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离开了蛟龙房间的断刃一脸冰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等关上门之后,他的脸色霎那之间变得阴沉无比了起来,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怨恨之色,一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

  “我是炎黄组的天才,未来的神话级强者,陆天星你今天给我的屈辱我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还给你,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的亲人是怎么死在手上的。”

  断刃发出低吼的声音,眼神充满了怨毒之色,他堂堂的天字号小队的成员,天才一般的人物,未来的天级,神话级的强者,走到哪里不是受到别人的尊敬,生怕得罪了他,可陆天星非但不尊敬他,反而是让他三番两次的丢脸,这份屈辱他一定要报,他要报仇,他要让陆天星付出惨痛的代价。

  “陆天星,你以为你能击杀夜狼我就奈何不了你吗?我会让你知道我炎黄组想要杀的人,哪怕他是陆地神仙,他也必死无疑。”

  断刃低声喃喃自语,一股阴森之色从他眼中一闪而逝,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皇甫虎,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

  此时,魔都一家顶级的私人医院当中。

  丝毫不知道司马凌云已经准备来魔都的陆天星正一脸蛋疼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白芷晴,他整个人浑身上下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像一个木乃伊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个重伤员。

  “老婆,我能不能回家了,我都说了,我没事,至于把我裹得像粽子一样吗?”陆天星可怜兮兮的看着白芷晴说道。

  白芷晴眉头一皱,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闭嘴,刚才医生说了,你身上的伤势很重,有些伤口已经能够看见骨头了,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万一感染了这可不是小事情,你现在必须给我呆在医院,好好修养才行。”

  “老婆,有什么好修养的,再说了又不是小~兄~弟受伤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天星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只要他愿意,两天恢复正常完全没有让任何问题。

  白芷晴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这个王八蛋,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这么口花花的。

  “陆天星,你以后不要以身犯险好不好。”

  白芷晴幽幽的看着陆天星,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脑海中回想起离开思念陵园的时候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方圆数百米之内几乎看不见一个好地方,坑坑洼洼的,哪怕是没有看到当时的画面,她也能猜到当时情况有多么的惨烈,稍有不慎,恐怕死的人就是陆天星了。

  “老婆,我……。”

  看着白芷晴后怕的眼神,陆天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陆天星,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扫把星,每一次都能遇到危险,而且还让你受伤了,你是不是特别恨我,恨我给你招惹了一堆麻烦。”

  说到这里,白芷晴脸上流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容。

  “没有,你是我的福星,自从见到了你,我才发现原来生活中还是充满着乐趣。”

  陆天星摇摇头,轻声安慰着白芷晴,经历了一场生死,正是一个女人最多愁善感的时候。

  “陆天星,你能不能教我武功,我不想成为累赘,我想帮助你。”

  白芷晴猛地抬起头,郑重的看着陆天星,眼神中充满了坚决。

  “练武很苦,很枯燥的。”

  “我不怕苦。”

  “那好吧!等找个时间,我来教你。”

  “嗯!”

  白芷晴郑重的点点头,心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下一次一定能够帮上陆天星了,而不是躲在里面,担惊受怕。

  看着白芷晴的表情,陆天星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还有一些话没说,那就是练武需要从小修炼,人长大了,筋骨定型了,哪怕是修炼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成就。

  他算是一个特例,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造化源决,又从当初得到造化源决的地方吞下了一颗洗髓丹,重塑筋骨之后,修为才会突飞猛进,白芷晴就算是修炼,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当然这句话陆天星并没有跟白芷晴说,他不想打击白芷晴的信心,而且,只要他能找到另外一颗洗髓丹的话,白芷晴想要修炼有成,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像这种丹药少之又少,连炎黄组估计都没有,他能得到一颗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陆天星,谢谢你。”

  白芷晴脸上露出一个冰雪消融般的笑容,把脑袋轻轻的靠在陆天星的肩膀上,自从今天陆天星甘愿冒死为她摆脱危机之后,白芷晴感觉到自己的心扉已经渐渐打开了,陆天星的影子就如同小树苗一样,在她的体内生根发芽了。

  “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老公保护老婆天经地义。”

  陆天星抱着白芷晴,手掌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那乌黑柔顺的秀发,嗅着白芷晴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陆天星感觉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静,心中罕见的没有任何的龌蹉心思。

  “咔嚓!”

  就在陆天星抱着白芷晴,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时,紧闭的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白微微的身影出现在病房中,当看到陆天星抱着白芷晴的时候,白微微一愣,张大了嘴巴,如同见鬼了一样。

  这是啥情况啊,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自己冰冷的姐姐居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任由一个男人抱着,而且还在医院,这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了。

  白微微一愣,瞬间回过神来,讪笑着说道:“姐姐,姐夫,不好意思,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打扰了,你们继续好了,不用管我,我就是打酱油的,路过这里,不过,姐姐你最好悠着点,姐夫刚刚受伤了,不宜进行太剧烈的运动,悠着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说着,白微微关上门了,在关门之后,依稀都能听见白微微对着身后准备进来的白桥山,何彩兰两人说:姐夫抱着姐姐,正在享受二人世界,不要进去打扰,让他们两个增进增进感情。

  “都怪你,都怪你,这下脸丢大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

  白芷晴连忙从陆天星身上挣脱出来,脸色羞红的看着陆天星,她是白微微的姐姐,自然了解这个妹妹,什么事情到了她嘴里,肯定是添油加醋的翻了倍,亲个嘴,她能说成你们正在创~造~下一代。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是我老婆,老公抱着老婆天经地义,看着了就看着了,而且爷爷奶奶最希望看到这幅画面了。”

  陆天星悠闲的躺在病床上,微笑着看着羞涩无比的白芷晴,这时候的白芷晴才算是真正从女神跌落凡间,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人。

  “不准说,再说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白芷晴瞪了一眼陆天星,坐在病床旁边低着头,手指捏着衣角,压根不敢去看陆天星的眼睛。

  顿时,整个病房的气息瞬间变得暧~昧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病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事情后,美眸中闪过一丝可惜。

  推开门,白微微提着一个保温壶走了进来,看着陆天星说道:“姐夫,我来看你了,怎么样,高兴不高兴,荣幸不荣幸。”

  “高兴,荣幸。”

  陆天星点点头,的确有点感动,白微微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能从白微微的眼中感觉到关心。

  “感动就好,算我没有白担心你。”

  白微微满意的点点抬头,道:“姐夫,你看这是我给你煲的鸡汤,这可是老母鸡煲的汤,最适合你这种病人了。”

  说着,白微微将保温壶放到病床前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了出来,让人感觉口水直流。

  嗅着香味,白微微看着保温壶,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极为不舍的挪开目光,太香了,早知道就尝尝了。

  “这鸡汤真的是你自己做的,不是你从酒店买回来的。”

  陆天星惊讶的看着白微微,这小姨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饭的人,这鸡汤是白微微做的,他极度怀疑。

  “姐夫,你这是什么话,你这是怀疑你这个可爱的小姨子了。”白微微气鼓鼓的看着陆天星,不满的说道。

  “真的?”

  “别听微微瞎说,煲汤,她要是能做出一个能吃的菜就不错了,煲汤这种技术活她还学不会的,这鸡汤应该是奶奶做的。”白芷晴在一旁说道。

  陆天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哼,不是我煲的鸡汤又如何,至少是我提来的,自然也有我一份功劳。”

  看到陆天星戏谑的目光,白微微重重的冷哼一声,恨不得立刻把保温壶给抢过来,这鸡汤太香了,馋的她都流口水了。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白桥山和何彩兰两人走进了病房。

  白桥山脸色冰冷,眼眸中带着一丝肃杀之意,他的孙女婿和孙女居然又遭遇到了暗杀,这一次对方竟然出动了重~型~武~器分明是想要将他的孙女和孙女婿置于死地,这让他如何不怒。

  白疯子之名消失了十多年年,是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魔都有一个白疯子的存在了。

  相比于白桥山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何彩兰则是一脸担忧,尤其是看到陆天星包裹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眼泪几乎控制不住的要从眼眶中流出来,带着浓浓的关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