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不满的说道,这分明是诅咒她死啊,这是对一个天命之子的侮辱。

  “薛警官,我问你,你每次突破的时候,是不是感觉浑身经脉都很疼,仿佛撕裂了一样,尤其是这个位置,只要你用力按下去,我保证其中的滋味会非常酸爽的。”

  陆天星走到薛冰身边,手指在薛冰小~腹了点了点。

  “你干什么,陆天星,你敢耍~流~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薛冰连忙后退几步,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长这么大,除了上次被陆天星打过~屁~股之外,她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更别说被人用手指点着小腹了。

  “我要是耍~流~氓你挡得住吗?”

  陆天星看着薛冰,沉声说道:“薛警官,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ziji用手用力按一下我刚才指给你的地方,看看会不会疼,这样就能证明我是不是说谎了。”

  陆天星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而是带着一丝凝重之色.

  从薛冰说出她的功法来,他就怀疑了,薛冰的这部功法的确是一部功法,但却是残缺的功法,薛冰如果按照这部秘籍强行突破的话,最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连薛曼都必死无疑,因为他在薛曼的身上感受到了和薛冰一样的气息,很显然,这对姐~妹~花统统修练过这部残缺功法。

  看着陆天星凝重的目光,薛冰心情也不由的忐忑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陆……陆天星,应该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吧!经脉疼痛,说不定是真气运转经脉,扩宽经脉也不一定,我看武侠小说上都这么说的,吃下大还丹,全身疼痛,然后就功力大增了。”

  陆天星的确没有说错,这段时间,她只要选择突破境界,经脉就是一阵撕裂的疼,当初她还以为这是突破的正常现象,一直疼到无法忍受,这才不得不找陆天星指点一番。

  而且不仅是她,连她的双胞胎姐姐薛曼也是如此,只要突破,小~腹的位置都会传来一股揪心的疼,强行突破的话,会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撕碎了一样。

  “的确不是很严重,顶多要了你的命而已。”

  陆天星淡淡的开口说道:“薛警官,我觉得你还是按一下你的小~腹比较好,这样我也能接下来给你治疗,省得你到时候又怀疑我占你便宜。”

  “好,我就试试。”

  薛冰狐疑的看了一眼陆天星,手指轻轻的落在陆天星刚刚点过的位置,用力一按。

  “吸!”

  这一按下去,薛冰瞬间感觉到一股深入骨髓的疼痛蔓延出来,脸色在霎那之间变得苍白了起来,身子再也站不稳,跌跌撞撞,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额头上渗出一层层的冷汗,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只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浑身乏力。

  “陆……陆天星,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按照秘籍上说的修炼的,怎么会这样。”

  薛冰有气无力的看着陆天星,这一按她感觉浑身肌肉都痛了起来,一阵一阵的,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你应该庆幸你那本秘籍前期修炼的方法是正确的,不然的话,你能活到今天都难。”

  陆天星无语的看着薛冰说道:“薛警官,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子,你说你的xiong也不大,不算是xiong大无脑,怎么就这么蠢呢!居然敢拿着一本残缺的秘籍去修炼,不做死不会死,为啥你还要试试呢!这句话说得就是你们这群人。”

  “那有没有治疗的方法。”

  薛冰没有理会陆天星的调侃,而是一脸紧张的看着陆天星,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她还没有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要是这么死了,岂不是太可惜。

  “当然有办法了,就是不知道薛警官你选择哪一种治疗方法了。”

  陆天星一脸自信,换做别人或许束手无策,换做是他,这种小问题轻轻松松就能解决。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眼睛一亮,追问道:“你有几种说出来我听听。”

  “救你的办法有两种,你可以自由选择,第一种真气贯体,我利用真气封锁住你的经脉,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有什么后遗症了,当然,恐怕以后你再也不能修炼你那本破残缺功法了,也就是说,除非你找到另外一部完整的功法然后来找我解除这个封锁,才能继续修炼,要么你的真气强度超越我,否则你可能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黄级境界,一辈子无法修炼了……。”

  陆天星话没有说完,就被薛冰直接打断道:“不行,我一定要修炼,说下一种。”

  让她这么一个幻想着成为女武神的人停留在一个境界,一辈子不能在修炼了,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比较好,至于找到另外一部功法,谈何容易,更别说超越陆天星了。

  陆天星连炎黄组那两个眼高于顶的家伙都忌惮不已,她想要超过陆天星,比登天还难。

  “另一种很简单,就是我替你补全这部功法,只要补全这部功法,凭借你的积累,短时间内领悟真气,突破到玄级不成问题,甚至以后突破到地级,天级乃至是神话级或许都不成问题,当然,选这个,我得有条件,毕竟我不能平白无故的送你一本功法。”

  陆天星一脸自信的笑容,补全一部功法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正所谓一法通,通万法,站的越高,看得越远,造化源决远远超过所有的功法,他修炼造化源决之后,已经走在了所有武者的前面,换句话说他现在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推演出一部功法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了。

  “什么条件?陆天星,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调~戏~警~察可是大罪,小心我抓你进监狱。”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看着陆天星,美眸中流露出一抹厌恶之色,双手急忙护在xiong前,警惕的看着陆天星。

  感受到薛冰像是看人渣一样的目光,陆天星有些欲哭无泪了,这年头做好人也被人嫌弃,好人太难做啊。

  “薛警官,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还有把你的目光收起来,我还不至于饥~渴到慌不择食的地步,所以请你放心。”

  “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本姑娘配不上你了,你也不看看你是谁,长的一脸流~氓~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薛冰凤目圆瞪,死死的盯着陆天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把陆天星给活活吞了下去。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薛冰,流氓,他是流氓吗?

  而且,这女人的思维真奇葩,刚才还是一副你要敢碰我,我就跟你拼命的模样,一下又变成了蛮横无理的模样,要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啊。

  “薛警官,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想要我帮你补全功法也不是不可以,其实要求很简单,只要薛警官你亲我一口就行了。”

  陆天星的目光落在薛冰的红~唇~上,嘿嘿一笑。

  感受到陆天星猥琐的目光,薛冰一阵怒火翻涌,恨不得一巴掌把陆天星这个色狼给扇回姥姥家,可是,有求于人让她不得不压制自己的怒火。

  “能不能换个别的,譬如我给你做一顿美食。”

  “薛警官,是你幼稚还是我幼稚啊,你见过去医院看病能讲价的吗?”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若不是看在我们两个人认识的份上,给你一个内部价。换做是别人,给我一个亿也不要妄想让我救她,薛警官好好考虑这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一个吻换一部能够修炼的功法,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陆天星,你这是乘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

  “君子?君子能吃吗?你不是说我是色狼混蛋吗?再说了我们之间是公平交易,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啊,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很好说话的。”

  “你……。”

  薛冰脸色铁青,一阵怒火翻涌,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薛警官,我这人很公平的,既然答应了你,那就不会骗你。”

  薛冰眼睛咕噜一转,撅着嘴说道:“不行,你必须先把功法先告诉我,我才能亲你,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万一我亲了你,你不说怎么办,你的人品很值得怀疑。”

  “好吧!如你所愿,不过薛警官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千万不要耍赖,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陆天星觉得要给薛冰打一下预防针,这小妞要是反悔了,他也能光明正大的索取报酬。

  “没问题。”

  薛冰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冷笑一声,这个王八蛋敢打她的注意,等拿到功法她就开溜,让这个死色狼躲在被窝里哭,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好吧!我说你记住了,我只说一遍,你要是记不住就得加价了。”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开口。

  “等等!”

  薛冰突然开口,让陆天星险些一口气喘不过来:“薛警官,你又怎么了,你知不知道突然打断一个人话说会把人活活憋死的。”

  第三更送到,求月票了,有月票的兄弟投一下把!还差二十多张月票又能爆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