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知道你干了什么,我不是让你住手了吗?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谁让你杀了他的,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夜狼,夜狼佣兵团的首领,你知不知道他对我们有多么的重要,谁让你动手的,你还有没有把炎黄组放在眼里,你是想和整个炎黄组为敌吗?”

  等待陆天星击杀夜狼后,断刃和蛟龙才出现在这里,看了一眼夜狼的尸体,断刃气急败坏的冲着陆天星怒吼,眼眸中带着森然的杀机。

  抓住活的夜狼,他就是大功一件,如今夜狼死了,抓住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我和不和炎黄组为敌不是你可以说的,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吠叫,你忘了上一次的教训了,你真以为炎黄组可以一手遮天了不成,你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炎黄组都不会有人说一句话。”

  陆天星看着断刃,眼中杀机一闪而逝,再多说一句,他不介意宰了断刃。

  看到陆天星眼中的杀机,断刃的脸色狂变,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当初被陆天星踩在脚下的画面,脚步不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完全是被陆天星给吓住了。

  看着陆天星不屑的目光和周围嘲讽的眼神,断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难看起来,心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他是炎黄组的人,哪怕是天级武者,见到炎黄组的人也需要礼让三分,这也是他刚才敢怒斥陆天星的底气,但是他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三番两次的给他脸色难看,这让一直被所有人敬畏的断刃心中立刻升起了一股杀意。

  尤其是看到陆天星杀死夜狼的时候,断刃的眼底深处控制不住的闪过一抹浓浓的贪婪之色,夜狼是谁,夜狼佣兵团的首领,成名多年的神话级强者,而陆天星根据炎黄组的资料显示,陆天星只不过是一名天级巅峰的武者而已,以天级巅峰的实力击杀一名神话级武者,这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实力,陆天星能杀死夜狼,唯有一个解释,陆天星身上拥有一部逆天的功法,支撑他跨越天级和神话级之间的沟壑,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

  “陆天星身上一定拥有一部强大的功法。”

  一想到这个,断刃心中的贪婪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恨不得立刻抓住陆天星,从他的嘴里逼问出修炼功法的下落,有了这部功法,他又何必去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他就是下一个司马凌云,未来炎黄组的掌控者。

  虽然心中贪婪之色更胜,但断刃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满脸怒火,似乎很愤怒,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记住,别来烦我,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永远留在魔都,炎黄组,除了几个老不死的和司马凌云之外,你们谁敢和我一战。”

  陆天星漠然的扫过所有人,冰冷的眼神让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从头凉到脚。

  收回铁血大战戟,陆天星朝着白芷晴隐藏的方向走去。

  “咻!”

  就在陆天星转身的刹那,一道冷光凭空乍现,刀锋快若闪电的削向陆天星的脖子。

  看到熟悉的日本武士刀,陆天星眼中凶光大炽,对着武士刀随手拍出一掌。

  空气瞬间爆炸,武士刀斩在陆天星的手上,直接被拍得粉碎,陆天星的手掌拍在虚空当中,直接将一名忍者给凭空打爆,化作了漫天血雨。

  “什么,这个混蛋的实力这么强,竟然能将人活生生的打爆了。”

  紧跟在叶浮屠后面的薛冰,刚一出现在这里就看到陆天星直接将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当中的人给打爆了,那漫天血雨随风飘散,触目惊心。

  一愣之下,薛冰瞬间有些愤怒了起来,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察,陆天星当着她的面杀人,分明是在挑衅警察。

  向着,薛冰就想冲出去,吓得她旁边的叶浮屠连忙伸手拉住她。

  “小冰,你干什么?”

  “局长,他杀人了,我要阻止他。”薛冰看着陆天星,不满的说道。

  叶浮屠一脸无语的看着薛冰,虽然说警察需要薛冰这种正义感十足的警察,但也要分时候,武者的事情他们根本管不了,没看到炎黄组的人都在旁边看着,不敢动手吗?

  “小冰,冷静点,你在这么冲动,信不信我把你调到交警队去,而且,这件事情不归我们管,归他们管。”

  叶浮屠将目光落在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蛟龙,断刃两人的身上。

  薛冰看了两人一眼,不满的嘀咕一声:“欺软怕硬的家伙。”

  声音虽小,但对于武者来说,和在耳边说没有什么区别。

  听到薛冰的嘀咕,蛟龙心中苦笑一声,炎黄组所的宗旨是维护武道和平,而不是去阻止别人杀人,何况这群小鬼子都敢跑到华夏来杀人了,活该倒霉,更别说炎黄组本来和小鬼子就不对付了。

  而且要他们阻止陆天星,开什么玩笑,陆天星本来就不待见他们,现在已经有些杀红眼了,谁知道他们上去阻止,陆天星会不会把他们当成小鬼子给宰了,到时候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小鬼子,你们太猖狂了,前段时间我没有找到你们的老巢,没想到这一次你满居然还敢来,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既然如此,我今天就送你们上路。”

  陆天星站在原地,脸色充满了森然的杀机,身躯一阵,滚滚如潮的真气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宛如远古洪荒巨兽苏醒了一样。

  “八嘎呀路,杀,杀了他。”

  虚空中传来一个暴怒的声音。

  “八嘎你大爷,给我死。”

  陆天星眼神凶光一闪,身影一闪,出现在虚空当中。

  五指成爪,凌空一抓,一个忍者直接被陆天星从虚空抓了出来,陆天星的手掌按在他的脑袋上,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真气一吐,直接将那名小鬼子忍者震成了一片血雨。

  凶残,霸道,嗜血。

  陆天星的表现让所有人都脸色狂变,他们也杀过人,更加见过死人,但从来没有见过向陆天星这么凶残的家伙,直接将人打的尸骨无存。

  薛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嗅着飘散过来的血腥味,薛冰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虽然是警察,见过不少的凶~案~现场,但是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物,不值一提。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脸色苍白,只感觉通体发寒,眼中带着惧意的看着陆天星。

  “啧啧,人数不少啊,十几个忍者,啧啧,还有地级巅峰的忍者带队,好,好,我就先宰了你们,等找到你们的老巢,再一起送他们上黄泉路陪你们。”

  陆天星感受了一下白芷晴那个方向,发现没有忍者存在之后,眼中顿时爆射出一缕寒芒,手臂缓缓的抬起,瞬间化作一道道残影,朝着四面八方镇压过去。

  他的手掌如天,真气狂暴,几乎掀翻了整个空间,无数的掌影轰在虚空当中,宛如真的要把整个天地打爆了一样。

  “砰!”“砰!”“砰!”

  像是气球爆炸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每一道掌影落下,虚空当中都能亲眼看到一团血雨凭空爆开。

  十几掌落下,整个天空都像是被染红了一样,浓郁的血腥气息扩散出去,令人作呕。

  陆天星站在虚空当中,如同一尊杀神,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杀你,真以为我发现不了你吗?本来想留着你的,找到你老巢,既然你这么想死,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陆天星冷笑一声,伸手朝着白芷晴的方向一抓,一个矮子忍者直接被陆天星生生的从虚空当中拎了出来。

  陆天星的手指掐在他的脖子上:“告诉我,你们究竟是谁,还有多少人在魔都。”

  “八嘎呀路……。”

  那名地级巅峰的忍者满脸狰狞,刚想怒骂,就听见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陆天星直接捏碎了他的喉咙。

  “既然不想说,那就跟阎王说好了。”

  陆天星像是扔垃圾一样,扔掉手中的尸体,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既然想做死士,他又何必在留着。

  薛冰,叶浮屠等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虚空血红一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几名忍者葬身在了陆天星的手中。

  尤其是陆天星最后毫不留情捏死地级巅峰的忍者的那一幕,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颤,后背冰凉一片,眼神恐惧的看着陆天星。

  杀人如麻,这家伙绝对是杀人如麻,陆天星捏死那名地级巅峰忍者那副轻飘飘的模样,让他们感觉陆天星不是杀了一个人,而是捏死了一只鸡,轻轻一用力就扭断了脖子。

  蛟龙满脸震惊的看着虚空当中的陆天星,脸上带着一丝郁闷,他和小鬼子打过交道,也杀过小鬼子,知道小鬼子忍者如何的难缠。

  小鬼子的忍术虽然是偷学华夏的五行遁术,但不得不说,忍术让不少武者吃过亏,让人防不胜防,稍有不注意,说不定就被这群家伙给阴死了。

  但眼前这群小鬼子忍者在陆天星眼中简直和蚂蚁没有多大的差别,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直接就被碾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