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们是在这里还是去卧~室啊。”陆天星看着白芷晴此刻的模样,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去……去卧~室里面好了。”

  白芷晴声音低的像蚊子一样,若不是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说完之后,白芷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样,脸蛋火辣辣的烫,仿佛被人用火在烤一样,再也不敢去看陆天星的眼睛,急急忙忙的走向卧~室。

  “嘿嘿,老婆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陆天星眼睛一亮,屁颠屁颠的跟在白芷晴身后走进了卧~室。

  不一会儿,卧室中传出白芷晴惊呼声。

  “陆天星,你的手放在哪里,赶紧拿开。”

  “老婆,你不要激动,淡定,冷静,我这是在教你,有些xue~道非常重要,如果你不仔细记住的话,万一错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啊,会出人命的,我现在正在加深你对它的印象。”

  “陆天星,你的手在干什么,你不是指点xue~道吗?你现在放在哪?”

  “哦,不好意思,老婆,落在你的宝~贝~上了。喂,白芷晴你这是什么眼神,请你不要质疑我教学的态度,我现在是以最严谨的态度在教你,请你不要误会我,我真的是在教你。”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你~摸~我~腿干什么,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老婆,请你把剪刀收起来,脚上有很多xue~道的,如果你想要学轻功,必须要把真气运转到脚底才行,难道你不想跑得更快吗?以后连车子都不用了。”

  “陆天星,你混蛋……。”

  白芷晴羞怒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伴随着陆天不断解释的声音,又是chun~光~无~限的一天。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时候,陆天星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像是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丰man的圣~女~峰压在自己胸膛上的白芷晴,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温馨的笑容。

  此时的白芷晴显得非常的安静,仿佛小猫咪一样,睡的很香甜,不施粉黛的俏脸显得非常漂亮,没有了往日的冰冷,反而带着一丝娇憨,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她一口。

  想到就做,看了一眼没有苏醒的白芷晴,陆天星嘿嘿一笑,缓缓的低下头,毫不犹豫的在白芷晴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而就在这时,白芷晴适时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一张近在咫尺的猥琐脸蛋,白芷晴双眸陡然睁开,下意识的抬起腿,对着这个身影狠狠的就是一脚,毫无防备的陆天星直接被白芷晴一脚给踹到了床下。

  “老婆,你这是干什么,不就是亲你一口吗?至于下脚这么狠吗?你难道就不怕废掉以后你幸福的来源吗?”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从床下爬起来,虽然凭借白芷晴的力量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但让自己老婆从床上踹下来,尤其是下脚的地方还是靠近小~兄~弟的位置,这感觉实在是太郁闷了。

  “陆天星,你这是活该,谁让你一大清早就耍流氓。”

  白芷晴脸色一阵尴尬,脸上带着一丝歉意,不过一想起昨天陆天星教她认~xue~道的事情,这一丝歉意瞬间化作一团怒火。

  这王八蛋哪里是在教人认~xue~道,分明就是借机占~便宜,手掌在她的~身~上~乱动,分明是在揩~油,要不是她在最后关头拿了一把剪刀在手中,威胁陆天星,这家伙绝对会得寸进尺。

  “老婆,这怎么叫做耍流氓呢!这叫做早安吻,现在非常流行的好不好。”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

  “哼,你就是耍流氓,现在你给我出去,我要起床换衣服了。”

  白芷晴冷哼一声,心中却有着一丝甜蜜涌现,每天早上自己的男人在旁边看着自己苏醒,这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白芷晴的心在不知不觉转变了,开始变得慢慢接受的陆天星。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一脸严肃的说道:“老婆,你把我陆天星当成什么人了,你换衣服就换衣服呗,干嘛让我出去,我是那种偷看的小人吗?你放心换,我保证目不斜视,我就是传说中的坐~怀~不乱的小~郎~君,再说了,该看的昨天不是都看过了吗?我连你xiong上有一颗痣我都知道……。”

  还没有等陆天星说完,白芷晴气急败坏拿起枕头狠狠的砸向陆天星:“你给我滚出去。”

  看着满脸通红的白芷晴,陆天星顺手抓过枕头,随意的给自己换了一身休闲服,走到门口,道:“老婆,你穿衣服可要快点,微微这小妮子估计起床了,你要是不想让她看见你满脸通红的模样,就抓紧时间,不然她脑洞大开,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

  “滚!”

  白芷晴红着脸怒骂一声。

  陆天星嘿嘿一笑,打开门一溜烟的离开了房间。

  白芷晴一个人坐在床上,脸蛋更加的红润了起来。

  “陆天星你就是一个混蛋,居然敢偷亲我,你死定了,等到了公司我一定要让你打扫大厦。”

  白芷晴抱着枕头,仿佛把它当成了陆天星狠狠的捶打着,俏脸羞涩一片,这个王八蛋居然看的这么仔细,连她胸膛上有一颗痣都知道。

  “这个死色狼。”

  白芷晴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从床上起来,缓缓的走到镜子旁边,看着镜子当中哪一张通红到极点的俏脸,狠狠的啐了一口。

  陆天星呆在房间门口抽了一根,发现白芷晴还是没有出来之后,立刻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正准备下楼,刚好碰见从另外房间中出来的白微微。

  陆天星顿时一脸蛋疼,他虽然不介意和小姨子住在一起,但小姨子太过彪悍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你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说出让你觉得天雷滚滚的话来,遇到这种小姨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有多远躲多远。

  看到白微微从房间在出来,陆天星下意识的转身就准备回房间,相比于面对白微微的彪悍,他宁愿面对白芷晴的剪刀。

  “姐夫,你干什么,干嘛见了我就跑,我是老虎吗?这是一个对待美女的态度吗?”

  看到陆天星准备就走,白微微立刻加快了脚步,挡住陆天星面前。

  “不是,不是,微微你怎么是老虎呢!说你老虎的人眼睛肯定是瞎了,像你这么漂亮,怎么看都像是都市时尚美少女。”陆天星郑重的说道,同时又在心里加了一句:你虽然不是老虎,但比老虎更可怕,是恶魔。

  “算你识相。”

  白微微似乎很满意陆天星的话,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奇的问道:“姐夫,你今天早上起床腰酸不酸。”

  “不酸。”

  “这不可能,姐夫你的腰怎么可能不酸,你撒谎,不在骗我对不对。”

  听到这话,白微微顿时有些急了,连连追问。

  陆天星疑惑看着白微微说道:“什么不可能,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骗你有好处吗?”

  “姐夫,别管有没有好处,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这关乎到你和姐姐的未来。”白微微脸色凝重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问吧!”

  陆天星一阵好奇,他还没有见过白微微这么严肃的表情。

  “那好,我问了,姐夫,当初在思念陵园是不是你救了姐姐。”

  “当然。”

  “那你救了姐姐之后,姐姐是不是非常感动。”

  “是啊,你没发现吗?”

  “姐姐在心中是不是很喜欢你了。”

  “这个……。”

  陆天星迟疑了一下,想起昨天白芷晴任由他占~便~宜的模样,郑重的点点头:“是的,你姐姐喜欢我。”

  “这就对了啊。”

  白微微拍了一下手掌,分析道:“姐夫你救了姐姐,姐姐心里很感动,由于在医院人多眼杂,不好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感动,昨天姐夫你回来了,按到道理说,昨天晚上姐姐应该很~疯~狂才对,而姐夫你也应该会劳累一晚上才对,网站上说过男人劳累了一晚上后,肯定会腰酸背痛的。”

  “但姐夫你今天早上起床居然一丁点事情都没有,这件事情只有两个解释,第一,就是姐夫你从来没有碰过姐姐,你和姐姐装出来的亲密都是在骗爷爷和奶奶。第二个解释就是姐夫你不行,根本没有办法满~足姐姐,所以你不会腰酸背痛,由此推断出,姐夫你有病。”

  白微微冷静的分析着,眼神紧盯着陆天星,似乎想要从陆天星的表情变化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听着白微微的分析,陆天星一脸的黑线,他发现这小姨子呆在家里实在是太屈才了,应该去做侦探的,到时候绝对是侦探界的女福尔摩斯,这也能猜得出来?

  “姐夫,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不行,真的有病,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歧视你的。”白微微看着陆天星,认真的说道。

  “难道你不怀疑你姐姐不让我碰吗?”

  陆天星一脸蛋疼的看着白微微,他若是不行,这世界上还有几个男人行的。

  感谢红颜知己的多次打赏,求月票,马上就月底了,月票再不投就浪费了,还差八张月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