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说不错。”

  陆天星赞赏的看了一眼白芷晴,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我的确是想要借用玫瑰会的力量,白氏集团再强,终究是摆在明面上的势力,这一次我虽然诛杀了夜狼,震慑住了那些为了悬赏金而疯狂的杀手和雇佣兵,但真正可怕的人不是这群杀手和雇佣兵,他们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最终只不过是游兵散勇罢了,不值一提,翻手可灭。”

  “真正对我们有威胁的是那些其他势力的人,就好比这一次悬赏你的天神,他们无论从势力还是实力都是直接碾压这群雇佣兵,一旦他们动手,必然是从全方位动手,让我们防不胜防,或许在马路上我们遇到一个普通人就是想要我们命的人,他们不会给我们时间去培养自己的势力,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扶持一个势力出来,让他们帮助我们,让他们帮忙把魔都打造成铜墙铁壁。”

  “只要魔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就算他们想要动手,我们也能提前知道他们的动作,抢先动手,灭掉他们。”

  陆天星款款而谈,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之色,他真正担心的不是那些杀手和雇佣兵,而是华夏那些家族和门派,这些势力无一不是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离谱,都有一群老不死的坐镇,这群老家伙实力强大的离谱,而且行将就木,有的人或许会坦然面对死亡,但有的人却会千方百计的想要活下去,四象戒指的传说虽然虚无缥缈,但为了活下去,不管真假,这些人都会不顾一切的擒下白芷晴,从她的手上拿到玄武戒指。

  这群老不死的才是最可怕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四象戒指能不能打开先秦炼气士坟墓,里面到底有没有长生不老的功法,但只要有传言,这群老不死的恐怕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旦这群老不死的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白氏集团在魔都的确很强,但是在这些底蕴丰厚的家族眼中,白氏集团就好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想要和一个壮汉拔河一样,不堪一击。

  虽然他的实力很强,白芷晴身边也有浮屠和铁牛保护,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只要稍微出现一名神话级强者牵制住他们,白芷晴必死无疑。

  早在上一次灭掉战刀盟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打算,帮助玫瑰把玫瑰会打造成魔都第一势力,他虽然拥有地府佣兵团作为后盾,但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地府佣兵团也不可能大规模进入华夏,否则,首先要面临的就是炎黄组的冲击。

  炎黄组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地府佣兵团在华~夏~境~内兴风作浪的,否则,当初夜狼也不会龟缩起来,找王家联合,因为夜狼很明白,一旦他的踪迹被找到,炎黄组就会出手,神话级的境界很强,但炎黄组那群隐藏起来的老不死的实力同样不弱。

  这才是陆天星下定决心打造玫瑰会的原因,既然地府佣兵团无法进入华夏,那他就打造出一个势力来掌控魔都的地下世界,形成一张滴水不漏的天网,掌控一切,而这一次,他就要利用王家来杀鸡儆猴,给玫瑰会扩张铺平一条道路。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陷入到被动当中,如果这一次我们提前知道夜狼佣兵团的动向,提前知道这群杀手的为止,老婆你说我们会向以前那么狼狈吗?”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说道。

  从灭掉战刀盟,他就开始布局,再到王家,等到天盟会消失,便是玫瑰会真正掌控魔都的时候。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在反驳,只是皱着眉头说道:“天星,你确定皇甫玫瑰是一个可靠的合作者,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精明了,稍有不慎说不定就吃亏了。”

  “放心好了,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我既然能帮助玫瑰会成为魔都第一势力,那就不怕玫瑰会对付我,别担心了。”

  陆天星轻轻的抚摸了白芷晴的乌黑秀发,嘿嘿笑道:“老婆,我现在肚子饿了,你刚才不是说要炖鸡汤给我喝吗?不如你现在给我炖鸡汤喝怎么样。”

  “什么,你要我炖鸡汤给你喝?”

  白芷晴瞪大了眼睛,她刚才只是看不爽玫瑰,才信口那么一说而已,炖鸡汤,她哪里会啊,把鸡放进水里,她倒是会。

  “老婆,你这是啥意思,你刚才说的话该不会是骗我的把!”

  陆天星故作惊讶的看着白芷晴,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婆你不做就算了,我还是喝玫瑰送来的鸡汤算了,这鸡汤闻起来挺香的,味道应该很不错。”

  看到陆天星准备去拿玫瑰送来的鸡汤,白芷晴猛地站了起来:“不行,你不能喝这个鸡汤,万一她下毒怎么办。不就是炖鸡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给我乖乖的呆在医院里面,我现在就回去给你炖鸡汤,这鸡汤你就不要喝了,微微最近嘴馋,这鸡汤正好拿回去给微微喝,这小妮子已经眼馋很久了。”

  白芷晴看着玫瑰送的保温壶,仿佛有深仇大恨一样,恶狠狠的走过去把保温壶从陆天星手里抢过来,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不就是炖鸡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皇甫玫瑰能做到,她白芷晴一样也能做到。

  看着白芷晴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陆天星心口流过一丝暖流,他能感觉出来,白芷晴是真的把他放在心里了,而不是从前只是应付老爷子他们的那种伪装出来的温柔,否则,白芷晴也不会看到他要喝玫瑰的鸡汤瞬间就抢了过去,自己回去亲自动手炖鸡汤。

  曾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为了一个男人亲自下厨,这已经说明她已经为这个男人渐渐敞开了心扉。

  破冰已经具有成效,洞~房的日子还会远吗?

  等到白芷晴离开之后,陆天星从枕头旁边拿出了一个电话,直接拨通了过去:“喂,铁牛。”

  “老大,找我有什么事情啊,你就放心好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曼陀罗了,让她灭了夜狼佣兵团,现在夜狼佣兵团估计已经成为了历史的,除了几条小杂鱼之外,我正式向你宣布,夜狼佣兵团从这个世界上——除名。”

  铁牛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在电话中响起,带着一丝嗜血的味道,很快,这股嗜血就变成了猥琐的笑声。

  “嘿嘿,老大,你这次英雄救美,嫂子有没有特别感动啊,你们是不是已经计划什么时候生一个小判官出来了。嘿嘿,老大,跟你商量个事呗,要是你生了个儿子,把他交给我怎么样,我保证把你的儿子打造成一个实打实的猛男,就跟我一样,保证以后风靡万千少女,让无数女人疯狂,怎么样,让我做你儿子的师傅怎么样。”

  “滚,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你不要妄想这件事情了。”

  陆天星毫不客气的拒绝了铁牛的提议,要是让铁牛教自己的儿子,陆天星几乎可以预见了,自己儿子从今往后恐怕就会变成浑身都是肌肉,顶着光溜溜的大光头在自己面前晃荡了,而且变得非常逗b,欠揍。

  听到陆天星的话,铁牛满脸幽怨的说道:“老大,你太伤我的心了,难道你不觉得我的大光头就是最好的身份象征吗?走到哪隔很很远就能看见,连招呼都不用了,在打点发蜡,完全是油光呈亮的。”

  “所以这就是你现在还单身的原因。”

  “老大,你就不能打击我吗?光头多好啊,光溜溜的,连洗头发都不用,没头屑就是这么自信,再说了,单身怎么了,单身多好啊,夜~夜~笙`歌,夜~夜~做~新~郎,每天换一个老婆,这有什么不好的。”

  “是啊,光头是挺不错的,敲起来也是嘎嘣脆。”

  铁牛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陆天星对光头的歧视,正酝酿感情准备说话,就听见浮屠的声音就在旁边响起:“铁牛,别说什么废话,问问老大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

  “浮屠,你真没有幽默细胞,老大能有什么事情,肯定是炫耀他和嫂子的恩爱来了,秀恩爱,分得快。”

  铁牛不满的嘟囔几声:“老大,你有什么事情啊。”

  “铁牛,替我送一张判官贴去王家。”陆天星沉声说道。

  “什么?老大,你……你打算动用判官贴了?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

  铁牛瞪大了眼睛,声音充满了不可思议,要知道自从地府佣兵团实力增强之后,判官贴几乎很少出现,除非是像夜狼佣兵团这种顶尖势力才有资格收到判官贴。

  在铁牛心中,王家就是一只蚂蚁,一脚踩死就行了,送阎罗贴给他,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了,在他看来,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麻烦,直接杀上门去,一拳一拳的打死他们,这才是一个真男人的做法,送判官贴给他们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们了。

  感谢54964170,畅想两位童鞋的打赏,求月票,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不要浪费了,马上就月底了,在等就过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