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

  林耀听到陆天星这话,脸色立刻变了颜色,出卖公司机密,暗中和别的公司联合对付自己的公司,这是典型的商业间谍罪,最低也是三年,如果白芷晴还不愿意放过他,依靠着白家的势力,他一辈子呆在监狱都有可能,就算是出来了,背上一个商业间谍的名声,他这辈子恐怕都彻底的毁了。

  下意识的林耀转身就想跑,不过,早就被盯着他的薛曼直接给拦住了,狠狠的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踢飞了出去,只觉得肠子都要踢断了,泪水横流,半天爬不起来,嘴里只能发出嘶吼的声音。

  “咔嚓!”

  随着陆天星的声音落下,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三名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林耀先生是吧,白氏集团报警说你泄露公司机密,收受贿~赂,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其中一名警察拿出手铐走到林耀的身边,林耀满脸死灰色,瘫坐在地上,像是认命了一样,嘴唇哆嗦着,任由那名警察将自己铐住,没有一丁点的反抗。

  “陆先生不知道你手上这些资料能不能交给警方了,你放心警方绝对不泄露半点?”

  “没问题。”

  陆天星微微一笑,把资料连同u盘重新装进文件袋中,递给那名警察:“多谢了,替我谢谢你们队长,这一次麻烦你了。”

  早在到会议室来之前,陆天星就偷偷的打了一个电话给薛冰,让她派几个人到白氏集团来,本来是如果说林耀就此承认的话,这件事情也算是到此为止,把林耀开除出白氏集团这就足够了。

  毕竟怎么说林耀曾经也是白氏集团的员工,为了白氏集团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作为白芷晴的老公,自然不能让自己的老婆为难,可惜,林耀却不知悔改,反而想要将他陷害成商业间谍,既然是林耀自己找死,这也怨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陆先生你是我们队长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不必跟我们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告辞了。”

  那名警察点点头,几乎是两个人一左一右拖着林耀出去的。

  看着林耀被警察带走,所有人的目光落在陆天星身上,使劲的打了一个哆嗦,狠,实在是太狠了。

  陆天星这个做法直接把林耀打进了十八层地狱,这么多的证据完全可以指控林耀商业间谍罪了,进监~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哪怕是几年之后林耀能够从监~狱里面出来,这辈子恐怕都要毁了,背负着一个商业间谍,为了金钱出卖公司机密这种身份,有几个公司有胆子要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关键的时刻捅一刀,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背叛是所有人不喜欢的,尤其是高层人员背叛,能将一家公司置于死地。

  林耀完了,这辈子彻底的完了。

  所有人都心如明镜一样,打定主意,以后没事不要得罪陆天星,否则,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不是跟林耀一样,毕竟,没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或多或少的都会存在一点问题,万一被陆天星抓住了,天知道白芷晴是不是会开除了他们,他们好不容易成为白氏集团的管理层人员,丢了这份工作就太可惜了。

  白芷晴看着被警察带走的林耀,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根本不想为林耀求情,如果说林耀不狡辩,不陷害陆天星,她或许顶多是开除林耀,可是林耀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是变本加厉的想要诬陷陆天星,这一幕彻底让白芷晴放弃了说情的打算,不踩一脚,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林耀被警察带走之后,会议也接近了尾声,白芷晴开除了几个和林耀走得非常近的员工,说了一些萝卜加大棒的话之后,直接宣布了散会。

  ……

  董事长办公室中。

  陆天星一脸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散发着热气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赞叹一声说道:“这咖啡味道不错,不过,一天到晚喝咖啡对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少喝一点最好,喝茶比较不错,我最喜欢喝武夷山大红袍了,以后可以准备一点,这样显得有品位,可以陶冶情cao,有文人气息。”

  白芷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冷的看着陆天星,寒声说道:“陆天星,你难道不给我解释一下那些资料是怎么来的吗?”

  陆天星瞥了一眼白芷晴,无所谓的说道:“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入侵了一下对方的银行系统和电脑,然后就找到了资料,再把它打印出来吗?老婆,你要是想要感谢我就不必了,毕竟你是我老婆,而且我这个人天生好心肠,为老婆做点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天星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看见白芷晴眼中那杀人的目光。

  “当然了,老婆你真要感谢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把你从我这里拿走的零花钱还给我就行了,我这个人很大方,还一半我也不介意。”

  “陆天星你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入侵这些系统万一要是被抓到了,会是什么下场,你这一辈子恐怕都要在监狱中带着的。”

  白芷晴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这个王八蛋做事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吗?

  “呆在监狱里?”

  陆天星嗤笑一声,得意的说道:“老婆,你别担心了,想要让我呆在监狱里,那得他们能够抓住我才行,要是连入侵他们银行系统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抓我,放心好了,瑞士银行系统也不是什么铜墙铁壁,我有的是办法入侵他们,没事的。”

  白芷晴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无语,的确,有句话说说得好,抓到了,你就是犯罪,抓不到,你就是土豪,就好比前段网上爆出来的一个消息,一个人十几年前抢~劫了几百万跑了没找到,十几年后成为了亿万富翁,要是不被抓到的话,他估计依旧是亿万富翁,而不是一个抢~劫~犯。

  “那你也不能这么做,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你让爷爷和奶奶怎么办。”

  白芷晴愤怒的看着陆天星,差点脱口而出‘你让我怎么办’这句话。

  “嘿嘿,老婆,我能把这些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陆天星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两只眼睛不停的在白芷晴的高~耸~的圣~女~峰上扫荡,看着它上~下~起`伏,恨不得立刻上手去体验一番。

  “鬼才关心你,你多心了。”

  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打死她也不能承认自己担心陆天星。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有些慌乱眼神,心中有些好笑,开口说道:“老婆,今天我想请个假。”

  “请假?”

  白芷晴一愣,双目陡然变得冰寒起来:“陆天星你请假做什么,难不成你想背着我去会什么女仆。”

  “老婆,你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我要是想去会告诉你吗?”

  陆天星白了白芷晴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脸色有些沉重的说道:“今天是阳光孤儿院老院长的祭日,我想去墓地拜祭一下他,当初要不是老院长,我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在我的心中,他一直是我最亲的亲人,是我的亲爷爷。”

  “拜祭杨树林老院长?”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微微一愣,她想起来了,她在陆天星结婚之前,曾经调查过陆天星,阳光孤儿院的老院长姓杨,叫杨树林,是一个非常可敬的老人,以一己之力收养了很多孤儿,并且将这些人通通抚养成才,只不过很可惜,阳光孤儿院在三年前因为种种问题,最终倒闭了,而阳光孤儿院的老院长杨树林也在一年前,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看着陆天星那张带着悲伤的脸,白芷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陪你一起去。”

  “老婆你说什么,你陪我一起去?”

  陆天星猛然抬起头,一脸惊讶的看着白芷晴。

  华夏讲究着丑媳妇见公婆,见了公婆,这也间接的证明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了,如果是去拜祭已经去世的父母,那这个女人就把自己当成了你的老婆了。

  阳光孤儿院的老院长就相当于他的再生父母,他的亲爷爷,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当年要不是老院长,他恐怕早就已经冻死在外面,而选择白芷晴选择跟他一起去拜见老院长,岂不是说白芷晴已经在心中承认了,他就是她的老公了。

  看着陆天星惊讶的目光,白芷晴罕见的没有任何愤怒,反而是轻声说道:“你是我老公,老院长给了你的第二条生命,算得上是你的再生父母,是你的亲人,那么自然老院长也是我的亲人,我想陪你一起去拜祭一下他们,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

  陆天星重重的点点头。

  “嗯。”

  白芷晴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恍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换一身衣服。”

  “老婆,不用了吧!你这身已经很好了,而且,老院长不会介意的。”

  陆天星无语的看着白芷晴,他可见识过白芷晴换衣服的时间,最低半个小时,这一件比划一下,那一件比划一下。

  “你懂什么,你见过穿ol制服装去拜祭的吗?”

  白芷晴米好奇的瞪了陆天星一眼,转身走进了里间,由于她经常在公司熬夜工作,在里间休息室,白芷晴准备了不少的衣服。

  看着白芷晴走进里间,陆天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给自己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眼神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