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知道吗?当你第一次救我的时候,我认为我已经了解你了,可是你却又隐藏在了迷雾当中,就像是沙滩上的沙子一样,明明已经掌握在了手中,却在不知不觉又从指尖漏掉了,或许,从那时候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你了,甚至在乎你的感受,在乎你喜欢吃什么。”

  白芷晴低声喃喃自语,脸上闪过一丝甜蜜的笑容:“还记得当初我问你会不会变这句话吗?你没有真正回答过我,但是我现在告诉你,人都会变,我也会变,当初我对你不屑一顾,可惜,后面我变了,我变得在乎你,变得爱吃醋了,变得无理取闹了,我只希望你能记住我……。”

  看着白芷晴脸上的甜蜜笑容,陆天星心中五味陈杂,很不是滋味。

  “老婆,我……。”

  还没有等陆天星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陆天星,你不懂,作为一个女强人有多么的痛苦,每天看到的都是别人敬畏你的眼神和对你身~体~贪~婪的目光,有时候,我真的渴望和别的普通女孩一样,可以对自己的男朋友撒撒娇,耍耍小性子,然后和自己男朋友在大街上吵吵闹闹,秀~着~恩~爱,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疯狂。”

  “陆天星,你知道吗?游乐场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二次去,第一次是和爸爸妈妈,第二次就是和你……。”

  白芷晴缓缓的说着,陆天星沉默不语,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秀发,他从来不知道白芷晴心中压抑着很多东西,不能和人倾诉,更不能和人述说,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忍着,自己扛着。

  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重了,重的让她喘不过气来,不得不伪装成一副冷漠的样子,告诉世人,她不是好欺负的。

  “陆天星,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我不希望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我白芷晴宁愿失败了,也不愿被欺骗,至少曾经我哭过,笑过,爱过,这就足够了。”

  “而且,我向你保证,我会努力爱上你的。”

  白芷晴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陆天星,没有任何的退让。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那张精致的俏脸,轻轻的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我要和你白头偕老,一辈子永永远远的在一起,哪怕你喜欢上了别的男人,我也要把你绑在身边,谁也抢不走。”

  “你以为你是谁,等我厌烦了你,我就把你一脚踢开,再换别的男人,哼。”

  听到陆天星霸道的话,白芷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哪怕陆天星这些话是骗她的,她满足了。

  有时候女人想要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哪怕是一句谎言,也能让她们感觉到甜蜜。

  女人有时候很精明,有时候却很傻,为了爱可以付出一切。

  “踢开?我可是牛皮糖,黏上了这辈子就甩不掉了,你要是敢踢开我,我就家法伺候。”

  陆天星咧咧嘴,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额头:“疼吗?”

  白芷晴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是给咱们爷爷磕的头,不疼。”

  “老头子,你听到了没有,你孙媳妇刚才给你磕头了,你说要不要包个大红包给她,毕竟她是第一次上门。”

  陆天星点点头,转头看着墓碑上那张带着慈祥笑容的照片,仿佛他面对的不是照片,而是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一样。

  白芷晴静静的跪在陆天星的身边,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陆天星述说着他和自己的故事。

  ……

  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在思念陵园的时候,魔都王家别墅当中。

  王延志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脸色阴郁,浑身上下散发出阵阵杀机,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瘦小的男人。

  王延志脸色阴沉的说道:“今天你回来干什么,我不是让你盯着陆天星和白芷晴这两人吗?”

  瘦小男子恭敬的说道:“老爷,我已经有消息了,今天白芷晴和陆天星离开了白氏集团,去了郊外的思念陵园,他们身边没有其他人跟随,只有他们两个。”

  “郊外的思念陵园?”

  王延志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好,好得很啊,思念陵园好地方,这可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死了连墓地都不用买,就地埋了就行。”

  “老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我们派人跟着去,防止发生意外?”瘦小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

  “不用了,这件事情与我们王家无关,我们看热闹而已,动手的是夜狼佣兵团,不是我们。”

  王延志冷冷一笑,挥挥手让男子离开之后,王延志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夜狼先生,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目前在郊外思念陵园。”

  “我知道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王先生你准备好了没有。”

  “我当然做好准备了,不过,夜狼先生,你最好明白,我能延迟出警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你们解决不了这两人的话,警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来,另外,炎黄组有两人在魔都,你最好是小心一点,不要被他们给盯上了。”

  “王先生,你太高看他们了,三分钟,只要给我三分钟我就能把他们解决掉,至于炎黄组,除了司马凌云和炎黄组那群老不死的之外,其他的人不过是一群废物,不值一提。”

  “那就恭祝夜狼先生马到成功了。”

  王延志挂掉电话,脸上闪过一抹阴森的杀机:“陆天星,白芷晴今天就是你们两个的死期,你放心,等你们死了,我会把白家那两个老不死的送去一起陪你们的。”

  王延志眼中闪烁着寒芒,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当日在金鹏大酒店他亲自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腿,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今天他就要陆天星和白芷晴死,用他们的鲜血来洗刷自己当日所受到的耻辱。

  “你让我亲自打断我儿子的腿,我就要你全家的命,不仅如此,我还要把你亲人的尸骨挖出来,挫骨扬灰,我要让他们永世不得安宁。”

  王延志脸上充斥着一片杀机,心中却有一阵惋惜,只可惜陆天星看不见自己亲人被挫骨扬灰了,否则,那画面肯定非常美。

  为了报仇,王延志的心理已经扭曲了到了极点,只要能报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此时,陆天星丝毫不知道,王家针对他的危机已经慢慢展开了,甚至联合了夜狼佣兵团,想要将他彻底杀死在思念陵园当中。

  在思念陵园呆了一个多小时,陆天星和白芷晴站了起来,站在墓碑面前,弯腰鞠了一躬:“老头子时间不早了,我和芷晴先回去了,等我们有时间再来看你,你就放心,我们一定会抓紧时间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大重孙子,到时候带着他一起过来看你,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忘了红包。”

  白芷晴也开口说道:“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天星的,你说的话我全都记在心里,他要爱我,保护我,陪我开心,陪我哭闹,他要是敢不听话就狠狠的教训他,让他知道知道陆家媳妇的厉害。爷爷,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两人回到停在思念陵园马路边的车上。

  陆天星深吸了几口气,收拾了一下心情,一脸黑线的看着白芷晴:“老婆,你刚才说什么,老爷子让你管教我?我怎么没有听到老爷子说啊。”

  白芷晴瞥了一眼陆天星,冷哼一声,道:“哼,你当然没有听到了,这是老爷子特地告诉我的,他说你太调皮了,让我好好管~教你,还跟我说,要你一辈子关心我,爱护我,要忍受我的一切,不然,爷爷就让我狠狠的教训你,让你跪搓衣板,你要是敢反抗,他晚上来找你,教训你一顿,替我报仇。”

  陆天星一脸惊恐的看着白芷晴:“老婆,那你究竟是人是鬼,我虽然羡慕许仙上~过蛇,羡慕宁采臣~日~过~鬼,但羡慕归羡慕,我没有想过自己要ri~鬼的啊。”

  “好啊,陆天星你敢说我是女鬼?你反了天是不是,今天我就替爷爷好好教训你一顿。”

  白芷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女鬼,她是女鬼吗?谁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女鬼。

  说着,白芷晴张牙舞爪的扑向陆天星,她要重振妻纲,给陆天星一点颜色看看。

  白芷晴张牙舞爪的在陆天星的手臂上使劲的掐着,让你这个王八蛋说我是女鬼,让你这么说我。

  陆天星仿佛没有感觉到白芷晴的动作一样,而是眉头紧锁,目光扫向窗外。

  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危机从心中一闪而逝,有一种被狙~击~枪给锁定了的感觉,当他仔细感觉的时候,这股危机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感觉不到分毫,仿佛刚才只不过是一场幻觉而已。

  第三更送到,晚上还有一更,相当于其他六更了,求火力支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