁要是敢不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不惜一切代价的灭掉他”

  赵权的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整个人如同一条毒蛇一样,他本来想要慢慢收拢赵家势力的,可惜,现在他儿子死了,他等不了那么久了,明天过后,他要赵家只剩下他一个声音,那就是他赵权,任何反抗者,格杀勿论

  “没问题,我现在就下去安排”

  诸葛玲郑重的点了点头,现在计划已经实施的差不多了,虽然现在想要掌握那群元老会付出不少的代价,但这个代价现在他们完全承受得起,本来想要温水煮青蛙,现在看来没有时间了

  而就在诸葛玲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想起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诸葛玲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瞬间接通了电话:“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玲姐,老大是不是在你身边,我打不通他的电话,出事了,出大事了,警方突然对我们的势力动手了,开始对我们的势力大规模扫荡了,我们已经有不少兄弟被抓起来的,玲姐接下来怎么办,这一次据说是黄远征亲自下的命令,你快点告诉老大,下面已经乱起来了”

  电话当中传来一个非常急促的声音,隐隐约约还能够听见周遭传来纷杂的声音

  听到这话,诸葛玲脸色狂变,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万万想不到黄家竟然毫不犹豫的对赵家动手了,毫无征兆传出来

  “我知道了,你通知下面的兄弟,全部给我稳住,记住,无论如何,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和黄家有任何的冲突,谁敢擅自和黄家动手,那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明白吗?”诸葛玲快速的说道,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说实在的,赵家未必会怕黄家,真正要是斗起来,绝对是两败俱伤,但是她想不到黄家的行动竟然这么快,甚至没有一丁点的风声传出来,直接就选择了动手,这让她顿时有些措手不及起来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