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陆天星乘坐着黄家私人飞机离开香江后,玫瑰也随着黄飞宇来到了黄家在浅水湾的别墅当中。

  依旧是在当初黄正德和陆天星碰面的小凉亭当中。

  看到玫瑰跟随黄飞宇走进来,黄正德直接站起来,欢迎道:“玫瑰会长,欢迎光临寒舍有失远迎,还望玫瑰会长见谅。”

  “呵呵,黄老爷子你太客气,不知道今天黄老爷子你请小女子过来,有什么事情吗?”玫瑰淡笑着说道。

  “飞宇,你先下去。”

  黄正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旁边的黄飞宇,示意黄飞宇离开后,才将目光落在了玫瑰身上,缓缓的开口说道:“玫瑰会长,我想要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不灭掉赵家,反而要拉拢他,这有什么用。”

  玫瑰似乎早就知道黄正德会这么说,没有任何的意外,淡淡的说道:“黄老爷子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人心,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人就会有野心,当他手上的力量越强,他的野心就会越大,我不希望有朝一日培养出一个野心勃勃,不受控制的势力。”

  这就是玫瑰不灭掉赵家,反而扶持赵龙成为赵家掌舵者的原因之一。

  在这个世界上别的东西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是野心,当一个人野心达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黄家的确很强,在香江算得上权势滔天,很适合成为阎罗殿的一员,但是她不想有朝一日培养出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势力,而赵龙则是她扶持起来,对抗黄家的势力。

  这也是为什么在古代,一些帝王明知道自己身边的有的人是奸臣,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奸臣和忠臣对抗,这便是平衡,如果哪一方一家独大,后果都是不堪设想,不管是忠臣也好,还是奸臣也罢,一旦一方独大,最终的下场就是滋生他们心中的野心,一个人的野心一旦出现,就会不受控制,慢慢的变大,到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听到玫瑰的话,黄正德的眉头皱了皱,沉声说道:“玫瑰会长,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过了,我可以保证黄家绝对没有野心勃勃之辈。”

  “黄老爷子,你如何证明,你看得透人心吗?说句不好听的,等你百年以后,你能保证黄家后人永远不会出野心勃勃之辈吗?我不希望培养出一个野心家,也不想为他人做嫁衣,我也不希望有朝一日,亲手灭掉你们黄家,毕竟这一次说起来黄飞宇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会刀剑相向。”

  玫瑰看着黄正德,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开口说道:“不过,黄老爷子,你大可以放心,我虽然扶持赵龙成为另一方势力,但也不会让他灭掉黄家的,他也没有资格,但是我也不希望黄家有朝一日与我为敌,如果真的到了哪一天,我的男人或许会顾念旧情不会对你动手,但我玫瑰会毫不犹豫的做这一个恶人,这一点黄老爷子我希望你能明白。”

  “好了,黄老爷子,言尽于此,黄老爷子是加入阎罗殿还是退出,尽可以再做选择,考虑好了,直接给我答复,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走了。”

  说着,玫瑰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黄正德看着玫瑰的背影,一双眸子中闪烁着一道道的光芒,最终幽幽叹了一口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面前的茶杯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玫瑰姐,这么快你就出来了?我爷爷他没有为难你吧!”黄飞宇正等在小院的外面,看到玫瑰出来,连忙迎上去说道。

  “没有,你爷爷干嘛为难我这个女人啊,你爷爷只是和我谈了一点事情而已,谈完了就出来了,飞宇,这一次谢谢你了,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等以后你有时间来魔都,我在好好的招待你。”玫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玫瑰姐,要不要我送送你。”黄飞宇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就行了。”

  玫瑰摇了摇头,和黄飞宇道别之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离开了黄家,至于该说的她已经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接下来就看黄家自己该如何选择了,如果真正到了哪一天,她或许不至于灭掉黄家,但从今往后黄家必须从香江消失,成为一个普通人家,而不是香江赫赫有名的黄家。

  ……

  魔都国际机场,中午接近一点钟的时候,一家私人飞机在机场塔台的指挥下,从蓝天之上缓缓的降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朝着前面滑行过去,虽然私人飞机降落在国际机场的跑道上有些麻烦,但是有黄家在其中说话,自然是轻而易举。

  当飞机挺稳之后,美丽的空姐立刻打开了舱门,陆天星和白芷晴一同走下了飞机。

  等到脚踏实地之后,白芷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感觉心脏似乎一下子落地了一样,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在香江这几天,她可谓是精疲力尽,现在终于回家了,她怎么可能会不轻松。

  陆天星也是松了一口气,正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外面无论怎么风光无限,都永远不如自己的家。

  “老婆,咱们现在去哪,先回家还是先去公司?”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问道。

  白芷晴沉默了一下,说道:“还是先回家吧!今天刚好是周末,估计微微和曼曼她们都在家,先回家看看他们。”

  “好啊,没问题,那我们直接做出租车回家。”

  陆天星点了点头,率先朝着前面走去。

  “陆天星。”白芷晴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陆天星回过头疑惑的得道。

  “帮我提箱子。”白芷晴撒娇着说道。

  “好吧!”

  陆天星苦笑着看了一眼白芷晴身后的两个箱子,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顶多买几个小饰品送给白微微和曼陀罗意思意思就行了,结果白芷晴非要带着他去商场扫荡,买了一大堆的礼物回来,直接让他们原本去的时候一个箱子,回的时候两个箱子。

  将其中一个大行李箱交给陆天星之后,白芷晴提着一个装衣服的箱子走到另一边,直接伸手挽住了陆天星的胳膊,没有任何的迟疑,在白芷晴看来,既然她和陆天星有了最实际性的关系,那自然不需要藏着掖着了,一个人如果连爱人都要藏着掖着的话,这种生活,或者真的没有任何的意思。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