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所有人离开书房后,王安权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书房一个角落旁边,伸手在墙壁上敲了几下,很快露出一个密室。

  王安权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走进了密室,一阵移动的声音,墙壁再一次回复了平静。

  密室的空间不是很大,摆放也非常的简单,一张桌子,一个椅子,桌子上放着一盏台灯,台灯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

  王安权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到密码箱前,输入密码直接打开的箱子,里面放着的一部卫星电话被王安权握在了手中。

  王安权手指颤抖着拿着手机,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怀念之色,旋即变得狰狞可怕。

  “白桥山,地府佣兵团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哪怕是死,我也要让你们陪葬。”

  王安权低声喃喃自语,直接打开了手机,手机上面只有一个电话。

  王安权直接拨通了电话:“大哥,我需要你的帮助。”

  “安权,这件事情我无能为力,我帮不了。”

  电话那头微微一愣,最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

  王安权顿时急了,连忙说道:“我是你亲弟弟,你当年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拨打这个电话,你就能帮助我度过一劫吗?现在为什么不行了。”

  这是王安权的最后一道底牌,如果连最后一道底牌都没有用了,王家只能是等死了,论王家的力量,无论如何都不是地府佣兵团和玫瑰会的对手。

  “度过一劫?可是你忘记了我当年对你说过什么了吗?去魔都最好低调一点,可是,你都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得罪地府佣兵团我或许还能帮你,但是你知不知道就在今天,津市林氏家族的掌权者林雅妃来到了京城,还带来了林家铁卫,就在大门之外,如果我现在派人去帮你,王家就会和林家火拼,到时候就会是两败俱伤,被其他人坐收渔翁之利,我不可能为了你拿王家数百年的基业来帮助你和林家对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无可奈何的声音。

  王安权不甘心的问道:“大哥,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没有,京城本家不可能派人来帮你,否则,就视为和津市林家开战,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不过,本家虽然没有办法帮助你,但是不代表没有其他办法,最近我有一个唐家的朋友正在魔都,我待会把电话发给你,你自己去找他,能不能让他帮你,就看你的造化了,有他在,哪怕是神话级强者也灭不掉你们的,不过,只此一次,这件事情过后,这个电话就此报废,不会再有任何的用处。”

  “大哥,难道我真的没有机会回本家了吗?”

  “没有,记住,从今往后,你和本家再无任何的关系,以后你惹的祸再和本家无关,否则,我会亲自动手清理门户。”

  说完这句话之后,电话直接就挂断了。

  “地府佣兵团,我一定要你们死,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都是因为你们,我才用掉了唯一的手段,不然他就是我回归本家的机会,都是因为你们,我要把你们挫骨扬灰。”

  王安权疯狂的扔掉手上的电话,眼中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他是京城王家的嫡系弟子,数十年前,因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流放到魔都,建立了魔都王家,而这个手机则是他哥哥交给他的保命之物,万一遇到不可躲避的危机的时候,可以选择让京城本家出手一次,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他本来想要用这个手机给自己回归京城本家做资本,可惜,这一切都让陆天星给破坏了,他要让陆天星死,要让白家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

  下午四点,魔都机场。

  断刃和蛟龙两人脸色肃穆的站在机场出入口,在他们的身后站着十几个人,分别站立两侧,脸色肃穆,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气势,让人一看就感觉这些人不好惹,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恭敬之色,仿佛在等待什么大人物到来一样。

  他们不是在等待什么大人物,但也相差不远,因为司马凌云今天下午要来了。

  司马凌云,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天级巅峰武者,一柄三尺青锋横扫老一辈,哪怕是神话级强者想要杀死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稍不注意反而会死在他的手上,而且,司马凌云是炎黄组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组长,在未来极有可能稳定陆地神仙这个传说中境界,成为无上的强者。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激动的神色,司马凌云就是他们心中的偶像,年纪轻轻却已经拥有横扫老一辈的力量了,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在未来必然是神话级的无上强者,乃至是陆地神仙这一个传说中的强者。

  司马凌云年纪轻轻却拥有问鼎神话级的资格,足以看得出司马凌云天资有多么的可怕。

  三十分钟后,一架飞机从蓝天之上落在机场跑道上,几分钟之后,一名身穿中山装,手上拿着一柄用布包裹的宝剑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显得有些平易近人,但是他的一双眉毛却如同利剑一般,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从京城赶过来的司马凌云。

  看到司马凌云走出机场,蛟龙和断刃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连忙走上前去,恭敬的说道:“组长,欢迎你来到魔都,住处已经安排好了,组长需要现在过去休息一下吗?”

  司马凌云看了一眼两人,点点头开口道:“不用了,你们先回去,我先去见一见老朋友,晚上我自然会去找你们,记得把这段时间魔都发生的事情的资料全部整理好,我要看一下。”

  蛟龙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组长你舟车劳顿,难道不需要休息吗?”

  “不必了,你们先回去。”

  司马凌云的声音平淡,却带着一丝不容置否。

  “是,组长。”

  蛟龙知道司马凌云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话,没有迟疑的点点头,立刻转身带领着其他人离开了机场。

  “判官,我已经到了魔都了,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司马凌云站在马路上,仰头望着天上的太阳,握紧了手上的三尺青锋,一阵阵强烈的战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

  朝着一个方向,司马凌云仿佛散步一样,慢慢的走着,速度似慢实快,眨眼之间就出现在百米之外。

  丝毫不知道司马凌云已经到了魔都的陆天星,下了班之后和白芷晴扯了一个谎之后,一溜烟的离开了公司,然后钻进了林倩茹停在马路边的宝马车上。

  钻进副驾驶座,陆天星眼睛顿时一亮。

  林倩茹在离开公司后,特地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丰man的圣~女~峰将xiong前的小熊猫撑的~鼓~鼓~的,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个休闲短裙,裙~摆微微上卷,露出一截雪~白的长`腿,和翘tun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

  陆天星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落在林倩茹的****上,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那一股如同丝绸般的顺~滑。

  “别乱动。”

  林倩茹身子一颤,嗔怪的拍了拍陆天星的手,轻声说道:“天星,你喜欢吃什么,今天晚上我给你做。”

  “吃什么?吃你可以吗?”陆天星嘿嘿一笑,道。

  林倩茹白了陆天星一眼:“那我们先去菜市场买点菜好不好。”

  “没问题。”

  陆天星点点头,他对吃的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当初为了活命,死人堆里面也呆过,那时候只要有吃的就不错了,至于生的熟的谁管这个东西。

  林倩茹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开车朝着距离小区最近的菜市场而去。

  三十分钟后,林倩茹将车停在菜市场旁边的停车场:“天星,你是陪我一起去买菜,还是在车上等我。”

  “我陪你一去好了。”

  感受到林倩茹期盼的目光,陆天星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男人陪着自己的女人去买菜,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看到陆天星答应,林倩茹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自己的爱人感觉到幸福和快乐。

  下了车之后,林倩茹很自然的挽上了陆天星的胳膊,仿佛一对热恋夫妻一样,这让周围一些男人顿时变得羡慕嫉妒恨起来,那感觉恨不得上去一脚把陆天星踹走,自己取而代之。

  林倩茹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目光,亲昵的挽着陆天星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脸上带着让人迷醉的笑容。

  “天星,我们去哪里看看,哪里有新鲜的龙虾,我今天晚上给你做油炸虾仁好不好。”

  林倩茹拉着陆天星,兴高采烈的跑到一个卖海鲜的位置,兴致勃勃的挑选了起来。

  看着林倩茹和卖家讨价还价的模样,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温馨的笑容,心中一片温暖。

  如果没有遇到白芷晴,林倩茹绝对是做妻子的最佳人选,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这绝对是所有男人心目中得标准妻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