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

  杨天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一次金陵之行可以说是动手的最佳时机,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方家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会找你帮忙,只要他们来找你帮忙,那我们的计划就能顺利实施,到时候只要激怒陆天星,那方家势必会灰飞烟灭,到时候,我们就能置陆天星于死地。”

  “这么做有用吗?”

  “当然有用,只要激怒陆天星,不管他灭不灭掉方家,他都将踏入我们的圈套,只要他钻进这个圈套,那他就必死无疑。”

  杨天赐眼中闪烁着阴森的光芒,带着报复后的畅快:“不过,想要让这个计划完美,那方家就必须要成为炮灰,不知道江兄你舍不得舍得。”

  “舍不舍得?”

  江浩辰冷冷一笑:“我连自己的亲舅妈都可以放弃,区区一个远方亲戚放弃又如何,只要能让陆天星灰飞烟灭,牺牲一个又如何。”

  “哈哈哈。”

  听到江浩辰的话,杨天赐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好,江兄不愧是一个枭雄,我可以保证,这一次只要计划成功,陆天星必死无疑,接下来我和江兄,好好说说这个计划的细节。”

  “洗耳恭听。”

  江浩辰的脸上露出来了一丝残忍的笑容,等陆天星死了,他要把陆家的人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

  丝毫不知道有人已经在暗中准备算计自己的陆天星和白芷晴等人开着车来到了早就预订好的酒店。

  从前台拿过两张房卡之后,四人直接上了楼,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一间,薛曼和林倩茹两人睡一间,本来是两人一人一间的,不过,直接被薛曼给拒绝了,强拉着林倩茹睡在一起,说加深一下姐妹感情,这让陆天星一阵无语。

  尤其是薛曼当时那种看他的眼神,让他顿时有种抓狂的感觉,这尼玛是在防贼吗?当他是采花大盗吗?

  如果薛曼此刻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想法,肯定会毫不客气的说,老娘就是在防你这个采花贼。

  拿着房卡走进酒店套房,陆天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而白芷晴则是一脸微笑的走到陆天星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担心今天的事情。”

  “没有,一个方家还奈何不了我。”

  陆天星搂着白芷晴的纤腰,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的确没有将方家放在眼中,想要灭掉方家,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那你的脸色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白芷晴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情,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陆天星摇了摇头,可是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金陵之后,他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悸,就仿佛即将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可是却怎么也说不上来。

  “老婆,等过两天我们去苏州怎么样。”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

  “去苏州?”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微微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没问题,等过两天小曼和倩茹她们回魔都后,我们就去苏州,正好去看看爷爷,我感觉爷爷很孤独,很不开心,我们到时候把他接到魔都玩几天,放松放松。”

  “嗯,就按照你说的做。”

  陆天星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突破到神话级中期,再加上造化源决,再配合老爷子的实力,想要炼化掉一道剑气并不算什么难事,只要炼化掉老爷子体内的剑气,他才可以真正的做到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只要有陆老爷子坐镇,白芷晴等人的安危他才不必担心,那些魑魅魍魉才不敢轻举妄动,这样他才能专心做其他的事情,去解决后面的事情。

  而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说这话的时候,在隔壁的房间当中。

  林倩茹和薛曼两人也坐在总统套房中的沙发上。

  薛曼目光有些幽幽的看着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林倩茹,说道:“倩茹,你喜欢陆天星,你不后悔吗?”

  “后悔?”

  听到薛曼的话,林倩茹的身子一颤,她当然知道薛曼这番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分明是在询问她,她爱上陆天星,却得不到一个名分这件事情。

  “或许吧!我曾经我后悔过,但是后来我发现,名分有没有无所谓,我只需要知道他心中有我,在意我,这就足够了,爱情并不是非要开花结果才真正幸福。”林倩茹轻声说道,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神色,从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跟着她去杭市,并且带着她闯进谭家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离不开陆天星。

  薛曼听到林倩茹的话,神色顿时为之一怔,她和林倩茹是闺蜜,自然清楚林倩茹不是在说谎。

  “小曼,你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做什么,这可不是平常的你。”林倩茹突然开口问道。

  “没什么。”

  薛曼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倩茹,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除了惹麻烦,我什么都不会。”

  “小曼,你别这么说,至少你可以保护我,昨天要不是因为你,我恐怕早就被那个纨绔子弟给侮辱了,你怎么可能会没用,你要是没用,这天底下还有多少人有用。”

  林倩茹轻声安慰薛曼,她很清楚薛曼患得患失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有些事情,她这个外人是没有办法去说的。

  “或许吧!”

  薛曼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轻轻的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悸动压下去。

  “好了,小曼,别多愁善感了,这可不是我记忆中的薛曼。”

  林倩茹笑了笑,站起身来,当着薛曼的面,脱掉了外衣:“小曼,反正现在有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去去晦气,毕竟警察局不是什么好地方。”

  “好啊,说起来,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洗澡了。”

  薛曼站起身来,随意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件浴袍,然后当着林倩茹的面,脱掉了衣服,露出那完美火辣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宛如丝绸一般,似乎在闪烁着淡淡的荧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