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不断的挥舞着火焰巨斧,一斧一斧劈向陆天星,可无论他从那个地方攻击,造化神鼎当中都会喷涌出一团浓烈的真气,将他的攻击化解成无形。

  “不行,不能在这么继续下去了,否则,夜狼没死,我的真气就被他活生生的消耗干净了。”

  看着夜狼凌厉的攻击,陆天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身影一闪,躲过攻击,道:“夜狼你劈了这么久了,累不累啊,这回该轮到我进攻了,铁血大战戟。”

  陆天星体内真气滚滚如潮,铮铮运转,恐怖至极,大手一挥,只见真气浩荡升腾,化作一杆铁血大战戟,浓浓的血气和铁锈味弥漫苍穹,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咆哮一般,一瞬间,仿佛这里已经不是宽敞的马路,而是一个充满了战火和杀戮的铁血战场。

  这是用真气幻化出来的场景,和神话级强者一般,一念天变,情绪转变之间,能让天地伴随着他的情绪转变,他哭则天哭,他笑则天笑。

  “杀!”

  陆天星手持铁血大战戟,戟锋转动,向着夜狼刺了过去。

  一瞬间,夜狼脸色狂变,只觉得一股凌厉的杀意袭来,笼罩住他的灵魂,让他的心中升不起任何的抵抗心思,霎那之间,他面对的仿佛不是陆天星,而是一个出入沙场,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大将,霸道绝伦,可怕至极。

  “可恶,你镇压不了我的。”

  夜狼怒吼一声,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感觉让他有一种被别人掌握了生死的感觉。

  “斩!”

  夜狼怒吼一声,手上的火焰巨斧疯狂的挥舞起来,一道道火焰笼罩在整个天空,将天空照耀的红彤彤的,一股股炙热的气息能将人活生生的给烧成灰烬。

  锋锐的斧芒带着一道道剧烈闪烁的火焰,铺天盖地的冲向陆天星。

  陆天星脸色不变,人在空中,铁血大战戟一抖瞬间刺出千百戟影,戟影重重,如同狂风骤雨落下。

  顿时之间,所有呼啸而来的火焰瞬间被刺得支离破碎,消散的无影无踪。

  陆天星战斗力全开,越战越勇,甚至在战斗之间,陆天星感觉体内的真气运转的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精纯,筋骨血肉在蜕变,如同脱胎换骨,和天地契合在了一起,即将突破到神话级境界一样。

  “这才是我想要的战斗,唯有战斗才是我突破的动力,杀。”

  陆天星哈哈大笑,战意滔天,面对夜狼的凌厉攻击,不闪不避,直接拿着铁血大战戟冲了上去。

  “轰!”“轰!”“轰!”

  狂暴的力量相互碰撞,轰在四周,如同一枚枚炸弹落在四周,将周围的一切卷成粉碎。

  陆天星边战边退,在他的刻意引导下,他和夜狼的战场并没有靠近白芷晴的位置,而是慢慢的朝着远处转移。

  白芷晴隐藏在陆天星轰出的土洞当中,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牙齿咬着嘴唇,甚至咬出血也未知未觉,苍白的脸色让人心碎。

  她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但是光从外面那一声声仿佛炸弹般的轰隆声就知道,战斗有多么的激烈,有多么的残酷。

  甚至只要抬起头,白芷晴就能看见那几乎被轰成粉末的水泥碎渣飞溅的到处都是,整个天空就像是被火焰给烧红了一样,带着滚滚激荡的炙热气息。

  与此同时,在距离战斗位置一公里之外,断刃和蛟龙两人抬起头,眼神恐惧的望着天空,那几乎将整个半边天都烧红了的火焰让他们感觉到了胆颤心惊。

  一**强烈的气势横扫过来,让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被狂风骤雨给撕碎了,让他们不得不运起真气抵挡,再也不敢前进分毫。

  再往前,只要对方的攻击冲杀过来,他们甚至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直接被卷成了碎屑。

  炎黄组的宗旨虽然是维护华夏武道平和,诛杀入侵者,但也不是让他们上去送死,这种等级的战斗,不是他们可以想插手就能插手的,打红眼的人可不管你是不是炎黄组的人。

  陆天星几乎化作了一道道残影,在虚空不断的变换位置,漫天的戟影带着浓浓的铁血气息轰在夜狼化作的火焰人的身上,在它的身躯上留下一个个大洞,却在瞬间就被涌动的真气给修复好了。

  “没有用的判官,只要我不死,火焰人就永远不会消失,你是赢不了我的。”

  夜狼的声音从火焰人的身体内传出来,嗡嗡作响,带着强大的自信,不入神话,终生为蝼蚁,他就不相信自己镇压不了一个天级巅峰的人。

  “夜狼,你太自信了,既然破不了你的火焰人,那我就大发慈悲,彻底打爆了他。”

  陆天星冷冷一笑,双眼变得森然起来,铁血大战戟一动,瞬间如同千军万马一般朝着火焰人镇压下去。

  狂暴的力量席卷整个天空,仿佛要将天地都要洞穿了一样,招式未到,夜狼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铁血气息扑面而来,这杆真气化作的大戟还未刺到他的身躯上,那一股凌厉的杀意变已经刺激的火焰人摇摇欲坠,几乎要将他的真气给摧毁掉。

  “好可怕的力量,这家伙真的是天级境界的人吗?真气质量之高,竟然连我也抵挡不住,看来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他了。”

  夜狼脸色狂变,心中念头闪烁,真气催动到了极致,火焰巨斧真气闪烁,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斩向陆天星。

  “砰!”

  两股同样强大的力量狠狠撞在一起,摧毁天地,可怕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卷起一道道狂风,撕裂周围的一切。

  轰!

  夜狼凝聚的火焰人瞬间崩溃,夜狼整人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来,在天空格外的刺眼。

  陆天星同样也好不得到哪去,真气凝聚的铁血大战戟上面出现一道道裂痕,随即轰然破碎,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身形在虚空摇摇欲坠。

  似乎感受到陆天星受伤,他身上的真气瞬间在体内快速运转,为陆天星修复体内破损的经脉。

  以神话级境界和天级境界对拼的两败俱伤,这一击之下,夜狼已经输了,落在了下风。

  “夜狼,你输了。”

  陆天星看着夜狼的身影,眼神闪烁着疯狂的杀机,不做停留,身影一闪,速度快若闪电的扑向夜狼。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夜狼比蛇更可怕,他是一头独狼,绝不能留。

  手臂一震,铁血大战戟再一次凝聚在手中,陆天星快若闪电的扑向夜狼,铁血大战戟直刺夜狼心脏,这一击就要送夜狼归西。

  “判官,想要杀我,恐怕你还太嫩了点。”

  对于陆天星的杀机,夜狼没有任何的奇怪,他要陆天星死,陆天星自然不可能放过他,这不是恩怨不恩怨的问题,他们两个只能活一个。

  怒吼一声,夜狼身上爆发出熊熊的火焰,包裹在他的身体四周,仿佛一层盔甲一样,一把火焰大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判官,如果你能活下去突破到神话级,你绝对是华夏所有武者当中最强的,可惜,今天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死,你放心,我夜狼敬佩你,杀了你之后,我会让整个地府佣兵团的人统统下去陪你的,让你不孤单的。”

  夜狼直接扑向陆天星,火焰大剑握在手中,带着开山裂地的威势。

  “彼此彼此,杀了你之后,我会把整个夜狼佣兵团送进地狱陪你的。”

  陆天星冷冷一笑,夜狼在夜狼佣兵团的声望极高,死忠很多,如果不灭掉夜狼佣兵团,白芷晴将会直接处在夜狼要佣兵团的视野下,随时随地的遭受夜狼佣兵团不顾一切的报复。

  两个人身形不断的变换,发生着激烈的碰撞,强大的力量呼啸而出,毁灭一切,四周结实的水泥路面瞬间变得坑坑洼洼,出现一个个大洞。

  每一次交手,陆天星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轰入体内,几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给燃烧了。

  同样夜狼也不好受,陆天星修炼出来的真气强势无比,每一次交锋,夜狼都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朝着他轰过来,宛如是一座座大山朝着碾压过来。

  “造化神鼎可以将所有的攻击化为无形,想当时直接把这些攻击力量全部炼化了,不知道能不能在体内凝聚一尊造化神鼎,将轰入体内的火焰真气给炼化了。”

  陆天星脑海中骤然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的催动造化源决,在丹田中央凝聚出一尊造化神鼎。

  下一刻,陆天星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错愕和难以置信,随着造化神鼎的出现,夜狼轰入他体内的火焰真气竟然直接被造化神鼎给吸收直接炼化了,然后反哺出一股精纯的真气,补充他消耗的真气。

  “难道这才是造化神鼎真正可怕的地方,居然能将对方的真气炼化成自己的,这造化源决未免也太可怕了,这部功法到底是什么人创造出来的,太可怕,难不成和四象戒指一样属于数千年前炼气士修炼的功法不成。这未免也太太可怕了,修炼这部功法,哪怕是面对车轮战,我恐怕也能立于不败之地,谁能奈何得了我。”

  陆天星心中震撼连连,这是他第一次和神话级的强者进行战斗,第一次发现造化源决竟然如此的可怕,居然能将别人的真气炼化成自己的,补充自己消耗的真气,这不亚于随身携带一个永动机,时时刻刻给你提供动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