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芷晴护犊子的模样,玫瑰微微一笑道:“看不出来被称为冰山女神白芷晴也动~情了,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了,你说这件事情传出去,魔都得有多少男人要自杀啊。”

  “我是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很奇怪吗?倒是玫瑰小姐,你不是说和陆天星只是朋友吗?但是朋友之间需要靠这么近吗?”白芷晴干巴巴的说道,眼神不露痕迹的扫过玫瑰那丰满的圣~女~峰,重重的冷哼一声。

  “白总,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叫做男闺蜜吗?”

  玫瑰轻轻一笑,冲着陆天星抛了一个媚~眼:“天星,咱们这么多天不见,你说要不要来一个深情的热吻,庆祝我们见面,庆祝你平安无事啊。”

  “陆天星,你敢!”

  玫瑰的话音刚落,白芷晴瞬间提高了声音,气呼呼的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说,你现在是不是要休息了?”

  陆天星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芷晴,道:“老婆,我现在能不能不休息,我昨天七点就被你叫着睡着了,今天九点多才起来,再睡我怕我要成猪了。”

  “陆天星,你给我去死。”

  白芷晴狠狠的在陆天星的腰上掐了一下,一双杏眸恶狠狠的瞪着他,仿佛要吃了他一样。

  “嘶!”

  陆天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妞下手还挺狠的,要不是他练过,这估计都要紫了。

  看到陆天星吃瘪,玫瑰顿时咯咯大笑了起来,xiong前的圣~女~峰颤动的更加厉害了起来,只是她眼底深处的一抹羡慕之色却没有任何人看到,她也想要和陆天星肆无忌惮的嬉笑怒骂,可惜,她终究不是陆天星的正牌妻子。

  而且,从刚才的一系列试探当中,她发现白芷晴似乎已经喜欢上了陆天星,而陆天星对白芷晴同样有想法,不然不可能事事迁就白芷晴,想要把陆天星从白芷晴的手上抢过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半天,玫瑰才平静了自己的心情,拍了拍胸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说正事。天星,今天到这里来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一次针对你出手的幕后真凶,我已经查到了。”

  “是谁。”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刚刚还带着郁闷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了下来,一股阴森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流露出来,整个病房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寒冬腊月一般,他从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既然对方敢对自己动手,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王家。”

  玫瑰轻轻的吐出一句名字:“王家将你和白总去思念陵园的消失透露出给了夜狼佣兵团,并且给夜狼佣兵团提供了武器,并且掐断了报~jing~电~话,若不是你们战斗的波动引动了魔都警察局的注意,我想警察没有那个快到的。“

  “果然是他们,看来王家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彻底动了杀心,他可以放过王家第一次,但绝对不可能放过王家第二次,既然王家找死,那就由不得他了,从今往后,王家从魔都除名。

  “如今夜狼被我灭了,王家有没有其他的举动。”陆天星看了一眼身边白芷晴苍白的脸色,压下自己心中的杀机,看着玫瑰问道。

  “没有其他的举动,不过,根据今天早上传来的消息,王家遣散了所有的佣人和保镖,只留下了一些对王家死忠的人和重金拉拢的亡~命~之~徒,另外王家的四兄弟全部都回到了别墅当中,看样子是想要死扛到底了。”

  玫瑰皱了皱眉头,语气带着一抹森然的杀机,道:“天星,要不要我出手,王家虽然厉害,但我手下的势力也不是吃素的。”

  “暂时不用玫瑰会出手,你只需要帮我盯住王家,不要让他们离开魔都就行了。他们既然想要杀我,那就让我亲自抹掉他们,另外,玫瑰,麻烦你帮我把王家的那些所谓的人脉统统减除叼,我要让王家在绝望中灭亡。”

  陆天星嘴角闪过一抹杀意,他已经给了王家一次机会了,既然王家不识好歹,这一次,他就让王家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一刻陆天星彻底露出了嗜血的獠牙,这一次的遇袭彻底让他愤怒了,既然如此有人不识好歹,那就杀,杀到血流成河,杀到所有人心惊胆颤为止。

  曾经有人告诉过他,这个世界上没有道理可言,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既然讲不通道理,那就一拳打不过,让他们看看是的拳头大。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的心莫名其妙的颤抖了一下,她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话中听出了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一段时间,魔都恐怕都要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当中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安排,保证没有一个人敢为王家出头,和王家交好的这群人没有一个屁股是干净的,本来玫瑰会和他们没有利益冲突,也没有在意他们,现在看来是不动不行了。”

  玫瑰冷冷一笑,玫瑰会当中收藏了不少‘好东西’,目的就是为了预防万一,给玫瑰会留下一条后路,看来看来是时候动用这些东西的时候了。

  看了一眼紧张抱着陆天星胳膊的白芷晴,玫瑰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香~舌~在嘴角轻轻的舔了舔,you惑道:“老朋友,时候不早了,人家就走了,记得把人家亲手给你炖的鸡汤喝完哦,不然人家会伤心的,另外,人家的地址你知道的,晚上要是闲着没事,可以来找人家哦,人家可以陪你喝酒。”

  玫瑰妩~媚的扫了陆天星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对着陆天星送了一个飞吻,拍拍屁股,离开了病房,只留下一脸蛋疼的陆天星,这叫什么事,临走之前还给他摆了一道,这小妞看来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调~教一番才行。

  在玫瑰离开后,白芷晴咬着牙,俏脸铁青的喊道:“陆天星。”

  “啊,老婆你有什么事情吗?”

  陆天星恍然回过神神来,看着白芷晴那杀人的目光,连忙解释道:“老婆,你听我解释,我刚才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种话,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

  “真的?”

  白芷晴冷冷一笑,道:“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一个大晚上要你陪着去喝酒,还说你知道她的地址?老朋友,陆天星真没看出来啊,你的老朋友挺多,先是林雅妃,又是皇甫玫瑰,你的老朋友全部都是大美女啊,不得不让人佩服,你说我要不要废物利用,给你开一个培训班,培训一些情圣出来啊。”

  看着白芷晴咬牙切齿的模样,陆天星讪讪的笑道:“老婆,你过奖了。”

  “过奖个屁。”

  白芷晴冷冷一笑,脸上布满了寒霜:“陆天星,你说,你是不是被皇甫玫瑰这个妖精给处~理过,你老实交待,你前段时间彻夜不归说是陪老朋友喝酒,是不是和皇甫玫瑰在一起鬼混了。”

  陆天星一脸冷汗,这女人有时候太聪明也不好,这也能猜到,女人结婚后就是福尔摩斯,这句话说的针对。

  感受到白芷晴身上的杀气,陆天星缩了缩脖子,讪笑着说道:“老婆,她开玩笑的,而且,老婆你不觉得我们和玫瑰联合起来,对我们白氏集团没有任何的坏处吗?我想老婆你应该知道玫瑰身后的势力有多大,有了玫瑰会,以后白氏集团在魔都就是属螃蟹的,横着走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哼,是吗?你会为白氏集团着想?我看你分明是看上了皇甫玫瑰这个sao狐狸,所以才这么说的,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

  白芷晴有些愤怒的看着陆天星,她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陆天星和玫瑰太接近了,玫瑰是魔都赫赫有名的黑寡妇,充满了剧毒,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接近她,最终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她不希望陆天星走其他人的老路,更不想陆天星和玫瑰会牵扯上,毕竟,无论玫瑰在魔都做多少事情,做多少慈善,都改变不了玫瑰会是~黑~色的性质。

  “好了,老婆,我知道你担心我,别担心了,凭我的实力,谁也奈何不了我的。”

  陆天星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婆,说到底,双拳难敌四周,白氏集团再强,终究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万一哪一天我不在你的身边,你遇到了麻烦怎么办,有了玫瑰会就相当于有了一层保障,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可以平安无事,同样,我们可以借用玫瑰会的力量掌控魔都的一举一动。”

  “陆天星,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借用玫瑰会力量来给自己打造出一张无形的天网,监控魔都一举一动,料敌先机。”

  白芷晴不是傻子,否则也不会成为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很快就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月票加更送到,有月票的兄弟不要浪费了,把月票统统砸来吧!另外感谢从新童鞋的打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